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易学研究 > 现代易 >

大家说易

现代易

学易经

易学基础

易学人物

易学专家

阴阳术数构系的概念

来源:转载作者:韩波时间:2015-01-30 14:42浏览次数:

     1986年秋,李阳波在南宁给广西中医学院部分学生讲授《运气学导论》课时,提出了一个阴阳术数构系概念。这是他从古人的智慧,从太极、从道、从老子的《道德经》、从《黄帝内经》的研究中提出来的科学体系概念,是一个恢复我国古代科学的全新科学。其内容是以象为基础,以易、道、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河图、洛书为模式的唯象思维。
     阴阳术数构系的概念
     皮亚杰认为,组成科学系统的概念有两个要素,一个是知感经验,一个是逻辑数理构造。比如速度这个概念,速度的快慢,我们可以通过感觉物体的运动来知道,同时,速度也是可以计算的,时间与距离就可以确定速度,这个运算过程的数理逻辑体系就是:速度=距离/时间。反过来,距离也是概念,而距离这个概念也是可以通过经验感知和逻辑数理构造系统的运算得来,因此,每一个概念都包括了感知和逻辑数理构造这两个要素。
     李阳波认为,我们中国人的概念与上面两个要素不完全相同,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每个概念也都包括两个要素,第一,也是经验之感知;第二,是阴阳术数构系。人们对于经验感知比较容易理解,比如头痛每个病人都可感觉出来,但中医在考虑头痛的时候,还有个阴阳术数关系。打个比方,是那一经头痛,是少阳还是阳明或厥阴?少阳、阳明、厥阴这一些就属于阴阳,它们都是有个数的。少阳叫做一阳,阳明叫做二阳,太阳叫做三阳,这个就是数——阴阳术数。所以头痛这个概念就包含有个阴阳术数的构造体系。
     李阳波说看《黄帝内经素问·五运行大论》,黄帝在请教岐伯关于阴阳与数之问的关系时,曾经谈到这样一个问题,阴阳在数上,是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甚至可以无穷地推下去,但为什么岐伯时论总是三阴三阳呢?不变成千千百百呢?歧伯这时说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他说:“天地阴阳者,不以数推以象之谓也”。也就是说,阴阳这个问题可不可以运算呢?可以运算!但它不是西方自然科学逻辑体系的严密运算而是以象来运算。“不以数推以象”,就是说明阴阳的运算是根据“象”来进行的。《内经》里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特别是五、六、七、八、九”,“六”的数是肾、“七”的数是心,“八”的数是肝,“九”的数是肺,脾藏于“五”,“五”的数是脾。我们在进行“六”加“七”的运算时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如果你说“六”加“七”等于十三,那这是现代科学的逻辑运算,是以“数”而进行的推算。而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在我们的中医里,在阴阳问题的运算上,“六”加“七”不等于十三,它很可能指的是心肾相交,水火既济。在我们出现肾水不足,心火太旺的证候时,就表征我们的心肾不交了,我们的水火不济了,这时我们要补肾水,泻心火,使心肾能够交通,水火能够相济,其实,这就是“六”加“七”的过程,这就是“不以数推以象”的运算。
     西方人说,中国只有初等数学,没有高等数学,而我们的古代数学高于西方的高等数学,我国古代有33种数算法,可是大部份都失传了古代的算学与术学表面上看来只停留在初等阶段,但其对客观世界认识的深度及广度却远非现代高等数学所能比拟。有关这一点,我们可以参考李约瑟博士对中国数学的评价。
     开发大脑,一是读经,二是修练,要做气功修练。道术是指通过修身养性的锻炼,使自身获得超常功能,利用这个超常功能感知客观世界以及作用于客观世界,现在所称的人体特异功能,部分就是通过道术的修练而得,常人可以看见人的五官九窍四肢皮肉,而经过道术修练的人,远可以看到流动的经络以及闪闪发光的穴位。道术对我们理解传统的东两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读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练功不读书,老来糊涂虫”。我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他看到了中医、气功、人体特异功能的一些情况,从一些人所存在的不可思议的潜力,看到了人天之间所存在的必然联系,所以提出了“人天观”这也是“宇宙生物观”的别名。
