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易学研究 > 学易经 >

大家说易

现代易

学易经

易学基础

易学人物

易学专家

《周易参同契》中的易数学(5)

来源:转载作者:潘启明时间:2014-05-03 16:51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学易经
                                   第五节 循据璇玑 为易宗祖
    《参同契》运用易数,有一个特点,就是无论乾坤定位,还是坎离匡郭,无论六爻,十二爻,二十四爻,七十二爻,还是三百八十四爻模式,都是天赤道的模式,要以辰极为中心。以斗为机,象征人以意土为中心,心为机,任督为天经,寓周天火候。
  《参同契》说,“循据璇玑,升降上下,周流六爻,难以察睹,故无常位,为易宗租”(46)。它强调上元之始,即是说,无论昼夜周期,还是朔望周期,还是回归周期,都要“含元虚危,播精于子” (75)。
  表示朔望月周期的一个模式,是六爻乾卦。多数注家认为,乾为龙星之象。闻一多认为乾即斡,也即北斗。他的说法是不错的。他是从文字上考证出来的。《参同契》的《晦朔合符》章还可以增加一个证明,证明乾卦经文乃是是唐尧时子月天象的描述:唐尧之际,冬至晦日,月躔危宿,隐形不见。初三,月退行四十度,躔壁,日落时,昴毕中天,北斗尚未从东北方地平线升起。故《参同契》说,“昴毕之上,震出为徵,阳气造端,初九潜龙”(45)。初八,月又退行六十六度。躔毕,日落时位于南方,上弦平如绳,是兑 之象,北斗刚刚从东北方地平方线上露头,所以《参同契》说。“八日兑行,九二见龙”。十五日,月又退行九十二度,躔张,月象如乾 ,日落时从东方升起,不久,北斗也从东北方升起。继此下去,不用几天,北斗就会先于月亮升起。故《参同契》说,“三五德就,乾体乃成。九三夕惕,亏折神符,盛衰渐革,终还其初”(45)。十六日月躔翼宿,平明,太阳东升时,月亮西落,北斗也要或跃入渊。故《参同契》说,“巽继其统,固济操持。九四或跃,进退道危”。二十三日,月躔箕宿,象如艮 ,夜半自东方升起,此时北斗升至最高处,其进已止,呈飞龙在天之象。故《参同契》讲“艮主进止,不得俞时。二十三日,典守弦期。九五飞龙,天位加喜”(45)。三十日,日月合璧于壁宿,与北斗相距一百八十度,不能相见,成亢龙有悔之象。所以《参同契》说,“六五坤承,结据终始,韫养众子,世为类母。上九亢龙,战德于野”。使用象征北斗的乾卦,作为丹道的规矩,周而复始,合情合理。所以《参同契》说,“用九翩翩,为道规矩,阳数已讫,讫则复起,推情合性,转而相与”(45)。这里九即指北斗。情是人心,性是道心。人心合于道心,就会转化,生出金丹,同时老的周期结束,让位给新的周期。
  始于虚危之乡的另一个易数模式,是有七十二个卦爻的十二辟卦。十二辟卦每一卦代表一月,每爻代表一候。《参同契》的《爻象功用》章把太阳月,钟律,辟卦一统并论,借喻修丹火候。
  如将阳爻用○表示,阴又用●表示,辟卦所表示的十二月中阴阳二气的运动是很明显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
  复 临 泰 壮 夬 乾 姤 遁 否 观 剥 坤
    辟卦(又叫消息卦)所表示的是纯太阳历,它以日影最长的冬至日为岁首。这不同于农历(阴阳合历)更不同于纯阴历(如回历)。由于地球的进动,太阳大约每一百年东移一度,故冬至日躔的星宿,各代不同。唐尧躔虚,汉躔牵牛,唐宋躔箕斗,元躔箕十度,明躔箕四度,现代躔箕。
  太阳历一月,用子或黄钟命名,其卦为复 ,阳生于五阴之下,阴极而阳复。水火双亡之后,阳又复生,有返于月窟之义,故为复。当此之时,“兆乃滋彰,播施柔暖,黎蒸得以(47),只是“阳气始通”,“立表微刚”,所以《周易•复》认为“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参同契》要求“出入无疾”。“无疾”,《周易》注家多解作“没有疾害”,《参同契》则解作“不要疾行”,要休息安静以养微阳。在修丹,土圭之丹甚微,水中之金扑朔迷离,必庄敬温养,不然就会复亡。因为动者天地生物之心,而静者圣人栽成之道也。复卦爻辞,均可用于修丹。“初九,不远复”。一阳初生,不可过求,不能远走。“六二,休复”。休者静休,亲而下之,以仁生。“六三,频复”。真人初生,如临大渊,忽沉忽浮,固有频失而频复之象。“六四,中行独复”。与众同行,独我从善,心念必须坚定,明其道而不计其功,不可逐波,归于冥灭。“六五,敦复”。笃其行,厚其养,加厚其功,使其敦实。“上六,迷复,凶,有灾眚”。坤“先迷失轨”,至此仍迷不复,必有灾异生,是凶象也。
