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易学研究 > 大家说易 >

大家说易

现代易

学易经

易学基础

易学人物

易学专家

现代易武汉学派:赵向阳说电影蒙太奇源于汉字

来源:武汉易学大讲堂作者:赵向阳时间:2015-01-23 15:52浏览次数:

    中国汉字与蒙太奇颇有相通之处。细细辨析两者,常让人恍然之余又觉欣然。奇怪的是,为何以前却无人荒? 蒙太奇原为法文建筑学术语,指结构及组合方法。电影界借用它,特指镜头组接方式。美国导演格里菲斯发现了它(1908年《黄金之迷》),但是前苏联电影大师爱森斯坦,则将其发展为一门绝妙的艺术。他运用镜头进行不同的组合,产生一种震撼人心的表现。前苏联导演库里肖夫(18991970年),做过一个著名的试验,他拍下电影演员莫兹尤辛毫无表情的面孔,然后与一盆热汤、一具女尸、一个微笑的婴儿的画面相对照,莫兹尤辛的面孔似乎逐渐轮流带有食欲、痛苦、柔情的色彩,这便是揭示画面内在辩证法的库里肖夫效应。
    爱森斯坦说:联接在一起的任何两段影片,都必然组合成一种新的表现,并作为一种新的质从这种并列中产生出来。(《一个电影艺术家的思索》)   
    
我们用蒙太奇的方法分析汉字,会发现老祖宗们早就运用自如了:
    鲜,从鱼从羊,鱼肉、羊肉都很香,是上等佳肴;
    美,从羊从大,大羊才有美感。
    反映猎人时代的饮食文化和审美情趣。
    我,从禾从戈,以戈护粮;
    私,从禾从厶(鼻子象形),自指鼻子说这是我的。反映原始公有制瓦解,
    农耕社会后的私有制。
    武,从止,从戈,止戈为武;
    取,从耳,从又,割耳领赏。
    反映当时对战争的认识及战场实况。
    除了构字以外,运用蒙太奇手法,汉字可以从字、词、句、段、篇,一层一层地组合,完整地表达很复杂的意思,文字的魅力绝不亚于一部出色影片。
    爱森斯坦在他的著作《蒙太奇1938》中,分析了达·芬奇,普希金、莫泊桑和马雅可夫斯基作品中的一些例子,其实中国小说中,这样的例子同样俯首可拾。《聊斋志异》中有一个故事说:
    
几个浮浪弟子,硬拉狐仙同座饮酒,狐不善饮,以说典相代:昔一大臣,出使红毛国,着狐腋冠,见国王。王见而异之,问:何皮毛,温厚乃尔?大臣以狐对。王言:这物生平未曾得闻。狐字画何等?使臣书空而奏曰:右边是一大瓜,左边是一小犬
    
这可称悬念蒙太奇,恐怕爱森斯坦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这是中国独有的机智。 诗词里面同样反映了蒙太奇规律:
    (对列)边月随弓影,胡霜拂剑花。(李白)
    (对比)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杜甫)
    (暗示)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李白)
    (譬喻)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归。(杜甫)
    蒙太奇揭示了隐蔽在事物、人或事件之间的关系,以致爱森斯坦充满自信地说:对我来说,蒙太奇是赋予两个静态画面以运动(即思想)的手段。他甚至宣布要拍摄马克思的《资本论》,因为他对自己的思维蒙太奇有着深刻的把握。 

