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易学研究 > 现代易 >

大家说易

现代易

学易经

易学基础

易学人物

易学专家

钱学森:特异功能是比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

来源:湖南城市学院学报作者:涂建华时间:2015-01-17 16:35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现代易: 
    特异功能,也称中国新世纪、人体科学、生命科学、气功特异功能、三伪一所谓、中国当代灵学运动,系指1979年开始发生的一场旷日持久的神秘主义运动,它从唐雨“用耳认字”开始,到取缔法轮功结束,历时21年,学界习惯称为“特异功能20年”。整理归纳这段过去不久的历史,不仅可为研究者提供一份珍贵的史料,而且更能从事实中获得关于意识形态发展变化的认识论成果。以事件的性质论,特异功能20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
一、理论论争期(1979-1982)
    第一个时期的特点是特异功能事件不断涌现,新闻报道、组织观摩表演十分风行,理论界争论很大,特异功能组织初创。这一时期以发现特异功能儿童开始,至关于特异功能的“三不政策”出台结束。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通讯员高琪、丁先发,记者张乃明的报道:《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认字的儿童,省有关研究部门已采取措施,对这一现象进行科学研究》,这标志着当代特异功能运动的开端。
   《四川日报》的消息见报后,四川医学院马上派出了一个调查组赴大足县进行调查。调查从3月13日开始,3月20日结束。调查得知:唐雨“出身于一个农村家庭,现年12周岁。从5、6岁起,经常扯谎,并以为乐。现已学会抽烟。第一次‘用耳认字’就是为了骗取别的孩子的香烟开始的。”(见《信访简报》,1979第93期)调查认定,唐雨的耳朵并不能辨认字。耳朵认字是弄虚作假的结果,其手法“基本上采取了魔术师的那一套”。就在四川医学院的调查还在进行的时候,3月16日,《上海科技报》迅速转载了唐雨用耳认字的消息,跟着转载这条“科技新闻”的有《河北科技报》《湖南科技报》《南方日报》《长江日报》和《甘肃日报》等,“美国之音”播出了类似的消息。香港《大公报》《明报》更在头版显著位置报道了中国人的惊人发现。
    4月6日和21日,《安徽科技报》连续两次报道安徽宣城先后发现两名能用耳朵识字辨色的女学生的消息,这两名女学生是胡联和何小琴。4月13日,《北京科技报》刊登了甄庆如关于8岁女孩姜燕可用耳朵认字的报道。法新社、美联社、路透社、美国之音等新闻机构的驻京记者向有关部门提出要求,希望能进一步了解耳朵识字的情况。与此同时,国家科委和中国科学院信访处也收到了很多询问信和有关非眼识字儿童的推荐信,其中多数是省、地、县科委或基层单位正式来函报告的。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的两名科研人员对北京市石景山区8岁女学生姜燕进行了观察和测试,写出了《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对姜燕的考察情况报告》。报告介绍了姜燕在测试中作弊的情况及其方法,并公布了拍摄下来的姜燕偷看的照片。报告认为:“姜燕所谓‘用耳认字’完全是假的。”(见《信访简报》,1979第92期)5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祖甲《从“以鼻嗅文”到“以耳认字”》的文章,18日,叶圣陶先生《关于耳朵听字的新闻报道》在《人民日报》发表,两文对“用耳认字”这种“荒唐的新闻”进行了批评。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宣传部《宣传动态》第8期(1979年4月12日)发表了《未经科学鉴定的奇事不宜宣传》一文,《宣传动态》第10期又刊发了《北京一8岁女孩用耳朵认字是骗人的》一文并加了按语。两文都批评了“用耳朵辨认字的奇谈”,希望杜绝这类无稽的宣传。期间,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胡耀邦同志还于1979年4月24日对国家科委、中国科学院1979年4月23日第92期《信访简报》《揭穿“耳朵认字”的骗术》写了批语。批语称:“穆之、井丹、绩伟、曾涛、香山同志一阅。所有表演过这出丑戏的小孩都没有罪。地委居然轻信,党报居然发表,在向四个现代化进军声中,居然出现这样荒谬绝论的笑话,并由此推想各条战线上必然存在的能同这种笑话相比美的事情,我们该要怎么警惕啊!该要怎么努力联系实际解决一些问题啊!”