  太阳历二月,始于大寒,月名丑,或大吕,卦为临 ,此时斗柄低昂。临谓进而凌逼于物。《参同契》说,“临炉施条。开路生光,光耀渐进,日以益长”(48)。依照爻辞,临之法有五,一为咸临。咸是无心之感。二阳在下,无心而天下应。无所感而临,则不获乎上。二为甘临,坤土味甘,变兑为口,无实心相接,但以甘说临人。固无所利,其咎也不长。三为至临。诚至相与,正应之意在其中。四为知临。不自用而用人为知临。自用,其知小。用人,其知大。五日敦临。以厚接物,未有不安者。虽远于阳而志在于阳。此皆扶阳抑阴之意。
  太阳历三月,始于雨水,其名为寅,或太簇。卦象为泰 ,《参同契》说,“仰以成泰,刚柔并隆,阴阳交接,小往大来,辐辏于寅,运而趋时”(49)泰阴上阳下,天地交而二气通。丹道以阳为大,以阴为小。分阴未尽则不仙,分阳未尽则不死。人生期颐少而夭折多,这是后天人欲日滋所致。阴本在下之物,自下而上故曰往,阳本在上之物,自外而内,故曰来。阴气也难尽去,倘能执中,而制其命,使其居外,无干于内,阳气得伸,也可成泰。
  太阳历四月,春分为月首。月名卯,或夹钟。卦象大壮 。《参同契》说,“榆荚堕落,还归本根。刑德相负,昼夜始分”(50)。《周易》的爻辞,也是“刑德相负”。壮字即可训盛壮,也可训伤戕。爻辞之义有云,征凶,伤趾,却有俘获。羝羊触藩篱,羸绕其角。藩破得出,却伤于大舆之辐。周人避狄迁歧,丧羊于狄,却使周兴。《周易》说,“小人用壮,君子用网”。当壮之时,为壮之主。以刚居柔,行不违谦。然而冒昧妄行,其困自见。不敢妄进,艰难自守,卯酉沐浴,虑危防险。
  太阳历五月,始于谷雨,月名辰,或姑洗。卦象为夬,即决。理无常益,益极必决。五阳去一阴,其势似易,然欲心一分未尽,足为道心之累。不能掉以轻心。而忘戒俱。不得姑缓,必须果决,迹可濡,心不可变。否则无所警惕,当断不断,反受其害。当然,也不可过决,往不胜也有咎。这便是《参同契》“洗濯羽翮,振索宿尘”(51)之义。
  太阳历六月,始于小满,月名巳,或名中吕,卦为乾 。《周易》说,“大哉乾元,刚健中正,纯粹精也”,“万物资始,乃位天,云行雨施,品物流行”。所以《参同契》说“乾健盛明,广被四邻” (52)。不过,日中必西,纯阳无阴,阴来干阳,已升泥丸,将退阴符。
  太阳历七月,始于夏至,月名午或蕤宾,卦象姤 。一阴始升于五阳之下,与阳相遇,故为姤。初六在《周易•坤》中称“履霜,坚冰至”。此言贵在谨乎微。七月暑伏。井底泉水。寒凉甘美,可以入口。金津玉液,咽下重楼。五阳为宾,一阴为主,宾随主使,换符而凉。所以《参同契》说,“姤始纪绪,履霜最先,井底寒泉,午为蕤宾,宾服于阴,阴为主人” (53)。
  太阳历八月,始自大暑。月名未或林钟,卦象为遁 。《参同契》说,“遁世去位,收敛真精,怀德俟时,栖迟昧冥”(54)。阴盛之时,势须退避,否则其祸不可胜言。
  太阳历九月,始自处暑,月名申或夷则,卦象否 。天地不交,万物不通,隔绝闭塞。草木不复萌生,阳往阴来,阳没其所由生,阴由是能渐伸。《参同契》说,“否塞不通,萌者不生。阴伸阳屈,没阳姓名”(55)。
  太阳历十月,始自秋分,月名酉或南吕,卦名观 。《参同契》言观,是上观北斗,远观物候,即“观其权量,察仲秋情。任蓄微稚,老枯复荣,荠麦芽蘖,因冒以生”(56),其意仍在内观悉心沐浴,防危杜险。
  太阳历十一月,始自霜降,月名戌,或亡射,卦名剥 ,万物剥烂肢体,或灭或亡,消灭其形。《参同契》说,“剥烂肢体,消灭其形,化气既竭,亡失至神”(57)。
  太阳历十二月,始自小雪,月名亥,或应钟,卦名坤 。大道穷则返,归于坤元,承天布宣。
  阴阳至玄极幽,不可捉摸,至远极渺,不可思议。阴阳如磁石两极,虽然间隔,却相感应。依阴阳节度,孕育真种子。阴阳本原,十分广大,未分之际,恰似晦朔,不知日月端绪头尾。其先昏昏默默,如痴如醉,深入窍冥之中,俄倾阴极阳生,似震月自西南悠然出现,终成御政之君,无平不陂,无往不复,是自然之道。盛衰变易更替,消息互为因果,坤卦方终,复卦又起,如循连环,无端不尽。乘道御世,则千劫长存。武汉易学大讲堂转载

 

         
           
           
           
  
  

易学延伸阅读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