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算卦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学六爻算卦:张其锽六爻射覆!

来源:武汉易学大讲堂作者:金河曲时间:2014-05-19 20:28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按:此例出自《谭张遗迹》一书,张其锽(子武),1904年殿试二甲的进士,民国时期曾任广西省长。史料中说他“夙精术数,河洛壬遁,无不终究”下面是他用六爻射覆的一例:
    张先生并不把射覆看作是一件神秘的事情,也不是偶一为之,心情闲适的时候,他甚至主动愿意表演一下。张其锽先生任广西省长的时候,当时担任幕僚长的何勇仁先生后来回忆说——在广西省长任内与张省长接近者,除本人外,尚有何庆云(字朶坛,任广西高等审判厅厅长,即现制之高等法院院长),张叔达(任广西省推运局局长)二人,我等三人俱系接受新教育者,对于看相、算命、卜卦等素来不信。
    晚间常于谈公事之余,即于子武的休息室聚集,有时与子武闲谈至深夜,从天文地理而到人事掌故无所不谈,并且常常作有限度的及有礼貌的和子武抬杠。我等否认“奇门”、 “六壬”等的存在价值,子武绝不以自己乃一省之长而有所托大,反而讲不少和谭畏公(此处之谭畏公,即谭延闿,号畏三。此文旁证了张其锽先生和谭考证壬占的事)过去如何试验印证之故事给我等听。而我等即乘机提出:“要使我等五体投地,必须当面表演给我等看才行”,但是子武总以微笑示意,或说:“等机会吧!”某日晚上,子武政务较闲,手上拿一易经。我等以为彼正在静心默想,却不料首先开口问:
    “你们不是要考我吗?”
    “不敢不敢,我们只是求教。”
    “好,你们怎样考我呢?”子武兴致勃勃自动提出询问。
    “我们要包裹一包东西,请您算一算,里面包的是什么东西?”
    “好,可以的,你们在外面准备吧。”
    子武欣然应允。我等步出休息室到客厅,四周张望,竟无一物可以包裹者,旋遇专服侍子武佣工阿桂,以为我等找寻遗失物品,后告以经过,即步入阿桂卧室,复四面张望,发现室内方桌上放着一包“洋火”,(供吸纸烟用的火柴)三人低声洽商后,决定利用仅有之一包火紫,由朵坛将火柴先用报纸重重包裹成约一尺平方大小,外面再用桌上白枱布包裹,甚为整齐美观。我等再次进入子武休息室后,彼正在静坐闭目养神,旋睁开双眼,见我等手后布包,微笑示意我等先启齿。
   “请省长神机妙算,这个包裹里面裹着什么东西?”我将包裹递过去。
   “好,请你们静坐片刻,等着答复。”
    还原思路
    怀疑的精神,是人类最伟大的精神之一。
    张其锽先生任广西省长时,三个年轻的部下,受的是新教育,并不相信张先生的六壬。经常拐弯抹角地和张先生抬杠,并寻机会要试一下张先生。这几个青年人是活泼的,是有个性的,从他们的身上折射出新时代的精神。从这点上来看,清末的革命,不只是社会的革命,也是民族精神的革命。六壬方法在清以后整体没落,是思辨哲学的衰弱,是思想的衰弱,也是民族精神衰弱的一部分。任何东西,只有怀疑才有进步。怀疑是最好的学习方法。因为有了疑情,我们才要想办法来证明。所以,学问从疑情开始。怀疑的人性的觉醒,是主动性的体现。
    六壬的前辈们,都不肓从,都有实证的精神,有怀疑的精神,思想是开放的。
    三个青年人在一个空寂的夜晚(这样不会被声色淹没的夜晚,现在的人已经体会不到了。那一种真正寂静的夜晚,正是静思的好时候),他们兴奋地把火柴包了一个包裹,等着看好戏。他们很聪明,把一盒火柴居然鼓鼓囊囊地包了一个大包裹,来了个疑兵之计。
