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易学研究 > 现代易 >

大家说易

现代易

学易经

易学基础

易学人物

易学专家

现代科学最大的缺陷是什么?(下)

来源:转载作者:王火江时间:2015-01-17 16:28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 现代易 
  七、相对论及量子论存在很大缺陷
    牛顿力学体系的错误最先为爱因斯坦所认知,并由此确立相对论,但其并没有克服牛顿力学体系的根本性错误,而仍然带有明显的直观性特点。同样,量子论也存在类似的缺点相对论建立之初,正是原子内部构成被刚刚揭开之时,电子、中子、质子、原子等微观粒子作为最新发现的 “基本微观粒子”,具有构成了其当时最先进物理理论的因素。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正是在当时的理论背景下形成的,这使其不可能具有更加超前的理念意识。因此,无论是相对论还都是量子论还无法认识到物质的始基构成和物质的最基础构成。
    相对论具有自然科学的通病,当遇到问题不能解释时,总是首先通过制造概念来设定新的物质,来完善其理论,相对论的缺陷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上:  (1)不能解释光在任何参照系的光速不变及作为宇宙极限速度的原因。相对论认定了光速的存在,也认知了光速在任何参照系不变的现象,但却不能说明光速的这一现象及形成原因。统一信息论认为,在实在宇宙中,由于极限粒子是构成时空的最基础单位,能量子是以极限粒子为载体进行传播的,且这种传递是以彼此为0距离而没有时间间隔的一个个接力进行的;而极限粒子的极限长度和形成所需要的极限时间,恰恰形成了宇宙极限速度并造成光速在任何参照系的不变。
   (2)不能解释质能关系式形成的根据。相对论只是说明了质量和能量是可以相互转换的,但却不能解释质量与能量子相互转化的根据,对此,统一信息论做出了合理的解释——通过极限粒子的形成与分解实现其与能量子的相互转换(见本书第二章)。
   (3)爱因斯坦的空间弯曲理论完全是为了迎合自己的广义相对论而进行的理论假设,实验证明这只是一种不切合实际的设想,理论和时间均已证明:宇宙时空是平直的。
   (4)量子论不能解释能量子与物质之间的关系。应该说,量子论的确触及到了宇宙之所以诞生与发展的始基原因,但量子论的发展紧紧局限于对能量子色量化解释和微观物质的结构分析,而没有获得进一步的发展。量子论没有认清能量子与物质之间是如何相互转化的,更没有认识到能量子对整个宇宙构成的始基作用,当然也就无法认识极限粒子的时空构成基础。量子论在提出后,就陷入了科学主义的物质实在观局限性约束中,其后便在科学主义的泥淖中继续发展,而逐渐失去生命力。
    不过,量子论的能量子概念的确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就在于其为统一的信息论产生奠定了观念基础。统一的信息论基于此发现了极限粒子的存在,并通过运用极限粒子和能量子的互转关系,简单而又十分彻底地准确地解释了宇宙所有现象的形成,为人类描述了十分合理的发展前景。这样,统一信息论不仅拯救了量子论,而且一次提出了彻底性的划时代终极理论。
八、弦理论是自然科学的另类畸形版
    弦理论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自然界的基本单元不是电子、光子、中微子和夸克之类的粒子,这些看起来像粒子的东西实际上都是很小很小的弦的闭合圈(称为闭合弦或闭弦),闭弦的不同振动和运动就产生出各种不同的基本粒子。弦理论最开始是要解出强相互作用力的作用模式,但是后来的研究则发现了所有的最基本粒子,包含正反夸克,正反电子,正反中微子等等,以及四种基本作用力“粒子”,都是由一小段的不停抖动的能量弦线所构成,而各种粒子彼此之间的差异只是这弦线抖动的方式和形状的不同而已。由此可见,弦理论并没认识到自然界所谓的四种作用力其实是根本不存在的,它还是基于自然科学思维模式的另类理论。
    由于描述微观世界的量子力学与描述宏观引力的广义相对论在根本上有冲突,这意味着二者不可能都正确,它们不能完整地描述世界。弦理论会吸引这么多注意,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目前人类知识体系的匮乏,而把弦理论误当做解决根本问题的终极理论。除了引力之外,量子力学很自然的成功描述了其他三种基本作用力:电磁力、强力和弱力,但据说弦理论也可能是量子引力的解决方案之一。至于弦理论能不能成功的解释基于目前物理界已知的所有作用力和物质所组成的宇宙以及应用到“黑洞”、“宇宙大爆炸”等,还需要同时用到量子力学与广义相对论的极端情况。可以看出,弦理论连目前天体发现的基本物理都解释不清楚,且还需要借助于在统一信息论看来已经过时的自然科学理论,才能有更好地解释。很显然,这种理论本身在出炉时就明显带有过时性。
    另外,同自然科学一样,弦理论也根本上没有认识到能量子与极限粒子的相互转化方式,它只是模糊地描述了能量弦线的抖动造成物质产生的理论推测,至于为何会造成这种现象以及时空的构成则根本没有涉及。
九、能解释精神及其它“超自然”现象