    中宣部指示和《人民日报》文章出来后,5月28日,《四川日报》编辑部向省委宣传部作了自我批评,6月5日,四川省委宣传部向中宣部作了自我批评。至此,20年特异功能的兴起在信仰者一方的暂时沉默下告一段落。6月18日,香港《明报》发表李学联《以耳认字,未必荒谬》一文,认为“某些部门的党委领导人,对ESP(ExtrasensoryPerception超感官知觉)这门学问或许所知甚少”,因而“过于武断”。这篇文章给受到批评的媒体和宣传部门、对“用耳认字”热衷的各级党政部门、主管部门及具有“非眼视觉”能力的孩子们以极大鼓舞,四川各有关单位对唐雨的功能进行了重新测试,并层层上报说唐雨“用耳认字”是真的。
    耳朵认字的报道,引起了上海《自然杂志》的关注。1979年7月,《自然杂志》派人到北京测试了当时在北京颇为出名的特异人王强、王斌两姐妹,测试结果写成《“非视觉器官图象识别”的观测报告》一文,发表在1979年第9期《自然杂志》上。此后,《自然杂志》发表了大量肯定人体特异功能的观测报告和学术论文(仅1979年至1982年,就发表此类文章53篇)。1980年2月4日至10日,《自然杂志》编辑部组织召开了“第一次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会上,主编贺崇寅作了《为探索人体生命科学的奥秘而进军》的发言。会议期间,14名具有耳朵认字特异功能的青少年接受了测试,会议的结论是:“与会者一致认为:耳朵认字这种人体特异功能的真实性现已为公众所证认。”
    “上海会”后的1980年6月,著名科学家钱学森赴上海访问了《自然杂志》,表示了自己对特异功能研究的支持。他认为:“从古以来,人没有能动地去发掘人体的潜在能力,今后应该用现代科学技术进行研究,自觉地发掘人的潜力。所以对中医理论、对气功、对特异功能,都要进行研究,最后都可归结到开发人的潜力上来。”[1]因此,钱学森勉励《自然杂志》克服困难,勇往直前。“对于中西医结合、气功和特异功能,是有不少反对意见的。这也没有关系,大家一起研究嘛!对于人体,对于自然界,科学不能解释的地方还多着哩!一项新的科学发现,在刚提出的时候,总是有人反对的,科学史上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总要有人带个头,首先提倡;带头的人也总是要受到反对,因此要有勇气,要挺住腰板。”关于耳朵认字这种特异功能,钱学森同志说,“它是客观存在,因而是否定不了的。”
    “上海会”后的1980年3月始,全国各省市都在组织“人体特异功能”的研讨会、报告会,筹备建立组织,且得到了政府各级领导的支持。钱学森公开表态支持和倡导“特异功能”研究后,这种特异功能运动更趋活跃。1981年5月11日至18日,全国第二届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在四川重庆市举行了。四川省委书记杨超主持开幕式并作了《人体科学的认识论和辩证法》的报告,中国科协书记处书记聂春荣到会作了《推动人体科学研究》的报告,钱学森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开展人体科学基础研究》的论文。这篇长达万言的论文从巨系统理论、量子力学理论和基本核子理论等方面对人体特异功能的机理进行了探索。来自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106个大专院校和科研所、室的380多名代表出席了大会,向大会提交论文147篇。大会作出了《关于进一步开展人体科学研究工作的意见和建议》,成立了“人体科学研究会筹备委员会”。
    至此,特异功能现象已得到科学界和政府许多知名人士的支持和承认。特异功能研究已有了全国性和地方性组织。特异功能运动从此在更广阔的领域更强劲的力量下开展。这使热衷者们有一种迎接“文艺复兴”和“科学革命”一样的激越心情。
    特异功能运动的风起云涌,引起了反对者的关注。这期间,反对者的呼声从未间断,许多人从科学和江湖骗术一类角度对特异功能进行了分析和批评,而真正使论争的声势造大的是时任国家科委副主任的于光远同志出面对特异功能的批判。
