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知几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梅花外应:话说“自然语”(四)

来源:武汉易学大讲堂作者:郑永强时间:2014-03-01 16:36浏览次数:

                                            大自然的文字
    你老早就认识了字,并且毫不费力地读出街上的随便哪一块招牌。你不会跑到理发馆里去买药,也不会跑到药房里去理发。如果人们不陪你,你也会很容易地找到路只需要给你正确的街名和门牌号码。
    文字真是好东西。认识了字,就可以读完最厚的书,可以了解世界上的一切事情。
    但是也有另外一套文字,这是每个想成为真正有学识的人应该知道的。
    这就是大自然的文字。它总共有成千上万个字母。天上的每一颗星就是一个字母。你脚下的每粒小石子也是一个字母。
    对于不认识这一套文字的人说来,所有的星全是一样的东西。而有些人却认得许多星的名字,并且可以说出它跟别的星有什么分别。
    就像书里的话是用字母组成的一样,天上的星也组成星座。
    从古以来,当水手们需要在海上寻找道路的时候,他们就去看那星星写成的书。你知道,在水面上船只是不会留痕迹的,那里也没有什么写着“由此往北”的有箭头的指路牌。
    但是水手们并不需要这样的指路牌。他们有带磁针的罗盘,磁针永远指着北边。即使他们没有罗盘,他们也照样迷不了路。他们朝天望望,在许多星座当中找到了小熊星座,在小熊星座当中找到了北极星。有北极星的那边就是北方。
    云,也是天空大书上的字母。它不但讲现在的事情,而且讲将来的事情。在天气最好的时候,根据云可以预测出雷雨或者淫雨。
    有时候,在炎热的夏季,天空远远耸立着一座白色的云山。从这座云山向左右伸出两个尖头。山变得象铁匠铺里的铁砧了。
    飞行员知道,砧状云是雷雨的预兆。应该离它远一些才好。如果在它里面飞行,它会把飞机毁掉——在那儿的风就是刮得那么有力。
    天空的使者——鸟,也会教给那些留心观察它们的人许多本领。
    假如燕子在空中飞得很高,看去很小很小,那就会有好天气。白嘴鸦飞来说,春天已经来到大门口了。而飞走的鹤不用日历就可以告诉人们,热天已经过去了。
    太阳光还是很热的,是个平静、晴朗的日子,这时候从远方传来奇怪的不安的声音,好象有人在高空互相呼应着。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近。凝视天空终于可以勉强分辨出一张模糊的蜘蛛网,就象给风吹着似的。蜘蛛网飞近了,抬起头来,已经瞧出,这不是什么蜘蛛网,而是许多长脖子的鸟。它们呈人字形飞着,排成整齐的队形朝着阳光照耀着森林飞行。但是很快又分辨不出一只只的鸟来了,又像是张蜘蛛网了。一转眼功夫,连蜘蛛网也无影无踪了,它们好象融化在天空里一样。只有那声音还从远方传来,好象在说:
    “再见!再见!明年春天见!”
    阅读天空这本大书,可以了解许多新奇的东西。
    连我们脚底下的土地,在会读它的人看来也是一本很有趣的书。
    现在,在建筑工地上,挖土工人的铁锹碰到了灰色的石头。在你看来这不过是普通的石头,可是懂得大自然文字的人看来,它并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石灰石。它是从碎贝壳变化而成的,你知道贝类是海洋里的居民。可见,在很古的时代,这个现在是城市的地方曾经是一片汪洋大海。
    有时候,你在森林里走,忽然看到树林当中躺着一块很大的花岗石块,上面披着青苔,就象披着毛皮一般。
    它是怎样到这儿来的呢?而且,它又是怎样穿过茂密的森林的呢?
    谁如果认识大自然的文字,就会立刻说出,这叫做漂砾,它不是人搬来的,而是冰搬来的。这些冰川从寒冷的北方爬过来,沿路把岩石砸碎,并且把砸下来的碎石块带着一起走。这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当时这儿还根本没有森林。漂砾周围的森林是后来才长的。
    要学会大自然的文字,应当从小就常常到森林里或者田野上去走走,去注意观察一切东西。假如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应当到书里去寻找解释。
    还就该经常去请教有学识的人:这是什么石头?这是什么树?这只鸟叫什么名字?雪地上面是什么东西的足迹?