    科学除了存在上述缺陷之外,还表现在对精神及其它“超自然”现象解释的无能和物质上。这首先表现在对精神解释的无能。科学在解释精神现象时,总是从物质主义出发,把精神看成是物质的属性和机能,精神产生于物质,这使得它们在解释精神问题时,不能根本性地让认识到精神的非物质属性。精神和物质虽然都是客观存在,精神也的确是宇宙长期演化的结果,但前者是非物质非实在,而后者是物质实在的,它们显然具有两种不同的属性,物质和精神在其演化中必然存在两个相互依存的演化系统,而不能使精神直接从物质产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仅仅通过物质层面去解释非物质的精神层面哪?通过统一信息论的论述,我们看出:物质不仅不能单纯性地演化出精神来,反倒是物质是基于非物质的作为能量子的信息产生的。由此可见,科学尽管在其发展过程中建立很多解释精神和人类社会现象的学科,但其在精神的认识上却基本上是本末倒置的。基于此,人类的社会科学不可能有很大认识上的成就。
    其次,科学在解释UFO、球形闪电、麦田怪圈、鬼挡路、灵魂等等所谓的“超自然”现象的无知,也充分体现了其局限性。由于科学没有认识到最基础的能量子、信息等层面,一旦自然界出现涉及到最基础层面现象时,就显得非常无知,只好把其归结为“超自然”现象,或者干脆公开承认为“不能解释”现象而束之高阁,而这本身有违背了科学的所谓求知、求真、求是的态度。
十、科学不能根本上对抗自然灾害,更不能征服或主导自然
    人类具有极其苛刻的生存条件,相对于无限浩瀚的宇宙,科学技术根本不具备征服宇宙的潜质。人类时刻面临着各种可能性灾变。从宏观角度上看,银河系、太阳和地球本身可能隐藏着许多人类已知和目前根本无法预知的毁灭性因素,而这些因素也很难确知是否会在某一瞬间爆发;微观角度看,人类本身也存在一些自我毁灭的可能性,比如战争,比如大规模的病毒瘟疫。所有这些因素都时刻在威胁着人类的安全。
    人类要想根本性地消除这些潜在的威胁,就必须首先从根本上认知人类的精神自我,并通过技术来为人类自我提供根本性地安全保障。而从现有的科学技术来看,由于其只能从事外在的实在物质技术开发,而无法触及到人类自我及自我安全保护技术。因此,科学技术不能使人类根本性地对抗自然灾害,也不能为人了提供根本性的安全保障,而解决最基础的生存问题。由此可见,人类要想根本性地对抗自然灾害并彻底解决生存问题,需要我们首先要建立超越科学的终极性理论体系,并通过该理论体系完成对科学技术的根本性超越,从而能够对抗自然灾害并彻底解决人类的生存问题。不过,人类总是幸运的,“统一信息论“及建立于其上的THSP工程可以根本性地解决这些问题。
十一、科学存在巨大的负面作用
     科学造就了近代社会的技术辉煌,有利地加快了主体程序的内化速度。不过,由于工具理性的负面作用,科学所给人带来的不仅仅是其积极影响,在很大程度上,科学也给人们带来了无尽的消极面。随着时间的推移,科学的负面作用显著增大,两次世界大战给人们所带来的灾难,科学难辞其责。科学的巨大负面作用是显而易见的,这种负面作用主要暴露在两个方面。其一,科学的工业化进程严重威胁了人类的生存环境;其二,面对各种危机(也包括自身带来的危机),科学却无法提出根本解决问题的行之有效的办法。
     在技术层面上,科学研究的深度和广度已近极限,分析的方法已经很难在实物分析的基础上有更大突破,自20世纪初的物理学革命已近百年,科学就再也没有什么更大的理论突破。而由于哲学的终结,科学也失去了强有力的依托。此种情况就已经告诉我们:建立在以实物分析为基础的科学的作用以近极限,人类必须寻求新的超越实物分析的知识方式来代替科学。之所以会出现这个结果,主要是由于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科学的物质实在观严重限制了科学家们对问题的进一步思考;另方面,则是由于缺乏信息时代的理念背景。但人类的认识总是要不断发展的,历史终于迎来了真正统一人类各个学科的具有彻底性的大统一理论——统一信息论。
十二、统一信息论将取代科学成为更加先进的知识方式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传统的科学的知识方式将不再适用于人类社会的发展,人类社会将催生出知识方式的新生代。对此,很多进步学者也似感觉到了这一问题,一直倡导科学转型论的普利高津就曾说过:“我们正处在科学史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我们走到了伽利略和牛顿所开辟的道路的尽头”。然而,普利高津并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的更深层面的意义,他只是意识到了一种新型科学的诞生,说:“在本世纪末,我们并非面对科学的终结,而是目睹新科学的萌生”(参阅同上)。这说明,包括普利高津在内的一些进步学者仍然不能跳出科学主义的束缚并站在更高层面上审视这一问题,而是继续沿用旧有的科学思维方式,将新的知识方式圈定在科学的范畴内,这是不利于人类认知方式的改进的。人类社会发展具有阶段性,随着新时代的到来,人类的知识方式也应该进行相应的变革,而且信息论、系统论、控制论等所谓横断科学的诞生也为新知识方式的形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20世纪末期,人类迎来了远比科学更为基础更为重要的新型知识方式——信息学(指统一信息学,而不是科学意义的信息学),并由此而导致对科学的主导知识方式地位的取代。   武汉易学大讲堂  转载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