    于光远对特异功能公开发表看法,最早是1980年10月6日到15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召开的辩证唯物主义学术讨论会上。于光远在会上作了一个演讲,认为哲学工作者在所谓“人体特异功能”问题上表现出了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状况。但在特异功能“最初的两年半时间中”,他“没有写过一篇文章”。因为:“原先我以为这样的事闹腾一阵子之后就会自生自灭,没有想到竟然越演越烈。‘人体特异功能’的受骗者越来越多。”于是“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我实在忍无可忍了”,遂于1981年8月发出“‘应该停止这种反科学的宣传’的呼吁”。于光远的呼吁是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暑期高校哲学教师讲习班上发出的,时间为1981年7月。这篇演讲后来发表在《江西社会科学》1982年第2期,题为《对两年多“耳朵识字”宣传的哲学评论》。于光远演讲中认为所谓“耳朵识字”完全是不可能的,这样的研究在科学上毫无价值,一些人之所以相信是犯了在哲学上的“眼见为实”的经验主义错误。
    10月,在于光远的建议下,国家科委成立了“人体特异功能问题调查研究联络组”,对特异功能进行调查,11月4日,于光远在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成立大会上明确提出特异功能即“灵学”,提出了“要灵学,还是要自然辩证法”的问题。此间,著名科学家周培源、茅心升、潘菽等都在不同场合对特异功能进行了批评。
    1982年2月24日,在中国科学院举行的科学报告会上,于光远作了题为《对所谓人体特异功能的历史的、科学的分析》的报告,批评了两年多来对“特异功能”的研究和宣传。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李昌在会上表示,他不反对对人体作严格的科学研究,但是他不相信人体特异功能。这些会议内容被《人民日报》于2月25日作了报道,从而导致了对特异功能相信与否双方的激烈争论,4月20日,中宣部发出《关于不要在报刊上宣传或批评人体特异功能的通知》,通知发出后,论争双方都不满意,出于求同存异、安定团结考虑,6月15日,中宣部再次发出《关于人体特异功能宣传问题的通知》,指出“人体特异功能不是我们研究重点,在科学上还没有充分证实之前,今后在报刊上不再介绍和宣传,也不要进行批评和组织争论,”这就是20年特异功能历程中有名的“三不政策”,也叫“三不方针”或“三不主义”。
    在“三不政策”的要求下,报刊上大张旗鼓地宣传或批判特异功能的文章和报道没有了。相信的一方采取出书、作演讲、搞表演、成立组织和发表内刊的方式推进特异功能运动向纵深发展,反对的一方也采取了调查研究、揭伪和演讲的方式向他们认为的伪科学叫板,从而进入了特异功能20年的第二个阶段。
二、组织发展期(1982-1995)
    第二个时期以1982年6月15日“三不政策”出台始,到曝光伪科学的《“超人”张定胜走麦城》的发表为止。跨1982-1995年。这个时期的整体特点是特异功能向实用领域推广。信仰特异功能者拥有了各种组织,特异功能大师各自弘扬功法、网罗信仰者、大肆敛财,新闻出版进一步关注特异功能,一批科学家在特异功能问题上陷得更深,另一批科学家更从证伪的方法上揭露伪科学。伪科学争论双方的分歧在于:信仰者认为这关系到科学发现的艰巨性问题,眼见为实,现象是存在的,现在的问题是原理上的研究,其理论基础是科学,是发展的,自然辩证法理论也是发展的;反对者认为特异功能违反自然辩证法和唯物主义基本原则,特异功能现象与现行科学原理完全抵触,特异功能经不起严格的科学检验,从认识论上讲,它违反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从社会学上讲,伪科学是一种欺骗。信仰的一方所热衷的特异功能表演成为这一时期的主要特征,他们甚至邀请反对的一方前去观看表演,验证事实。反对的一方则说这些东西根本用不着看。科学家观看表演的情况还是有的,但当相信的一方观看时,实验往往成功,而反对的一方在场时,实验又常常失败。这一时期里,涌现了一批反伪科学斗士,揭露伪科学工作取得突破性进展,中国头号“超人”张宝胜败走麦城的新闻最终被公开报道。这一时期是中国当代特异功能的发展成熟期,也是中国当代反伪科学事业从顽强抗争到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时期。
