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易学研究 > 大家说易 >

大家说易

现代易

学易经

易学基础

易学人物

易学专家

赵向阳说易经的前瞻性思维!(下)

来源:武汉易学大讲堂作者:赵向阳时间:2014-03-07 19:40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学周易赵向阳说:
    在改革开放之初时,福建泉州有一个农村小裁缝,欠债后去了深圳做电话机零件销售工作。他在跑销售时发现一个现象,很多地方的道路在加宽。那么这意味着什么呢?小裁缝将自己的工作与这个现象联系起来看,一下子就明白了,通讯业也一定会急剧发展,电话机一定大有市场。
  于是他决定筹办自己的电话机厂,所以“几”又是一种直觉能力。当时是1988年,他手里仅有还债后剩下的 2.1万元,当年他赚了 100 万元,10年后又成功在美国上市,开创中国民营企业在海外上市的先河。这个人就是后来的广东侨兴集团董事长吴瑞林。
  从表面看,道路加宽,与电话机市场有什么关系?当然没有关系,但是从深层看,就能知道中国改革开放,必然会带来百业兴旺;又何止电话机一个产品呢?其实一般人都是可以知几的,关键在于有心!
  1999年1月 4日晚6时,重庆市綦(qí)江大桥坍塌,40人遇难。早在三年前,当地有个叫周耀其的老焊工就预言过这座桥会垮掉。 1996 年 2 月该桥剪彩开通之日,周耀其召集家人宣布:“你们不要轻易过彩虹桥,出不了几年它就可能要垮。”为什么他会这样说呢?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几”,他在现场观摩桥梁焊接时,发现“接口错位”,他知道这会有灾难性的后果!他当即向政府反映,却没有人听他的。
  有个寓言故事“曲突徙”,说有位客人拜访朋友时,见他家烟囱是直的,旁边还堆放了柴草,劝他搬走柴草,并将烟囱改成弯曲的,以防火灾。但主人不听,后来果然失火了。但主人只知酬谢那些来救火的人,却忘了那个早就提醒过他的人了。
  在知“几”问题上,始终有着三种人:
  知几为先知先觉之人;
  知势为后知后觉之人;
  冷漠为不知不觉之人。
  易经坤卦讲:“履霜坚冰至”,可惜很多官员不懂这个道理,如果懂得知“几”,可以减少许许多多的失误!而这个“几”往往会被老百姓看在眼里,所以官员要想知“几”,就不能高高在上,起码还可以当个后知后觉之人。过去有副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有了这个态度,大概就可以知“几”了。
  知“几”(jī)方法很多,最常用的是“兆”与“比类”。
  “兆”是古人占卜时,灼钻龟壳或兽骨时裂开的纹路。古人认为有象征意义,是一种天意!占卜在当时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工作,朝廷中官员编制定为185人,主管称太卜。《周礼•春官宗伯》记,卜官“掌三兆之法:一曰玉兆,二曰瓦兆,三曰原兆……河南殷墟出土甲骨文有15万片之巨,几乎全是记录占卜内容。
  我们说“瑞雪兆丰年“,便是在用这个“兆”,这是由因及果的推论,从初始处预知结果的一种直觉。“兆”要从两个方面去看:
  其一是最关键处;
  其二是最忌讳处。
  1900年10月,中国最后一个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登基,小皇帝溥仪只有3岁,由其父摄政王载沣抱上龙椅。小孩子坐不住,吵着要撒尿,其父脱口而说:“快完了!快完了!”本意当然是指登基仪式快完了。不料却成了大清朝的盖棺言。
             末代皇帝溥仪
                      末代皇帝溥仪(3岁)
    1916年,袁世凯复辞帝制,自称洪宪皇帝,正式登基的头一天,他见龙椅上方有一架西洋大吊灯,担心会掉下来,便将龙椅往后退了一点。马上有人据此断言,袁世凯必然退位!果然帝制只热闹了83 天,袁世凯就被迫“退位”了。
  1924年9月直奉战争爆发,吴佩孚召开军事会议布置作战任务,刚刚任命冯玉祥为第三军总司令时,忽然电灯灭了,几分钟后才重新亮了起来,秀才出身的吴佩孚是算卦高手,立感不祥!果然在战场上,冯玉祥突然倒戈,回师北京把曹锟赶下了台,直系军阀从此一败涂地。
  这是从最关键处看兆头的例子,从最忌讳处看兆头的例子就更多了。《史记•张耳陈馀列传》记:汉八年,刘邦一次经过赵国时,赵国丞相贯高在柏人县馆舍夹壁中埋伏下武士,准备伺机刺杀刘邦。
  刘邦到了柏人县,准备住下,问是什么县?回答县名是柏人。刘邦心中不喜,认为柏人有迫人之嫌,便立即走掉了,无意中躲过了一次劫难。河南的洛阳、山东的天尽头,海南的天涯海角,都是一些要人从来不去的地方,这些名称触犯了他们的忌讳。
