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易学研究 > 大家说易 >

大家说易

现代易

学易经

易学基础

易学人物

易学专家

为什么说从文艺复兴开始,西方科技就与中国拉开距离?原来差距如此

来源:现代易武汉学派公众号作者:武汉赵向阳(原创时间:2020-09-07 21:18浏览次数:

十五世纪,文艺复兴运动从意大利发起,很快遍及整个欧洲。
这是一个以人为中心的觉醒思潮,神的利益不再至高无尚了!
思想家们以人性反对神性,以人权反对神权。以个性自由反对宗教桎梏,史称人文主义。
这是一个真正的开端—学者们用既不相信亚里士多德,又不相信神学的态度,重新阐述观察体验到的最基本的事实。
 
                             
                              达·芬奇(1483—1520年)
 
 作为罕见的天才,达·芬奇精细的观察几乎无所不至,从海里的化石直到月亮上的阴影。
而遵循“自然喜爱简单”理性原则的哥白尼,力图用最简洁的解释系统来理解天体机制—这导使他提出了日心说假说。
伽里略注重实验,他从比萨斜塔上推进了重力定律的概念。
用望远镜武装起来的开普勒,证明行星环太阳轨道,是一个椭圆,而不是最简单的圆形,从而补充改进了哥白尼的理论。
而牛顿则把天体和地球上的物理现象统一起来,为近代物理学奠定了基础。
科学从基督教教义中解放出来,才造成这种新的开端。
尊重科学、尊重人才,成为一种时尚,以后又成为一种官方准则。
 
                               
                                 依撒克·牛顿(1642-1727)
   
    1705年,牛顿被封为爵士,英王安妮和王子特地步行到剑桥大学参加授爵典礼,以示重视。
    而俄国沙皇两次聘请大数学家欧拉到彼得堡讲学。
    欧拉向普鲁士腓特烈大帝,推荐拉格朗日接任自己之位,腓特烈大帝立即写信称:“欧洲最大之王,希望欧洲最大的数学家在他的宫廷中。”
    拉格朗日在腓特烈大帝死后,又去了巴黎。大革命爆发时,所有外国人一律被驱逐出境,但是政府特别声明,拉格朗日在这条法令之外。

                                 
                                  拉格朗日(1736年-1813年)
 
中国在公元1314年重新恢复了科举制度,但是唐代设置的“明算”科(数学)却被取消了。
宋代与元初的数学成就已无人知晓了。
1638年有人在苏州承天寺井中,发现一本三百多年前写的《心史》,因用铁函密封,又称《铁函心史》。
书中记载:“元制: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猎、八民、九儒、十丐。盖元初定天下,其轻重大概如此。”
大儒王世贞在《增评加批历史纲鉴补卷》中叹道:“嗟乎卑哉,介乎娼之下,丐之上者,今之儒也。
 
                              
                             王世贞(1526年-1590年)
 
考元史不载此制,盖为世祖讳也。”(注:有记载称,八娼、九儒、十丐。)
20世纪的“文革”中,知识份子又被称之“臭老九”, 盖应源于此,呜乎哀哉!
元代始于1279年,大科学家郭守敬(1231—1316年)已经48岁,他死后,历法三百多年没有人修改。
大数学家朱世桢晚年的力作《四元玉鉴》(1303年),在他死后也随之湮灭。
17世纪西方代数传入我国,译作“借根方”。

                            
                             梅珏成著作《赤水遗珍》(1761年)
 
有一位叫梅珏成的学者,在精研了借根方之后,又无意中读到了郭守敬的《授时历草》、朱世桢的《四元玉鉴》,不禁恍然大悟,所谓借根方,就是中国的“天元术”。
中国人五百年前就知道了,而且更为严谨清晰。
这个梅珏成,让西洋人大大吃了一惊!同样也让国人大大吃了一惊!
但是民族的自尊,常常扭曲为阿Q式的自大:“我们先前比你阔多了!你算是什么东西!”(《阿Q正传·优胜记略》)这是当时士大夫中最常见的一种心态。
从十七世纪到十八世纪末的一百多年间(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所谓太平盛世,有记载的文字狱就有七、八十起,思想禁锢,学术封杀。
鲁迅先生说:“清顺治中,时宪书上印有‘依西洋新法’五个字,痛哭流涕来劾洋人汤若望的偏是汉人杨光先。
直到康熙初,争胜了,就叫他做钦天监正去,则又叩阍以‘但知推步之理、不知推步之数’辞。
不准辞,则又痛哭流涕地来做(不得已),说道‘宁可使中夏无好历法,不可使中夏有西洋人’。
 
                         
                          杨光先(1597年-1669年)
 
    然而终于连闰月都算错了,他大概以为好历法专属于西洋人,中夏人自己是学不得,也学不好的。”(《坟·看镜有感》)。
    我们的科学技术远远地落后了!虽然令人痛心疾首,但并不可怕,我们还可以奋起直追。
    可怕的是在朝在野普遍的麻木不仁!
    而祖宗的攘外之法,又偏是那样的不济事。
   汉代用女人和亲;宋代用钱帛贿敌;而明代则用修长城的办法,企图挡住从白山黑水席卷而来的铁骑、长矢!清代干脆闭关锁国!
  不料,人家船坚炮利,努尔哈赤的子孙们只好开门揖盗,任人宰割了一百余年!以至现在的中学生们,最头疼近代史,要记住的不平等条约实在是太多了!
  直到五四运动,有请德谟克拉西先生和赛西斯先生的呼声,才惊醒、震憾了中国这头睡狮!
  才使中国同胞知道民主、科学,乃是可顺不可逆的世界大潮!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2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16613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02020003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