    这一时期,当代伪科学被进一步理论化,著名科学家的人体科学革命理论成为特异功能运动的强大推动力。一些科学家更坚定地支持特异功能的理论研究和表演实践,宣称“一个人体科学的幽灵在我们当中徘徊”,认为人体特异功能“可能导致一场21世纪的新的科学革命,也许是比20世纪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钱学森1982年10月16日在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筹)第三次全体委员扩大会议上的讲话)1983年初,航天医学研究所(507所)被作为中国特异功能研究的基地开始了长期的特异功能研究。1983年3月14日,钱学森在507所作了《关于科学道德》的报告,自此至1987年10月5日,他在该所共作了100多次报告或发言,涉及人体科学、系统科学、气功、中医、特异功能和科学革命问题,这些讲话后来整理成《人体科学与现代科学纵横谈》一书。1986年5月26至31日,在人体科学研究会成立大会上,钱学森作了《人体科学研究的战略》的发言,认为“人体科学”和“共产主义有相似之处。千万不要认为是个简单的事情,这涉及到人的思想、意识的革命。”1987年8月,清华大学气功科研协作组把同严新作实验的7篇论文提交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钱学森在《稿件审查意见书》上写道:“此稿内容为世界首创,确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人体可以不接触物质而影响物质,改变其分子结构。这是前所未有的工作。所以应立即发表,及时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的成就!”1988年12月,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钱学森等著的《论人体科学》。钱学森的理论,对特异功能研究有很大的指导意义,钱学森作为著名科学家所具有的权威性,成为中国当代特异功能的强大推动力。钱学森把特异功能视作“科学革命”和“共产主义有相似之处”的观点,极大地鼓舞了特异功能信仰者、研究者和特异功能人的士气。
    这一时期,特异功能研究向纵深发展,一些重要的科研单位开始了对特异功能的研究,特异功能组织顽强地争取合法地位,一些特异功能刊物内部发行,影响较大,气功和特异功能书籍、音像制品畅销,特异功能成为最显著的时代特征和社会文化现象。507所作为科研单位,对特异功能进行了课题研究。北京大学的陈守良、贺慕严、王楚、清华大学的李升平、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所的陆祖荫、北京市中医研究所的何庆年、北京师范学院的林书煌等对特异功能进行了研究并写出许多理论文章。1983年5月,《人体特异功能通讯》报被《人体特异功能》杂志替代。《人体特异功能》、《中国人体科学》《自然杂志》及各种气功报刊成为发表特异功能论文和通讯报道的主要阵地。《大自然的魂魄》《严新气功现象》《大气功师》《大气功师出山》等介绍特异功能大师的书籍成为畅销书。
    特异功能组织在这一时期得到了建立健全。1985年12月25日经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成立,国防科工委主任张震寰被选为理事长,1986年5月26日,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正式成立,稍后,人体科学三人小组成立,其成员是国防科工委的伍绍祖、安全部的贾春旺和中宣部的滕藤。这个小组一直领导着中国人体科学研究。1987年,小组改为四人小组,1990年12月改为六人小组。1990年明确一直在小组中的伍绍祖为领导。各省、州、市及其市、县大多成立了相应的人体科学研究会和气功科学研究会。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及其各地方协会自上而下地领导着中国人体科学和气功研究与运动,特异功能、气功信仰者达数千万之众,对特异功能的信仰影响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
    特异功能研究朝实用方向发展,特异功能大师大量涌现。特异功能大师大肆从信仰者那里搜括财富,骗财、骗色的犯罪活动时有发生,一些大师的欺骗活动搞到了党和国家重要领导人和老同志那里,由于他们的成功表演,被特异功能界和相应的领导机构尊为国宝级人物。张宝胜、严新、张香玉、张宏堡、沈昌、张小平、张志祥等特异功能大师相继出山并且把自己的特异功能事业做得很大。