     道可道非常道与玄
     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主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我们不少研究哲学的人,对谈玄论道的东西,很自然地把它划入到唯心主义的范畴;我国的哲学界目前对此也正在深刻反思。我们的哲学史编写,是从上古开始的,也就是从《周易》开始,而到梁启超,康有为那里就没有了,为什么?这几十年中国的哲学思想是怎么发展的呢?突然间断了,完全变成了外来的东西了,那么,民族固有的东西那里去了?那么,民族的精神,国家的精神,民族的宝藏,国粹,我们有没有?如果没有,我们中华民族的每一个成员就矮一大截,我们就无法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
     道可道,“道”是个唯物主义的科学概念,最起码它是运动轨迹。由于天体的运转是能够通过我们的感官感知出来的整个天体随着季节的转化在转化,太阳的东升西降,五大行星的运转,以及月亮绕着地球运动所产生的月的阴晴圆缺,这些都是可知的,那么这个道我们是能够知道的,这个“道”不断运转,不断周而复始地产生节令,使我们感知到春暖百花盛开,夏热万物生长,秋凉果实丰收,冬冷粮存满仓,冬天以后,道还是在运转,春夏秋冬就是由道而产生的。由于有道就产生了“名”,春夏秋冬就是“名”,我们吃的冬瓜,西瓜也是名,有了季节,有了节令,生物就有可能生长,就应该给它个名,所以说“名可名”。可是为什么还要说,“非常道”、“非常名”呢?常是常一不变的意思,非常道,表明我们不拥有一个,也不能拥有一个经常不变的道,如果这个道是常道,是不变的道,如果永远是春天,就没有夏长、秋收,没有收获,我们就没有吃的了。如果永远是冬天,那我们只好睡在冰块上,整天躲在屋子里。所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虽然是可知的,可是我们没有一个常一不变的道,对于这个不是常一不变的道,我们有没有一个东西去把握它呢?有!这个东西就是“玄”。古人为了了解和测定天道运行的情况,立有一个八尺的圭表,我们只要在日中的时候看太阳在圭表的投影,就可以知道天道的运作情况。这个投影又叫做“晷影”。
     晷影长了,天气就变冷;晷影短了,天气就逐渐转热春夏秋冬就是由相应的晷影长度来确定的。因为这个晷影是黑色的,所以叫做“玄”。玄就是黑色的意思。天道的运行情况,有无的相生变化,都可以通过“玄”的长短来测定,我们看不到这个星体,可是我们看到这个“玄”的长度,我们就可以知道星体的运行情况,就可以知道春夏秋冬的到来,所以说,“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妙是生化,万物的生长衰老的变化就叫做“妙”。由于地球的绕日运动,由于太阳视运动对地球照射角度的变化,这个玄,有时长.有时短,长长短短,所以“玄之又玄”。我们的一些东西,该是春天生还是夏天长,该是秋天收还是冬天藏,就是根据这个玄的变化,所以说这个的变化是万物生长变化之门,是“众妙之门”。
     古典阴阳术数的法则 
     老子提出了古典阴阳术数的另一条运算法则:“阴阳不以数推以象。”老子定出的法则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我国的传统文化里,在中医里是存在运算的,如果没有运算,就不能预测了。五运六气,就是教会大家运算,讲一些运算法则,阴阳术数运算法则跟数理逻辑体系的运算法则不一样,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它是怎样运算的,为什么“一”、“二”、“三”,三就到了万?”
     我们先看看中国古文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这十个字看来很简单,如果我们一直追踪下去,真是很深的问题,这要涉及到古文字学,尤其是甲骨文字学,中国的基本数文字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很多人在解释这个古文字的产生时,都碰到一些难题,中国文字是象形文字,当然是由简单到复杂,“一”、“二”、“三”是越来越复杂,画数增加了,可是“四”呢?它为什么不是四画?在“一”到“十”的数字里面,笔划最多的是五画,“四”字是五画,而“五’’字又偏偏不是五画,是四画,到了“六”呢?“六”还是四画,下去的“七”、“八”、“九”、“十”就马上减成二画,很多专家对此都感到它是研究的难关,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我们已经知道“道”是天体运动的轨迹,或者就是天体运动,或者就是天体运动产生的一种力量。那么“道”在天体运动的过程中是怎样产生四季变化的呢?