    再看何先生的叙述——
    我等三人静静坐下后。见子武先启开一本卜算书,再用几文旧铜钱在双手合掌中摇滚几次,经过一番计算和思考后,即提笔直书:
    火融融,木片产山中。火融融,五彩画纸中。
    火融融,两面在通风。火融融,中间是空空。
    我默默为子武祷告,望他福至心灵,所卜全对,并急不及待,偷看子武笔书。看到第一句“火融融,木片产山中”,即面有喜色,示意朵坛、叔达二人一个惊佩的表情。及看到最后一句“火融融,中间是空空”,心中又甚着急,因火柴盒中间正塞满火柴技,怎能说它“中间空空”?!但朵坛看了之后,连声表示:“很对,很对。”因朶坛开始打包时,曾私将装放火柴之小盒子拿出,仅将一个空的火柴盒外套包起来。
    子武自认甚有把握,并无紧张神态,最后看到一个空火柴盒外套,然后笑说了一声:“对了吧?”
    我们当时非常惊佩,曾要求子武传授此一神奇学问,并询问如何算出“火融融,五彩画纸中”?(因我等正拿起火柴套所贴的五彩画来看)子武即根据学理予以解释,我等无此修养,殊不易了解。整个故事就是这样。
    这个故事很精彩,尤其最后的覆中东西的变化,更具戏剧性。其中张先生的从容,两个青年人的灵活,当事人对于张先生的担心,廖廖数笔,描写的尤如亲临其境。
我们慢慢地回过神来,品味这个故事。首先一个疑问,张先生这一次射覆,用的不是六壬,而是易卦。回忆中,没有给出张先生起出的是什么卦。根据我的臆测,这个卦应该是《风火家人》之《风雷益》。为什么呢?一个原因可以从张先生的断辞反推卦象,一个方面,以前自己用易卦试验射覆,同样是火柴,大致也是同样的卦。
       本卦     互卦           变卦     
     风火家人   火水未济   风雷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子武启开一本卜算书”这一句话,这句话有点蹊跷。估计是一本类似于《易林》的易卦另外的辞解。我前十来年,好象见到过类似于上面易辞的一个出处,但是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书。我们按惯常卦理解一下。
   “火融融”不难理解,风火家人卦,融融之火扑面而来。“木片产山中”,巽为薄木,变中有互体见艮,所以产于山中。“五彩画纸中”,巽为五,离为彩,故“五彩”。“两边在通风”,风雷相薄,两边通风之象。“中间是空空”,《风雷益》约象如此。中间之“坎”(青年人)变为空空,甚为有趣。易卦射覆常有不可思议的地方,取机非常重要,机发当时,卦象非常清晰,明了。
    记得以前曾经射覆得《火水未济》,覆底是一个月份牌。不得其解,左思右想,玩味时长,偶然大悟,《火水未济》者,日月也,日往月来,月往日来,日月交替未有穷尽之象。再没有比这更恰当更直接的象了!“八卦以象告”,易象之奥妙若此,令人感叹。
    这里也说明了张先生的术数体系中,是各种术数并用的,史料中说他“夙精术数,河洛壬遁,无不终究”,《易经》位列五经之首,普通易占,对于他这个甲辰会试八十六名、殿试二甲的进士来讲,那就更是本业了。这里边需要注意的是当事人那种状态,由于何先生也是文人,所以对当时的场面描写的很贴切。
    慢慢来体会,一种平和的,超然物外的神情,在不经意中闪露的童趣,一种毫不拿捏的自然,体现在当事人身上。如秋水般清澈,象细雨般润物,似溪水般灵动,这才是六壬的水。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承担起真正术数的内涵。张其煌是这样,陈公献也是如此。(明末清初六壬名家,出身于将门,自愿屯边报国,因谗言而退隐,留心于六壬,名闻朝野,一代六壬名家。六壬经典《六壬指南》的作者。)《六壬指南》最后两个射覆课的断语中,虽然只是几个字,把陈公献的童心表露无疑。