    在这一时期,新闻媒体和出版界的报道宣传,对特异功能运动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科学家、作家、新闻媒体和一些政府部门对特异功能的热衷、支持和肯定被认为具有“集团欺骗”的性质。1986年11月18日,《光明日报》发表《怀揣着求医者的电报、信函,从重庆出发北上——中医师严新千里迢迢找病人,他集中医、气功、武术和特异功能于一身,沿途为不少人治好病》的报道,1987年1月24日,《光明日报》报道清华大学气功科研组实验发现了“导致生理效应发生改变是气功能治病的原因”,并称“这项发现表明我国气功的研究从细胞水平进入分子水平。”9月4日,《光明日报》报道:“清华大学气功科研协作组首次发现,气功外气能够影响核酸分子结构,证明人体可以不接触物质而影响物质,改变分子结构”。这些报道影响很大。1988年,新闻界的张宏堡热有利地推动了中功的发展。198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会上,气功师张加陵表演的纸上悬人、踩气球和1989年北京电视台春节联欢会上张宏堡的“电气功”表演,影响很大。作家柯云路关注特异功能,写作了《大气功师》并于1989年出版,此后一发不可收,先后出版气功、特异功能著作十余本。他的《发现黄帝内经》推出了医学骗子胡万林,这是中国当代特异功能运动中的重要事件。2000年1月,由《科学与无神论》杂志和《中华读书报》联合主办评选出的“中国十大伪科学代表作”,全部都是主要地和部分地涉及特异功能内容的著作,其中包括:李培才著《大自然的魂魄——记自然中心功传授者张香玉》(长虹出版社1989年)、纪一著《大气功师出山——张宏堡和他的功法秘宗》(华龄出版社1990年)、尹一之著《沈昌人体科技——21世纪的曙光》(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3年)、张小平著《中华奇宝——“万法归一功”秘传真经》(华艺出版社,1993年)、李洪志著《转法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4年)、李卫东著《人是太空人的试验品》(甘肃人民出版社,1994年)、张志祥著《中国元极功法》(科学出版社,1995年)、经纬、艾人编著《严新气功科技实验纪实》(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98年)、柯云路著《发现黄帝内经》(上下册)(作家出版社1998年)和邵伟华著《周易与预测学》(花山文艺出版社,1990年)。这些伪科学代表作,多在这一时期出版,成为这一时期伪科学盛行的证据。
    中期的特异功能呈“功法”多样化、“功能”实用化特点。“非眼视觉”不过是特异功能的一种,美国莱因所研究的两类超心理学ESP(不通过已知的感官渠道而获取外部世界的信息)和PK(精神直接作用于某个外界物体或某个客观过程并使之运动,一个人用精神直接作用于另一个人),在中国特异功能中都能找到,前者如“天眼通”,“传心术”、预知,后者如“意念改动”。各大师中,严新具有气功改变2000公里外的物质分子结构的功能,张宝胜能用意念把药片从玻璃瓶内抖出来,张香玉能使用“宇宙语”与来自天外的信息作交流,沈昌能用意念把病人的癌抓掉,张小平能治百病,张宏堡把特异功能发展为一种叫麒麟的“文化”,而张志祥则把元极功做大成为“实业”。这个时期特异功能的“功能”以实用为主,治病和健身是最主要的功能,“辟谷”除了治病健身外,还可以节约粮食,严新气功可以用于灭火(用意念在大兴安岭火灾区降水)和分子物理的研究,张宝胜的功能则对军事情报一类工作有助,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华夏智能功可以使农作物增产,而“元极学既不是气功,也不是体育方面的,是一门自然科学”,可用于基础研究。
    特异功能组织化也是本期的重要特点。随着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的成立,各特异功能组织在各地体育、民政部门或其他负责气功管理的部门注册,而更多的则是没有注册或虽然申请但未获准注册的非法气功、特异功能组织,这些非法组织有的是气功功法组织,有的是以研究为名义的气功组织,后者以柯云路的“中国生命科学院”为典型。柯云路于1995年7月21日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获中国科协批准成立了“中国生命科学院”,并自命为院长。此一时期的特异功能组织除进行理论研究的学术组织外,功法组织均以特异功能或气功功法命名。如郭林气功、庞明益智功、沈昌特功(特异功能)、田瑞生香功、中华养生益智功等。这些功法组织的数量,据柯云路《中国气功大趋势》附录三称,经柯云路考察和学习过的气功师(气功功法)就有近千人(种)。柯云路在书中共列举了275名特异功能和气功师,计有功法262种。一般认为,中国气功特异功能功法有上千种,其中在北京活动的有300多种,各级气功研究组织和气功功法组织则有一万个左右。中国特异功能和气功功法弟子,即那些笃信一种功法拥有这种功法的修炼资料,甚至参加了这种功法的基层组织,经常地练习这种功法的人,有数千万之众。具体的统计很难作出,以中国最大的气功组织“中华养生益智功”为例,该功法的宣传资料自称有3000万弟子,虽然这个数字有自我吹嘘之嫌,但实际弟子数也应在1000万上下。在特异功能20年后期成势的法轮功,自称1亿弟子、学术界及政府统计则在200万左右。