     一月、二月、三月,这一、二、三就形成了春,下去就是四月、五月、六月就形成了夏,七月、八月、九月就成了秋,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就成了冬。一年中的春夏秋冬的每一个季节都是以三为基本单位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就是说道产生了一月以后就产生了二月,二月以后又产生了三月,三个月就形成了一个季,而万物的生长变化就是根据季节的变化而变化的。有些东西适宜于春天生长,有些东西适宜于夏天生长,是季节决定万物生长,所以《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到了四怎么办?古人认为“天制气,地制形”,所谓地制形,即如《黄帝内经素问·五运行大论》所说:“地者,所以载生成之形类也”。地是方的,它所装载的形类,是万物生长的形类,而这万物的形类总起来不过两个类型,一个是喜欢在阳增加的节令生长,一个是喜欢在阴增加的节令里生长,也就是说喜欢在冷天生长的和热天生长的两种,我们看到“四”的造字,首先“四”是方的,可以表征地,而方的两画,左边的一画可以表征万物形类的属阳部分,右边的一画可以表征万物形类的属阴部分,而且“四’’这个数字的本身又可以表示一年的四季,所以“四”就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怎么表示,不好表示,“三”下去就是“万物”所以用“四”。“一”、“二”、“三”、“四”就是这么来的。而且还可以还原,《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能够回归到“天制气,地制形”能够回归到“天圆地方”,能够回归到“寒暑往来”。
    阴阳术数构系很重要,它的变化是无穷的,我国古代的“勾股原理图”是属于阴阳术数的东西,比“毕达哥拉斯原理”强得多,因为后者是属于数理逻辑体系的东西,勾股图,勾图原理记载在《周髀算经》这部书里,书的开头就指出,“数之法,出于圆方,圆出于方,方出于矩。”我们是怎样了解到数出于圆方的呢?我们怎么样看见“一”这个单位的呢?我们只要看到太阳自绕了一圈,就知道是一年,我们看到月亮自绕一周,就是一月,我们看到的太阳东升西降,就是一日夜,数字就是根据观察天地的运动而得来的,所以我们说数法阴阳,数法日月星辰。那么圆怎么出于方呢?怎么知道圆的运动,怎么知道天体的运动呢?我们是从地平线上来观测曰月星辰的出入方位,从而确定其运动周期,所以说“圆出于方”。而方是有广长的,矩就是广长,所以说:“方出于矩。”这是古人对数字来源的基本论述。
    阴阳术数构系与象数河图
    洛书都是与阴阳术数构系相关的重要图像,河图是有关植物与气候关系图,更是象与数的基本关系图。  按孔子“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的观点,河图应该是伏羲时代的作品,只有用“数法阴阳”和数法日月星辰的学说和观点,只有用《周髀算经》“数之法,出于圆方”的法则,才能揭开这个图的含义,才能用这个图进行很复杂的、很有意义的演变。河图的文字表述是:“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天五生土,地十成之”。
    根据《周髀算经》的数之法,出于圆方,圆出于方,我们可以看到数是与“方”,有关系的,“方”就是方位,所以数与方位有关系。
“天一生水,地六成之”,这是表征北方这个方位内的数与阴阳的关系,北方为水,为寒,其数一、六。
“地二生火,天七成之”,这是表征南方这个方位内的阴阳术数关系,南方为火,为热,其数二、七。
“天生三木,地八成之”,这是表征东方这个方位内的阴阳术数关系,东方为木,为风,其数三、八。
“地四生金,天九成之”,这是表征西方这个方位内的阴阳术数关系,两方为金,为燥,其数四、九。
“天五生土,地十成之”,这是表征中央方位内的阴阳术数关系,中央为士,为湿,其数五、十。
“一、三、五、七、九”为天数,“二、四、六、八、十”为地数,“风寒湿澡火”为天之阴阳,“木、火、土、金、水为地之阴阳。