   《周易》乃三圣所遗文化宝典,为中华传统思想文化的活水源头。它的核心价值,乃在启迪国人睿智,振奋民族精神,阐发大同理想,培育独立人格。秉此宏旨,深研精思,显微阐幽,于三圣作《易》之深切意蕴可望有超迈前贤的新领悟。
    首先,从哲学思想着眼,《周易》可谓赋有辩证思维的“宇宙代数学”。其太极思维方法,天人统一理论,保合太和思想,精深而高明,是先哲留给后世的宝贵哲学遗产。有此哲学利器,激发国人驾雷鞭霆、吞吐六合的豪迈气概,予中华民族以长流不竭的智慧源泉。一部易学史,毫不夸张地说,堪称中华民族发展史。《周易》为锻炼理性思维能力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经典教材,造就中华民族在瞬息万变的现实世界面前,能够高屋建瓴地总结过去,准确无失地策划当今,雄伟豪迈地开拓未来。五千年文明史足以证明,历代明君贤相、志士仁人无不以易学哲学作指导,弥纶天地,经纬万端,“裁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驾御中华巨艋,冲破重重险滩,绕过层层暗礁,乘风破浪,一往无前,开拓进取,创造辉煌文明。我泱泱中华,饱经沧桑而永远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为世界文明作出卓越贡献。
    其次,回顾五千年文明史,《周易》思想的恒久魅力,在于它凝结了中华民族永放光辉的民族精神。国有国魂,军有军魂。中华民族之魂,展现于《周易》所总结的“自强不息”的奋发精神,“厚德载物”的宽容精神;顺天应人,与时俱进的革新精神;居安思危,思想预防的忧患意识。中华大地经受无数暴风骤雨而能保持一统江山;数十个兄弟民族,数十种思想流派,诸种宗教团体,能长期共存,同舟共济;亿万炎黄子孙能团结一致,共建爱国爱家、奋发向上的精神家园,永葆精诚团结的民族凝聚力,无不得力于这种悠久博大的民族精神,环顾世界,任何民族若无团结和睦奋发有为的民族精神,在尖锐复杂的国际斗争中,只能沦为任人宰割的砧上肉。“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民族精神,是中华民族的脊梁。这一民族精神哺育了一代又一代民族志士,屡经苦难与挫折,而能艰苦卓绝,愈挫愈奋。陶铸了千百个屈原、岳飞、文天祥、黄继光、焦裕禄式的英雄模范人物,在大风大浪面前,如中流砥柱,永不动摇;为了人民的事业,国家的前途,生死关头,脸不变色心不跳,甘洒热血写春秋;为国家民族建立彪炳功勋,为子孙万代树立辉榜样。
    第三,《周易》不止是中华文化之奇葩,同时也是世界文化之瑰宝,具有广泛而深远的世界影响。它所阐述的“万国咸宁”的大同理想,广为世界瞩目。这一理想首先诱导人们建立“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政通人和的和谐社会,“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亲如一家,共享太平。《周易》教导人们,立足神州,胸怀天下,努力促成“天下和平”、“万国咸宁”、“四海之内皆兄弟”的世界大同局面。一个民族有此“天下一家”的豪迈气概,同缺乏这种气概,大不相同。心胸狭隘的民族,必然昏昏噩噩,自私自利,以邻为壑,恃一时之强,横行霸道,日思夜想总在如何掠夺另国资源,奴役弱小民族,结果是四面树敌,失道寡助,终久落得四面楚歌的悲惨结局。我中华民族,将爱国主义同国际主义相结合,以博大宽厚的胸怀,推己及人,与邻为善,“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结果是得道多助,朋友遍天下,甘与受苦受难的民族,共图解放,共享和平。
    第四,《周易》的重大思想教益,尤在于引导人们培育“独立不惧,遁世无闷”的独立人格,提升人们的精神境界。《易传》明确指出:先哲作《易》旨在“以此洗心”,故人称《周易》为“洗心经”。它诱导人们“崇德广业”,“遏恶扬善”。少私寡欲,远离个人或小圈子的盘算,时时事事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当政通人和的承平时期,能居安思危,励精图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乐以天下,忧以天下。”当承平日久,弊端丛生,积弊难反之日,能奋起改革社会,“时行则行,时止则止,”“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铁肩担道义,兴利除弊,拯救社稷;或者独善其身,“不事王侯,高尚其事。”宁可“遁世无闷”,而不与世浮沉。当外侮侵凌,国难临头之际,则抱负“多难兴邦”的宏愿,挺身而出,“致命遂志”;内除国贼,外抗强敌,救民于水火,舍命保社稷。《周易》阐发的这种励志精神,激励了历代志士仁人,商鞅、王安石、王夫之、黄宗羲、林则徐、谭嗣同等,都是光辉典范。正如易学家熊十力先生所说:无数铁骨铮铮的志士,国家民族危难当头,敢想敢说,敢作敢为,“百兽踯躅,而独作狮子吼。”
   《周易》思想,博大精深,核必价值,有待深入研究,发扬光大。举其精髓,不外启迪中华民族探赜索隐、极深研几的哲学智慧,激励炎黄子孙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民族精神,阐扬天下为公、万国咸宁的大同理想,培养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的独立人格。千言万语,旨在激发炎黄子孙的豪迈气概与开拓精神,“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炎黄子孙的当今历史使命,正是要在马克思主义指引下,重振国学,复兴儒学,弘扬易学,光大祖国传统文化,中西融合,古今贯通,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全面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更多相关内容,请点击武汉学周易:汉字源于易经卦象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2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