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易学研究 > 大家说易 >

大家说易

现代易

学易经

易学基础

易学人物

易学专家

中华哲学道德论的数理原理(节选)

来源:转载作者:赵定理时间:2020-06-22 11:46浏览次数:

    中国哲学,我们认为就是以周易和老子道德经为代表的道德玄学。周易说,圣人崇德广业、易简之善配至德。老子在道德经中说万物尊道而贵德。道德学为玄学。它玄之又玄,为众妙之门。知微与妙,则可知天地之始、万物之母,始与母,从哲学和科学角度言,就是宇宙生成论。当代科学前沿,可以说一个是当代物理学的四种力大统一理论,和分子生物遗传学的DNARNA理论。这相标志着在世纪之交时,科学在酝酿着,由无生命科学向有生命科学,要有一个飞跃性的大突破。西方科学的思维逻辑,根于西方哲学。西方哲学的认知方法,可以说是笛卡尔总结出的解剖分析方法。解剖、分析用在物理学,想求组成物质世界的最基本元素。基本粒子学派求到最后发现了四种力的同时,又无可奈何的得出,基本粒子不基本,且有正、负带电粒子的共生与共灭。场论有场能∞(正比于)r1/2·r是距场源点的距离brO·E→∞(无穷大)。变成物理学的奇点、场源、基本粒子本身在场是不可识的。这种认知方法、阿尔温·托夫勒总结为西方学者善于拆零,往往忘记组装。我们说不是忘记,而是不可能作到组装。因为场源点、基本粒子本身是不可识的,记住这个重要事实。
    一次偶然机遇,我以“周易与现代科学”论文艺工作者参加了原四川省委书记杨超发起,武汉大学哲学系主办,在武汉召开的全国第一次周易学术会议。没有预料到的是把我的文章列为“关于《周易》与自然科学关系的新探索、新见解”之一。会上结识了老一辈学者张岱年、箫捷父教授。箫捷父教授在赠送的《吹沙二集》书中,在“易学研究的现代意义”文中得到“科学易一词取自潘雨延、赵定理二同志分别两篇论文的同一标题”。对箫教授如此高的赞誉,说实在感到有一种强烈的无形压力。科学易提出来了,老一辈学者给了如此高的评语,自己要说话兑现,不能空有其表。随后十几年安阳周易会议上,迫使我从会议学者们的学术论证中,寻找科学易的论据。提到安阳周易会议,我不得不谈谈老朋友段长山先生。他顶风冒雨,面对学者、报纸的批评,说安阳周易会议鼓励了封建迷信的易占的预测。他总是以弘扬民族文化的赤子之心去对待。十几年如一日,每次会后坚持出一本文集。好与坏让天下人公论。对安阳周易会议,客观地评说,比北京、济南周易会议文集水平要低一些。但是,从活跃学术水平的思想角度看,安阳周易会议确有独到之处。因为易本有占,原始的周易易经、本就是占卜筮书。客观地对比一下爻辞、卦辞、与佛庙、道德中的聳文,并没有实质差别。汉人官方学馆所兴的汉代象数易,以及汉后至今的论易,都没有摆脱易占的阴影。从易占中透过现象,看出周易有穷理尽性以致于命的哲理。二千年来历代学者都没有完成易允诺的,说明性命哲理。都想走殊途同归去寻求这个哲理。安阳周易会议才十年,2000年学者未完成的事业,要求安阳人、安阳周易会议的学者去完成,你不觉得太苛求、从严责备了吗?至于由周易学术会议引出的全国城市、乡村,街头巷尾、穿巷走户的算命、看风水占卜等,这是另外问题。是一个社会管理问题。在历史上,易占本为帝王决疑时占。占对有奖,占错有罚,甚至陪上身家性命。因而史说是史卜之官的事。街头巷尾、走乡入户占,可以不负任何责任,拍拍屁股一走了事,用易占骗人钱财等等,这皆是无人管理的结果。试设想,有人管了,行占者要有营业执照,还会发生欺诈人民钱财的事吗?
    周易有占卜,这是学者公认的事实。学了周易,人为什么能占卜?占卜者没有回答。几千年来学者的论著中,也没有回答。近年来考古发现《帛书周易》、《帛书老子》回答了这个问题。《帛书易》易之要中孔子说:“吾医占而七十当”、“吾求其德而已,吾与史巫同途而殊归者也”。这一无可争辩的史实说明:第一,学易根本在明道德。第二,易占是史巫的作法。《帛书易》系中说:“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这说明易占之结出于史巫,史巫想通过易占,明占而殊归于道德,史巫没有办法说清,只好在易系中说:“阴阳不测之谓神”、“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欲而述达天下之故(注:流行本易说感而遂通),非天下之至神,谁能与于此?”、“书不尽言,言不尽意”。史巫秘其巫术不言,以其术行占,行秘传。传了几千年,还是没有找出同归于道德的路。今人如不醒悟认识,还准备再走多久?从《帛书易》,我们看到了孔了求德的明易思路。其详在帛书易三次探的文章中,及随后有关的学术论文中,作了有力论证。所以我们在此说,孔子从地上站出来说话,先诉人们求道德的重要。
    再者,老子《道德经》一书,中心是说道德的,故《老子》一书,又名之为《道德经》。要想真知道德,你必须学懂《老子》一书。然而,老子被道教誉为教主。道门注老子书,也夹杂了许多神仙之说。不论是魏夫人的《黄庭经》,还是全真道的丹道学,都摆脱不了神仙说。至于张道陵创的正一道,则更是以道术来讲道。口说无凭难于让人相信。所以下面我们只好用例说明。《云笈七聳》、《黄庭经》讲神仙,人们可以一看即明。当今全真龙门派24代传人四诚阳著《道经知识宝典》中,明确说:“巫、祝、医、卜擅长各种巫术,他们所从事的祈祷、降神、占梦、祈雨、医病、占星、望气、祝由、符咒、预言等巫术,为后世道教所继承”。这又是有力论据。再举台湾学者林国雄《论道》书听“乩现象”来说,何谓“乩现象”?乩者,用柳枝代笔,在沙盘上写字,回答别人的提问。执柳枝者可为老人、小孩、随便找的人。有问必答。故林说:“然正灵无伪,真仙无邪,柳藏八卦,有灵木之称……“”沙一盘,柳一枝,能邀天上仙神至……乩之法,明代士大夫以至诚之心,出尽机智,祷祝天地,求治明朝政纲而设”。你不信文中,评为:“至于汉初公孙弘、董仲舒之流曲学阿世而独得尊宠的‘公羊春秋大一统’之学,主要阴袭法家,隆君权,严等级,酷政虐民南昌文饰以儒术,乃儒门之糟粕耳。”又在“关于改革的历史反思”文中,箫教授谈到宋代理学时说:“戴震敢于抨击理学是‘以理杀人’”。理学,为宋人二程和朱熹所创,以理学继古人的道统说。今之学者鞠曦先生,从学术交流中也认为宋人理学的道统论,是错误的。其根本的错误,表现在道统论的道,非古先哲的道德道。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2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16613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02020003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