    中期,更多的科学家和社会学家加入了反对特异功能的行例,反对特异功能的研究进入了现场揭伪和理论研究相结合的阶段。于光远、何祚庥等提出了特异功能实验的“双盲”原则,对“眼见为实”这种显然是过分强调经验而忽视理性的经验主义观点提出的批评。反对特异功能一方认为“眼见为实”只说明特异功能人在玩魔术,于光远说:我每次看到魔术师在空中钓鱼,都看不出破绽来,但魔术师的鱼并不是空中钓来的。“眼见为实”、“经验主义”、“亲身体验”、“突破现有科学”等涉及科技哲学的基本命题引起了学术界的重视,对特异功能这种伪科学的社会学研究——科学社会学、文化社会学、社会心理学——被提了出来。反对特异功能者认为:所谓特异功能,就是历史上的“灵学”和巫术,而根本不是科学。特异功能现象违反全部现成的科学原理,“眼见为实”的经验主义伪装、掩盖了它欺骗社会的伪科学本质。
    1995年前后是特异功能论争最为激烈的时期,期间出现的一些事情决定了特异功能20年第二阶段的结束和第三阶段的开始。1995年,特异功能界出现了几件大事:张宏堡把他的宗师崇拜发展到了极致,他要求弟子在家中悬挂他的头像和“宗师真像”,顶礼膜拜;2月2日,北京中医管理局医政处安宝华处长被棒击刀伤,同日,四川科委干部伍义江的妻子被人砍伤,因为他们都曾公开反对过张宏堡。这个时期,柯云路带领一班特异功能人“健康万里行”,张宝胜在北京电视台表演失败,佛子“张小平”落网。种种迹象表明,特异功能研究已经败坏了科学的声名,特异功能组织不同程度地危害着社会,反对特异功能和伪科学的呼声日益高涨。2月,中国科学院112名院士联名发表“科普倡议书”,希望通过科普来反对伪科学。5月26日,《北京青年报》《“奇人”张宝胜败走麦城实录》报道了发生在1988年5月的事。6月,《中国青年》第6期发表反伪科学专题:《科学与伪科学——世纪末的较量》。同月,中国科协酝酿成立一个“保卫科学精神,反对迷信愚昧”组织委员会。6月2日《北京日报·京华周末》发表何祚庥等人的呼吁:《该揭露伪气功和“特异功能”了》。7月,司马南《神功内幕》出版。11月23日,针对“三不”政策客观上限制了反伪科学活动的情况,一些政协委员和院士联名上书。12月20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向伪科学宣战》。这些由传媒表现出来的反伪科学举动,标志着特异功能20年第三个时期的到来。
三、邪淫没落期(1995-1999)
    从1995年“同伪科学宣战”开始,特异功能功法由遍地开花的“乱世”现象转入少数几个大的功派称雄的局面,中国特异功能20年进入第三个时期。上个时期就已显示的特异功能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受到了法律打击,中功、法轮功等特异功能组织进一步走向邪教。党和政府对法轮功的沉重打击标志着特异功能20年的结束。
    如果说,特异功能20年的第二个时期以相信的一方对表演和实验的热衷与反对的一方以理性思辨为根本方法对所谓的“实验”不屑一顾为特征的话,特异功能20年的第三个时期则是以热衷者将特异功能实用化、实业化以期造福于人类的研究和行为与反对者对特异功能的社会危害不断揭露并敦促司法干预为特点。这一时期,中功的违法行为受到关注。“国气联”受到查处,胡万林事件遭到司法追究,沈昌的特功商业受到工商查处,反伪科学界声讨为伪科学摇旗呐喊的柯云路。后来居上的法轮功在坐大成势后充分暴露了它的邪教本质,被政府果断地取缔。这一时期特异功能的违法犯罪活动的情况及国家机器对此的关注,可从1997年3月12日公安部办公室给人体科学工作小姐办公室的函中看出来。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关于对人体科学工作〈汇报提纲〉的意见的函》中指出:人体科学工作小组办公室送给公安部的《人体科学工作汇报提纲》及会议《记要》稿收悉,经认真研究,提出三条意见。