     河图充分体现了数法阴阳的原则,充分体现了数与阴阳的关系。数与阴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关系呢?《内经》说:“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我们先来看水,一年里,是什么时候开始有雨水,什么时候能见到明显的水,是农历一月、一月冰河解冻,绵绵春雨应时而下,而且二十四节气中,一月的一个节气就叫做雨水。因此,水是这个时候生的,这是天一生水,说明一与水有那么一种密切的关系。到了六月,雨量增多,洪水往往好发于此期,因而是水的成熟期。六月过后雨量减少,更难看到洪水的出现。这是“天一生水,地六成之”,说明水与一、六的关系。
     再来看火,在远古的时候,在钻木取火以前的年代,我们首先用的火是雷击取火,靠打雷击燃一些东西,然后把火种留下来。那么一年之中,是什么时候开始打雷呢?正常的时间部在二月,二月惊蛰,雷出于地,气候转温,温暖仍是火的一种象征,这是生火时候。那么,是什么时候火最“成熟”呢?是七月,七月天道虽已偏西,可是“大火西流”,七月是处暑当令的时节,所谓处暑,即暑热所属之处,因此,最炎热的时候,未必就是夏日,而往往在七月。七月以后,天气转凉,这就是盛极而衰。二、七与火热这种关系,河图用“地二生火,天七成之”来表示。
其他的“金”、“木”、“土”与数的关系亦是如此,总之,我们首先应该牢固地树立“数法阴阳”,“数法日月星辰”、“数法天地”的见解。我们在运用一个数字的时候。应该将它放到数字相关的系统里面去考虑,更具体地说,就必须赋予数字的相关的“象”。所以在属于自然科学的体系里面、科学里面,是不允许抽象的,虽然我们运算的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但在运算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它的“象”,不能抽象。黑格尔有一句名言,“抽象是哲学的公敌”,抽象也是传统文化的公敌。
     洛书有四个对数:1+5+9=15;8+5+2=15;3+5+7=15;4+5+6:15。也就是说洛书的每条对线上的数都是15。15这个数,是一个节气的数,一年二十四个节气,正好是三百六十天,洛书的数,之所以纵横交错都是15,就是说明气的变化是以15天为一节的。我们再看图,5放在中央,为什么昵,因为比气更小的一个时间单位是候,一候正是5天,一年正好72候,而气是由候组成的,所以将5置于中央。由于候的变化,导致了节气的变化,从而产生了不同植物的生长收藏变化,因此,我们习惯上所称“物候”,“气候”两个词,就说明了“气”与“物”的变化部与“候”有密切关系,每5天天气有一个小变化,为是一个候,3个5天就是一个中等的变动,是为一气,6个气为一时,4个时就构成一年,就构成春夏秋冬的循环。
     由以上分析,我们看到了由于数的变动,带来了时间、方位的变动,而由时间、方位的变动,带来了阴阳的变动,由阴阳的变动,又带来了气候的变动,真是触一发而动万机,许多复杂的变化因素,都在洛书这样一个构造系统里统一起来了。
     李阳波认为,在产生《周易》、《老子》、《内经》的时代,中国圣人已经具备并完善了以象为基础,以易、道、太极、阴阳、五行、八卦、河图、洛书为特定模式的唯象思维。天体日、月、星辰的运转出没,大地万物的生长变化是象概念产生的基础。对于象的观察、体验、思考、探索是中国圣人唯象思维的来源。八卦模式,是对象的空时区域分布研究的结果。所以《易·系辞》说:“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又说:“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五行模式,是对象的变化运动状态研究的结果。所以《史记、天官书》说:“北斗七星,所为旋、玑、玉衡以齐七政”又说“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纪,皆系于斗”。《史记、五帝本记》载帝尧“乃命羲和,敬顺昊天,数法日、月、星辰,敬授民时,”’指出了在象基础上产生了数与数的运算。《周髀算经》说:“数出于圆,圆出于方,方出于矩”,李阳波说,对这段话我们的理解是:数是出于日月星辰的圆周运转周期的计量,日月星辰的圆周运转周期的计量,出于日月星辰对大地方位的出没,大地的方位是出于矩尺的测定,河图模式是对象的运动变化状态与数的关系的研究结果。洛书模式是对象的空时区域分布与数的关系研究结果。
