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易学研究 > 大家说易 >

大家说易

现代易

学易经

易学基础

易学人物

易学专家

杂说《周易说什么》

来源:武汉易学大讲堂作者:弋戈时间:2015-01-07 10:44浏览次数:

    时下国人对世相的看法多种多样没有哪种能定位一尊,大家对此早习以为常,叫多元化。但这种多元化骨子里还是一元化,人们思考、认识这个纷繁世界的方法还是植根于西方传统文化的解析的,逻辑的、技术的思考方式,属所谓“科技理性”
    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有各式各样的思辨样式与思辨传统。包括中国汉文化传统中,就有统合的、直觉的、混沌的认识、思考外在世界,人的生存的模式传统。只是存身于丰厚的潜流中,虽然遭到儒学理性传统的压制。
    我非治思想史的,一辈子杂学旁收,只能以感觉说事。退休以来,更是读少思多,按老婆说法,要么出去无事忙,要么坐着发呆。所发之呆,即是所思之“思”。我之思不是越想越深入,而是由此及彼,越想越远.按赵向阳此书说法,我这即属直觉的、类推的思维。是我们先民把握世界的模式。
   “普”西方白人中产之“世”的那套价值,所基于理性的思考,今日之下外受其他民族文化冲击,内遭福柯这类思想家反省起哄,甚至“刨根”:认为现代西方社会引以自豪的“理性”,是拿人不当人的发展结果。福柯专为一切“不正常”打抱不平,公开宣称“理性”乃是“另一种形式”的疯癫。
   《易经》虽然曾经被早期儒家推为经典之首,在儒家后代成为国家意识形态之后《易经》成边缘,它的实践品格成为江湖人士的吃饭技能。这是历代统治者视为洪水猛兽的原因。
   《易经》的主旨极好玩,它讲变与不变,不仅是当今人挂在嘴边上的“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换句话说,它也自认为发现了规律性,规律性是不变的。与不变并重的是变化,就是前面那句中的“唯一不变”的东西。《易经》不止于讲“变”与“化”,它更讲自己能推测出向何方变,如何化。总而言之,周易者,汉民族先民认识自然,因应自然之基础理论大平台,是当时最先进之系统“科学”,与欧洲文化传统之“技术科学”走的并不是一条道。西方是分科拆零的认知模式,那种以人为地球中心,技术崇拜,不惜打开“潘多拉盒子”的思想传统已走到尽头,恶果尽显。不用百年,转向中国文化传统的趋势必将露头。
    要举《易》的例子,读者诸君可去赵向阳书中找,我这里绕个圈子举例。古人说“医易同源”,这里的医当然是中医,中医也讲不变与变化,它的不变是人体是一平衡系统。变化是讲,这是个动态平衡。不停被打破,不停被调适。而且这个平衡点在各个个体那儿还不一样。这与西医机械论、原子论的理论基础是绝对两途的。
    读《周易说什么》,却能从引文架构中觉察到赵向阳著书时的防守姿态,或者说“且战且走”。换种表达,是预设了“诘难者”在面前见招拆招,而且还用的西方全球化的一套招式来抵御攻击。真叫人感叹时移势易之大力。
    以上是翻读《周易说什么》时新发之呆,大多与此书没多大关联,只是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理性、科技主义、现代化一流全球之势已不再,新潜流已“见龙在田”。
    以下说说赵向阳。“知人论书”要是以前也算中外一律之共同传统,现今也被中外主流学人先后弃之如敝履。我们这辈人早过了知天命年龄,所谓“老狗”学不会新玩意,还是使惯了的童子功顺手。
    赵向阳,是我上世纪八十年代《武汉青年报》时期的同事,我1984年进报社时,他比我早大半年从省农行学校调进来,不久他调去湖北电视台。1991年我因头二年的政治风波从《武汉青年报》(当时已改名《青年人报》)出局,闲极无聊,就去《武汉工人报》编《书迷》《书摘》两个副刊。老总即赵向阳,另一副总也是青年报干过的人。此后来往渐密,才能今日有本钱写文说赵向阳。几年后,他俩陷武汉市总工会内派系斗争,新上任的市总工会主席挑了个错处让他俩出局,赵的人事档案挂在市总工会电视大学里,也就如我一样无所事事了,有大把的时间花在读《易》上。有点“文王拘而演周易”的故事模式,是逼出来的学问家。
    赵向阳,满人,爱新觉罗氏。其父早年参加中共,“南下”湖北,累官至地委书记。赵向阳本人这大半生,可用熟语“经历丰富,阅人无数”总括。先说前半句:文革中学生,文革后工人,金融系统干部,报纸、电视台、杂志、编辑记者,最后成《武汉工人报》操盘人,投散置闲后赵向阳一门心思浸润于《易》,闭户苦读多年,再出江湖时,一举成名,能揉合周易之学与术,达开宗立派之境。
    赵向阳杂揽而至博,在周易学问上,无老师同门,熔古人典籍与自身经历于一炉,面壁深思,一朝顿悟。从此断事判人,无不中的。远道上门者日众,赵向阳答疑解惑,几无宁日。
    赵向阳所“阅”之人,能判其人生之潮起潮落,比常人感知,其深入程度之差异,不可以道理计算。中国自古有“知人者智”格言:善卜者知人,更超出智者之上,因为他凭籍的不仅是个体智慧,还有民族代际积累。
    赵向阳性格内向,正契合了周易精神,研习易者须有大定力,相切相琢,习之玩之,乃成大器。当今周易之业者,学院派有学无术,江湖占卜者有术无学,这种歧路,也算其来有自,古来《易》家就存义理派,象数派之分别,因而两者统一,还待岁月!
    赵向阳生活简单朴质,常年中式衣褂,不沾烟酒,即使吃宴席,也是半饱即止。熟人圈子吃饭,则以饭桌为卦,赵向阳按各人座位,断6个月内近事,每每让初历者叹为观止。按赵向阳说法:“善易者不占”,所以以象成卦,也是易学之能事,自不必大惊小怪的。
    赵向阳最得意者,是他关于周易的一套教学讲义,自认能发前人之未见,发前人之误见,《周易说什么》即为此套教材之一部分章节。遍观当下易学出版物,赵向阳推许者了了,说宋以来,易学每下愈况,待今人重理。
    武汉易学大讲堂原创首发,更多相关文章,请点击大家说易栏目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