    这样,等你将来长大了,做一个建筑工人,或者飞行员,或者海员,或者田地上的工程师——农艺师,你看大自然的书一定会象那印在纸上的书一样清楚明白。
    B 狭义自然语
    狭义自然语是我们在此专门研究的重点内容。是指在连锁理论中有价值的自然语。在预测中用的都是狭义自然语。它是一个事物发展链条的闪光点。
    易经预测中的“外应”,风水学中的形势(峦头),还有孔子谈的君子“见几而作”,“研几入微”中的“几”是当征兆讲,《周易•系辞上》:“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都属于狭义自然语。
   《水浒》中宋江征方腊之前军旗被大风刮折,军师识得此自然语认为不宜出兵,而宋江则强行出兵,致使梁山损失惨重,从此走向消亡。虽然是文学,但文学家的文章来源于现实,却高于现实。正因为高于现实,所以才有文学家在写作中运用了大量与自然语有关的内容,这也是文学家对自然语朦胧的“感触”吧!在古今中外的历史、文学、战争史、科学史中有许多自然语的例子。可以这么说,古今中外许多绝顶聪明的人都差不多带有神秘主义,这恐怕是由于他们过于聪明,使他们能够站在一个被普通人无法理解的复杂认识世界的门槛上的缘故。他们对自然语或多或少都朦胧的感觉到它的存在,正因为这,使他们变得聪明而神秘。科学史中,牛顿通过苹果落地,这普通的自然语推导出万有引力定律,阿基米德在浴缸中看到水溢出这一自然语推出了浮力定律,而解决了“王冠之谜”。瓦特发现茶壶盖的“蹦跳”而发明了蒸汽机,爱因斯坦在梦中(梦境属于自然语)弄通了广义和狭义相对论,门捷列夫也是在睡梦中找到了排列元素周期表的答案;苯环的发现也是在梦中,通过梦境中的几条蛇的首尾相连的自然语而得知苯环的分子式……。
    总之,在好多领域,都会发现自然语的踪迹。
    记得有一个研究生,听人说我在研究自然语,就非要我给他下一个定义来解释自然语,我说:“你已习惯于课堂、教材的那种学习方式,而学习自然语不能以这种机械的方式去学习”。我接着说:自然语作为一个理论体系,那么什么是自然语呢?
    日出霞光,日落黄昏。湖光漪漪山色悠悠,四季更替,日月运行。可知万物运动之规律,可知事物之未来这些就是自然语。
    国人们习惯于不给一个名词做一定义,不习惯于解释:“什么是……”之类的问题。如此人们常说“世道变了”时,双方都不会首先来定义什么是“世道”,即使旁边站着一个小孩。也不会去解释什么是“世道”,而是靠他们对“世道”那种事先的领悟。并基于事先的领悟来领悟话语。
    当我们说及自然语时,我们总有一种对“自然”对“语言”的领悟,然后再对“自然语”来领悟和把握。
    当今的各种文献、教材,特别是课堂讲授的教育场合。都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迫使我们每个人首先进行“什么是……”的规定。这种规定可以提供一种确定性。但这种确定性实际上并不能给我们提供什么真正的帮助,相反,倒会妨碍我们的领悟。因为这样的规定的确定,使得本来的“内在”领悟变成了一种外在关系,首先拆散了领悟的整体,打破了一个体系,使之变得零散,违背了世界是普遍联系的观点。而且还会使富有内含的东西变成了抽象空洞的东西,使我们的思想远离最初的轨道而进入一种难归的歧路。
    然而“自然语”需要明晰,但这种明晰首先不是通过规定来使它明晰,而是让它自行明晰起来。
    这种自行、自然地明晰是通过你对自然语体系的了解、应用、实践之后的整体把握和领悟之后而实现的。语言是一种符号现象,自然语则是自然、社会、人类的内在特性和力量,是自然各部分特殊的和解能力,是自然显示的可能性,是自然形态和表现,人类语言属于自然语的一部分,但人应首先聆听(包括观察、体悟、理解)自然的言说(现象、符号、表现),理解自然的象征和密码。在工业文明以后,人们以表达的语言取代自然的语言,于是人们不能与自然客观交流和融通,人已不知自然为何物了,讲究主观,而远离了客观,于是更靠近了失败。武汉易学大讲堂整理首发 梅花外应(待续)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