  汉孝景帝时,已废太子临江王被举报犯有过错,天子征召前去京城受责。刚登上车子,车轴突然断了,送行的当地父老们都认为是不祥之兆,哭泣着说:“我们的君王恐怕回不来了。”后临江王果然在刑讯逼供时自杀身亡。(《史记•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1942年6月4日,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主持中途岛之战,出发前宴席主菜是酱烧鲫鱼。结果举座不欢,酱烧鲫鱼在日本语为失败之意。后来果然是死伤惨烈!所以越是忌讳处,越不能有凶兆,一旦出现,必应无疑!
  比类概念是:观物取象,取象比类,比类表意。
  比类的第一步就是“取象”。唐孔颖达《周易正义》说:“凡易者,象也,以物象以明人事,若诗之比喻也。”从卦辞思路看,易经也多用比类手法,如离卦•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象征一个人不幸,又得救,化祸为福。大过卦二九:“枯杨生梯,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先说枯萎的杨树抽出新芽,是触物起兴,来说明老头子娶了一个少女,是吉利的。”
  宋陈癸《文则•丙一》说:“易之有象,以尽其意;诗之有比,以达其情。文之作也,可无喻乎?”汉字是象形文字,象的概念立在中国文化的根源上。举例“哭”字、“笑”字,中国人就会有相应的感觉,觉得有一个哭像,也有一个笑像。明末清初大画家朱耷,痛失家国,其落款常题“八大山人”。旁人看起来,像是哭之也像是笑之,亦哭亦笑,随心态而变化。
  开车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经验,一上路碰见了红灯,往往会在下面几个路口都会碰见红灯,红灯代表禁行。如果是出去办事,往往不会顺利。这就是取象比类,比类表意。
  东汉桓帝元嘉年(公元151年)有位叫梁冀的大将军权重一时,他的妻子孙寿十分漂亮,喜欢做妖冶之态。她发明了一套时尚妆扮:“愁眉、啼妆、堕马髻、折腰步、龋齿笑。”作出一种楚楚可怜之象,就像西施捧心一样。这种妆扮一下子就在京城流行起来了。当时就有人认为这是大凶之相!大富大贵人家为什么要弄得如此凄凄惨惨呢?果然不久,梁冀被满门抄斩,兵马抓捕,妇女愁眉,啼妆,士卒捉拿捆绑,正好是头发也歪斜了,腰也扭折了。
  当然不是因为梁氏时装导致了满门抄斩,而是梁家要满门抄斩了,才会出现如此凄惨的“梁氏时尚”。这个时候的征兆会有一种能量。其悲苦的感受最能抓住孙寿的心。所以才会选择如此妆扮,这是一种不由自主的心物感应。其实,在我们身边随时都有这种感应,只要用心去悟,就会是一个先知先觉。
  比类的理论基础是“全息自相似”。全息自相似以守恒为根椐,例如几何学中相似三角形中三个角的角度守恒,三条边的比例守恒。我们知道,地球的形状大体对称于地心,地球的自转运动又是轴对称于地轴。这种对称性使太平洋东西两边纬度相近的地带上的含油气盆地显示出一定的近似性。
  中科院院士翁文波在 1958 年出版的《地球形态的发展》一书中说:“……在较高纬度带,如相当于加拿大落矶山油区(北纬 50°)与我国东北(北纬 45°)沉积上也有一些相似之处……”根据这种比类的思路,石油部及时调整了勘探思路, 结果在1959年发现了大庆油田。
            大庆油田
                                大庆油田(1959年)
     《书经》说:“箕星好风,毕星好雨。”这个几在古代是个常识。东汉王充《论衡》提到有一次孔子要备雨具,因“昨暮月离于毕”。又有一次他不要备雨具,因“昔日离其阴,故雨。昨暮离其阳,故不雨。”《三国演义》九十九回未尾有几段话,其一,“见毕星蹿于太阴之分,此月内必有大雨淋漓”。其二,司马懿曰:“见毕星蹿于太阴之分,此月内必有大雨。”结果是“未及半月……大雨连降三十日。”
  箕星又名风星。箕有四星,其排列很象簸箕。《诗经•小雅•大东》说:“淮南有箕,不可簸扬。”簸扬指扬去米糠,自然需要风。唐代《开元占经》作者瞿昙悉达说:“月宿之必大风。”主雨的一组星,属西宫白虎的毕宿。毕宿由八颗星组成,再加一颗附耳星,排列形状象古代弋猎用的长柄网。古人称此网为“毕”,是为本象。宋代学者朱熹认为:毕,是漉鱼的叉网,漉鱼时其汁淋漓而下,若雨然。
  古人这种比类其实有点可笑,这种表面附会的说法,让我们见到了古人的局限性,而不敢去迷信他们!尽管事情发生了,也应验了,但真相是什么?其认知是一步一步深入的,古人的铺垫以及他们淌过的许多迷津,让我们幸运的少走弯路。现代人的理解是这样的,中科院院士翁文波说:
  “恒星远在太阳系之外,就经典物理原理,难于说明其对地球的作用。但近代的概念,把引力场开拓为有波粒两重性的引力波或引力子。它就可能不必受反比于距离二次方的衰减,它能跟着光波或光子,远行于宇宙之间而不衰。此外还有粒子对撞中能量集中的可能性,也将改变我们的观点。
    所以,古人之言,未必都是迷信。“赵向阳原创 武汉易学大讲堂首发 更多相关文章请搜索武汉学周易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