     对传统文化三大代表著作:《周易》、《老子》、《内经》的全新的正统的解释,这幅图景的设计思想是“宇宙生物观”。在这幅图景里,贯穿着时相与时相相关的概念,提出了我们对一批重大概念如:道、太极、河图、洛书、阴阳、五行、术数、气立、神机、司天、在泉、客气、主气、病机、病候、四门神功等等解释。它们体现了古人的天才光辉,也体现了我们的艰辛劳动结晶。在这幅图景里:出现了我们所提到的命图、病图、药图、神子、虚子、太极工作原理等等新的概念,这些概念显示了我们的才干,也显示了传统科学文化在新的科学时代里所具有的延伸能力。而今后的战略目标是:从传统文化里提出重大的观念并与现代科学的重大观念结合,由此产生新的理论、新的方法,建立一门全新的学问。此后不久即产生了阴阳术数构系这一科学概念。
    阴阳术数构系与干支及运气
    在阴阳术数构系里面,提出了三阴三阳,提出了神机、气立,提出了方位系列等重要概念以后,《内经》作者是怎样将这个庞大而严密的运气体系建立起来的呢?这个建立过程牵涉到一个核心的技术问题,就是如何确定气的运动规律,如何确定三阴三阳的运行规律。在解决这个问题时,古人同样利用了经验及理性方面的知识,从而将这个复杂而核心的技术问题结合到了历法的干支纪年,使上述问题得到圆满满的解决。干支纪年如何说明运气的运行变化:
     “干”有十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支有十二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干表五运,支表六气。五运的代表足木、火、土、金、水,但其中又分为太过与不及。六气的代表是三阴三阳,是风、寒、暑、湿、燥、火。天干表五运是:甲已化土,乙庚化金,丙辛化水,丁王化木,戊癸化火。其中十天干的阳干,即甲、丙、戊、庆、壬表太过;十天中于的阴干,即乙、丁、己、辛、癸,表不及。十二地支表六气是:子午少阴君火,丑未太阳湿土,寅甲少阳相火,卯酉阳明燥金,辰戌太阳寒水,巳亥厥阴风木。地支六气,主要是表六气司天的因素,司天,在泉是六气的两个特有概念,也是两个相对的概念,司天确定了,在泉也就确定了。
     那么,司天确定了,在泉怎么确定呢?首先,司天与在泉是阴阳对立的关系,三阳司天,必定三阴在泉,三阴司天,必定三阳在泉。在少阳、阳明,太阳这三阳中,《内经》作了明确的序号规定,其中少阳为一阳,阳明为二阳,太阳为三阳,在厥阴、少阴,太阴这三阴中,厥阴为一阴,少阴为二阴,太阴为三阴。而司天在泉的关系,就是一对一,二对二,三对三。一阴(厥阴)司天,必定一阳在泉,一阳(少阳)司天,必定一阴在泉,以此类推,李阳波由此提出1986年是少阳相火司天,就是厥阴风木在泉。
    他们先从十二地支入手,十二支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与一年的十二月相配,但这个配法有些特别,它不是子配一月,而是寅配一月,然后依次是:卯二月,辰三月、巳四月、午五月、未六月,申七月、酉八月、戌九月、亥十月,子十一月,丑十二月。现把月份抽去,把数字改成阿拉伯数,便成为:“寅1、卯2、辰3、巳4、午5、未6、申7、酉8、戌9,亥10、子11、丑12。接下来,再结合十二支配六气,便可以完全用数字来代替运气的书写。
     现在我们采用公历的阿拉伯数字纪年,实际上天干地支计算法要比阳历计算法高明,所以在我们的挂历里,阴历也标出来,广大劳动群众,特别是农民都惯用农历,惯看二十四节气。而运气学说理论深度的内涵性,普适度的包容性都远远超出了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的引力场方程。