此函指出:“近年来,一些气功组织利用群众修练气功的热情,进行各种违法活动,有的散布反政府的方论,有的宣传反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基本理论的所谓观点学说,有的搞封建迷信和帮会性活动,还有的骗财害人,偷税漏税,个别的还奸污妇女、流氓犯罪活动,这类活动严重地危害社会正常的管理秩序,影响社会的安定。建议提纲中增加这方面的内容,以引起各级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的重视,切实加强管理和引导,发现利用气功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应严厉打击,坚决取缔。”此函指出:“目前气功组织太多太滥,需要进行清理整顿,建议把整顿工作提到重要议事日程上来,写入提纲。最近发现一些气功组织,如国务院领导批示查处的台湾宋七力邪教组织在大陆的宋七力天人合一学会及其‘莲花圣光功’,得到国家负责气功管理部门的注册,以合法身份进行违法活动,又如‘中功’,‘元极功’,‘华夏智能功’,‘法轮功’等气功组织,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违法活动。”这些内容,粗略地说出了特异功能运动所从事的违法犯罪活动和气功管理部门在管理上出现的问题。此函的第三条是表述公安部对批判“伪科学”的看法的。该函指出:“对前一阶段批判‘伪科学’的活动,似应给予全面正确的评价,不应全盘否定,应当看到其在揭露利用气功搞诈骗活动,倡导实事求是、严谨科学态度等方面,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这段文字很重要。虽然我们没有看到人体科学工作小组的《汇报提纲》,但公安部的函中谈到的上述看法,应是人体科学工作小组没有的甚至相反的看法,否则,公安部在函中就毋需提及。如果这样的推断正确,那么,人体科学工作小组到当时(1997年3月12日)对批判“伪科学”仍没有“正确的评价”,而是“全盘否定”。这一时期是反特异功能一方频频出击,并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时期,在全国上下一片反伪科学声中,“特异功能”一方很委婉地表达出了他们的退缩。
    特异功能信仰者的有限退缩,表明反对“伪科学”的阶段性胜利。但是,由于一开始就有着不纯的动机,许多特异功能组织在他们的保护伞行将失去、他们的欺骗行将暴露之时,不惜铤而走险。
    1991年9月,李洪志去泰国探望妹妹李平后回国,声称得到佛法,创立并传授法轮功,从此不断努力把法轮功这个蛋糕做大,直到成为特异功能20年最后的疯狂者。法轮功一则以种种歪理邪说神化自己、愚化信徒,一则以疯狂的手段对抗社会、正义和科学,终至于1999年4月25日组织1万多名弟子围聚中南海向党和政府示威。1999年7月22日,国家民政部、公安部发布关于取缔法轮功的决定,这标志着特异功能20年的结束。
    20年特异功能,是我国当代最大的伪科学思潮和运动,关于特异功能的论争,虽在党和政府取缔和打击法轮功邪教的斗争中悄然平息,但问题并未辩明,迫于形势暂时的沉默并不会从根本上动摇信奉者的思想根基,使他们相信曾经的特异功能信仰是一种伪科学,还需要一个较长的时期。伪科学是和科学相随的,在今后的科学和社会历程中,纵令不会再有“特异功能”这种名目的论争出现,但巫术、灵学和邪教则是难于绝迹的,这就是反对邪教、弘扬科学精神的长期性和艰巨性。
    1979年至1999年的气功、特异功能运动,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神秘主义文化运动,这个运动一开始就具有我们所民间性、结社性、邪淫性,它从唐雨“用耳认字”事件开始,一步一步地走向邪教,以至于法轮功的成势。就邪教立场说,他是一场广泛铺垫、步步为营地把邪教做成做大的成功典范。虽然我们不能认为所有参与这个活动的个人和组织都有邪教的预谋——事实上参与者的成分是非常复杂的,有许多好心干坏事者、被蒙蔽者、或仅仅怀有健身祛病善愿者——但是,整个的运动一开始就被民间的教派性质的组织利用,或者直接由他们发动,存在强烈的邪教氛围。这个运动不是出现一个邪教法轮功这样简单的事情,而是出现一群邪教。如中功、华藏功、智能功、香功、元极功、严新气功、沈昌特功等。这些邪教性质的组织先后被取缔或自行销蚀。20年特异功能运动在浓厚的神秘主义文化背景下产生、发展,以做大成多个邪教而结束。特异功能,是法轮功等具体的邪教的产生背景、活动载体、和直接的文化根源。武汉易学大讲堂转载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