    一课是范玄同袖帨中包着物件,让陈公献射,陈公献射出包着的是四分八厘重的两块牛黄。陈公献自己书中记录对方的表情,用了“范大服”,只这“大服”两个字,把个陈公献当时那种自得的心情,表达的淋漓尽致。
    第二课是司化南问自己袖中有什么东西?陈公献判断为书。最后司化南“乞讲一理”,也就是求你给我讲个道理。极有可能,一开头,司化南问什么道理,陈公献哼哈敷衍两句,但司化南不依不饶,打破沙锅问到底,陈公献只好说出一番理由。同于孩童行径。我每当从壬书中看到这样的语句,心中不禁大乐,读多少遍也还是要乐。
    历史的延伸
    张先生这次射覆用的却是易卦,令人奇怪,仔细想想,却并不奇怪。张先生平常射覆还不仅只于用易卦,也用奇门遁甲。
    据黄菎山先生回忆——
    子武於六壬之外,亦精通奇门之术,事能前知。某次席上,友人屈指作拳状,请子武推断,掌心中藏何物。子武就席上取牙签数枝,略事摆布,断曰:
   “此物非木非石,其形圆而长,中空,如非枪弹壳子,即为纸捻筒子。”
    友人伸手出示,则所握者果为水烟壶之纸捻筒也,举座为之称奇。
   “牙签数枝,略事摆布”,这句话,如果不是亲自见过的人,不会这样说。如果是道听途说的人,一般都会想当然地说“掐指一算”“用笔画一个奇门卦”等等,不会说出“牙签数枝,略为摆布”的话。
    《奇门遁甲》也是术数一种方法,有天地人三盘,基本原理也是用一套符号来模拟世界,通过分析这些符号之间的关系结合具体的现实来推断事物。奇门过去一般用的是奇子,不用写局,得出一局,然后用奇子一摆,看起来方便。
   “学会奇门遁,来人不用问”,这一句俗语流传甚广,实际上反证了奇门遁甲过去的流行情况。
    前廿年,奇门遁甲的书和金口诀这样的书,在老百姓家里,存量并不少。稍微发达一些的地区,做不到村村一本,五六个村一本是可以均到的。但是大六壬的书比较少见,很少有人知道。
    张先生的方法,是用牙签权当奇子,来摆奇门,这是一种习惯的作法。但是奇门不象易卦那么简练,所以我们不可能象张先生上一个易卦一样,通过张先生的断语,反猜出张先生得到的奇门盘局。
    张先生一言中的,猜中为“纸捻筒子”,着实惊人。这个“纸捻筒子”,现在见过的人不多。过去抽水烟袋的时候,并没有火柴,更没有打火机,取火的办法就是用火镰打出火,点燃这种“纸捻子”,也就是“纸媒子”,然后再用来点燃水烟。这种纸捻子,始终是燃烧的,但不点烟的时候,就和占燃的檀香一样呈“阴火”状态,要点烟的时候,用嘴“突”急吹,便会出来明的火焰。“纸捻筒子”大约是装纸捻的一个金属筒子,和枪弹壳子是一样的东西。
    张先生射覆,六爻、六壬、奇门三者并用。并不拘于哪种方式,在这一点上,与古人是一样的。这从实践中说明了这三种术数在深层次上的一种相通性。近代的六爻和古六爻相比,由于六爻传播广泛,产生了很大的变异。(有时候,传播广泛对于文化的传承来讲,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六爻的判断,越来越简化,越来越精致,判断的理路越来越单一,在所谓“一理融贯”化的同时,立意却远不如以前雄奇了。更多相关文章请搜索武汉易学大讲堂学六爻六爻办班

 

 

 

 

 

 

 

 

 

 

易学延伸阅读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