     钱学森在谈到思维科学的时候,提到这么几个问题,根据牛顿的运动体系来看世界,这是宏观,根据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来研究世界,是宇观。现在认为宇宙是经过大爆炸的过程,钱学森说:“我给它起个名字,叫做涨观。”研究原子里面的微细结构,又叫作微观;那么原子里面又有更细的粒子,特别是夸克理论或超弦理论,钱学森又说:“我给它起个名字,叫做渺观,”所以世界认识论上存在着五观,最大最大的叫涨观,其次宇观,其次是宏观,其次是微观,再其次是渺观。
     这观,那观,在我们这里看来只有一观,就是气观,那么“气”我们怎么来观呢?我们可以通过象来观,所以也叫“象观”。钱学森高明就高明在这里,通过他的理性思维,他感觉特异功能气功这些现象很难研究,很难用现代科学说清楚,那么,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搞一个,“唯象气功”在气功里面先研究气功的象,至于它的理论怎么样,以后再说,李阳波说,我觉得美中不足的是钱老似乎没有考虑到阴阳术数构系,与逻辑数理体系的关系,这是我的猜测,如果他考虑到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有那么严密的阴阳术数构系的话,恐怕他还要在这个观点上更进一步。
     阴阳术数构系与概念时代
     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的撰搞人丹尼尔·平克在其新著《全新的思想》中提出:“信息时代正在让位于概念时代,富有创造力和同情心的人将大行其道。”平克用人类大脑比喻即将到来的革命。他认为,左脑负责的逻辑推理工作一度是中上等阶层的有效入场券。未来属于艺术家、发明家、设计师、说书者、保健员和远景思想家,即迄今尚未授获资本主义最杰出奖励的平民百姓。在平克看来,未来的经济成就需要左半脑的逻辑思维与右半脑的创造力合二为一。
     从左右脑的功能分析中国古代文明发达的原因,及近代西方科学技术发达的原因,从这里得出的结论是:随着,左脑的自发极限的到来,它必须更高度的依靠右脑的创新。这样,西方的技术发展就必须依靠东方文明的指导。我们每个人都存在祖先十一代人的影象。我们要开发大脑,大脑的活动是高级的活动,大脑是物质,唯物唯心是阴阳,没有唯物。就没有唯心,没有唯心就没有唯物。人的左脑是逻辑思维,右脑是唯象思维,右脑比左脑要发达100倍。阴阳术数构系是开发人类右脑唯象思维的,它是一把开发右脑创造力的万能钥匙。阴阳术数构系是完整的,统一的。构系越简单越好,把复杂的问题变成简单的问题,这就是科学。
     宇宙生物物质是气。生物分成48个物质,最小小到质子、夸克。我们中国讲的是气,包括了48种。李阳波说宇宙生物观,其最基本的物质就是气。他说世界上的任何一切都是三阴(厥阴、少阴、太阴)三阳(少阳、阳明、太阳)的生物。我们讲三阴三阳是气,人也是气,人的气是有数的。当这个人过世就是这个人的气数尽了。所以用气的时候要讲气,比如煤气缸里的气,它是有定量的,用的多了气就少了。
    最高的智慧只有一种科学,解释天地万物和人在其中地位的科学。我们古人在天地人之间,怎样考察天地对人的影响。这种最高的智慧活动,我国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完备了。而西方这方面的思想活动在近一、二十年才显得相当激烈。美国提出要用10年开发人的右脑,日本提出要用20年开发人的右脑,而我们的古人在2400年前就已经开发得很好,研究得相当严谨了。对此问题的开发研究,我们已断层了2400多年,李阳波说,过去我们总把火药,指南针,造纸术,当作中国的三大发明,我看这只能当作三小发明,中国文化真正的贡献是《易经》的象辞系统,是河图,洛书,太极,阴阳,五行这些基本模式,以及可能存在的一整套非数理逻辑体系,这些东西不但在过去对古代文化产生过非常大的贡献,而且还将在未来显示它的巨大价值。
    老子提出了“道”,孔子根据“道”提出了“仁”,“仁”在人类社会是符合道的,只有符合道、符合人才能够生长和发展,要毁灭一切是违反道的,金木水火土,仁义礼智信,“仁”是排在第一位的。


易学延伸阅读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