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算卦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尚秉和卦例选

来源:转载作者:尚秉和时间:2014-10-22 14:10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算卦:      
筮直奉开战与否
    乙丑年(即1925年)七月初七日夜,朋友常朗斋来访,谈到时局,说直军奉军传言将要开战,然时传时息,令我起卦断战 事如何。揲蓍布卦之后,起得地泽临变为水风井。我占断说:“坤为众,震(临卦二爻至四爻互体为震卦)为起,兑为毁折, 风激浪涌(井卦之象),凶在八月(临卦彖辞说:至于八月有凶)”。常朗斋问道:“北方有战事吗?”我说:“临之上坤 变为坎,坤为西南方,坎为北,战事必始于西南而蔓延到北方。并且从卦象而论,北方的战祸必大于南方。井卦二爻至四爻互 体为兑,三爻至五爻互体为离,而皆与井之上坎相连,兑为毁折,离为甲兵,坎为险难,故有无处不有战争、无处不遭毁折之象。”常朗斋又问:“战争在什么时候停止?”我说:“坤为西南,位于申酉,而坤变为坎,坎为北方位于子丑,战事大概起 于酉月,在丑月结束吧?”
   到八月中秋,关于战事的谣传已不再流传,自以为卦不会验证。想不到阴历八月二十五日,战争忽然在江苏、浙江一带展开,奉军退出江苏、安徽。战争的原因起于西南方,吴佩孚自任联军总司令。到阴历十月中旬,奉军将领郭松龄忽然倒戈,又 过了几天直督李景林忽然对冯玉祥宣战,于是战争在津浦路、京津路一带以及北方展开,一时甚为激烈。至十一月冯军进入天 津,郭松龄进入东北的计划失败。到十二月战争遂暂时止息。卦象无一不与事实相对应,虽然说战争由人事来决定,却好象天意已定。
筮段政府命运
    乙丑年(即1925年)九月初五日,我在官署为同仁占断段其瑞政府命运如何,遇地山谦变艮。我占断说:“谦之上坤为母为国为众,谦之外卦艮为止,止为终,因而谦卦是众而止于一国之母,有终止之象。况且本卦谦之下卦为艮,变卦为艮,艮众多,这就是说凡属于执政者皆从此而结束其政命。又艮为止,为潜,为伏,众多而潜止,这必定是全部隐退。又艮为东北,其位当寅,必艮止于寅,其命运之终止一定是在寅日。又本卦变卦二爻至四爻互体皆为坎卦,坎为陷险,恐其有危险。又本卦变卦三爻至五爻皆互体为震卦,震为车,下与所互之坎险相连,一定是行车遇险而受惊吓”。至阴历十月十一日,曾毓隽被捕,段琪瑞政府阁员皆四散逃避,段政府命运遂告终结,而这一天恰为甲寅日。之后学生包围段执政官第,情势甚险;徐树铮车行亦遇险。此筮案所断皆险。
筮直派奉派胜负
    乙丑年(即1925年)九月十七日午后,部中同仁请我用《周易》决断直军奉军最后胜负如何。当时徐州大战尚未分出胜负。我揲蓍布卦之后,起得坤变山水蒙卦。我占断说:“本卦坤为土为柄为众,其位在西南,这是西南方有得政权、得民心之 象。坤卦卦辞说‘西南可得到朋友,东北则丧失朋友’,最终奉天张作霖必失去援助而势力孤单。又变卦蒙之反对卦为水山蹇 卦卦辞亦是‘利于西南,不利于东北’,因而奉天张作霖不利之大局一定。蒙卦上为艮下为坎,艮为止为终,坎为险为陷, 艮位在东北,坎之险在内卦,因而东北张作霖之危险伏于内部而并不尽在外。蒙卦二爻至四爻互体为震卦,震为动,则危险必 随时爆发于内。”
    当时张作霖的雄兵全在北方,冯玉祥的军队力避其锋,莫与其敌。不料十月初十日,郭松龄倒戈反对张作霖,半月时间鼓行出关,攻克锦州,占据新民屯,奉天张作霖的势力于是减去十之八、九,这就是艮止坎险之应。吴佩孚本以讨伐张作霖为名, 郭松龄反张作霖则吴佩孚得朋而张作霖丧朋,冯玉祥讨伐张作霖亦然,这即“西南得朋、东北丧朋”之验“惟坤卦彖辞说:“ 东北丧朋,乃终有庆”,最后奉天张作霖获胜也未可知。坤卦二爻动,其爻辞说:“直行横行皆一望无际,不熟悉亦无不顺利 ”,词意也甚为巧合。坤卦上六爻动,其爻辞说:“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发生于数月之中的事情,南方北方的变乱成败、 幽微曲折尽见于此二卦之中,如果不是《周易》之神奇,又焉能如此(以后郭松龄果然败北,张作霖果然取胜)!
筮北京安危
    十月初三日,当时奉军压迫京城,冯军向北退去,京城市民遂恐慌忧虑。我到官署,朋友言简斋叶希文等人请占断京城安危情况,我当即揲蓍布卦,起得坤卦。遂对众人贺道:“安贞吉”,众友皆喜,但心存疑虑,认为这只是安慰之辞。过了不几天,冯军奉军达成妥协,奉军撤退。又过了几天,郭松龄倒戈,离京城更远,京城于是平安如常,众人始服卦之灵验。
筮侄枢等归娶
    十月初二日,侄尚枢及孙涛原订于十月二十一日回来娶妻,因有战事,惧路难通,我于是起了一卦。起得雷泽归妹变为地泽临,四爻动,其爻辞说:“少女出嫁延期,因其有所等待”,乍观爻辞似不能归。然而变卦为临,临者为到,其四爻爻辞又说:“至临,无咎”,似乎又能归。两相疑惑而不能决断。
    至十三日,火车忽然受阻,认为他们必不能归。至十八日,火车又通,竟能回来娶妻。始悟爻辞说:“衍期”,是说延原定之归期,不过稍迟而已,终究是要回来。况且之卦爻辞至临无咎害。当时因为爻辞之义太过显著,未能察卦象之义,之后观归妹卦象,归妹外为震内为兑,震为长男,兑为少女,男居外女在内,必归而娶妻之象。因而益知察象之验愈于取辞。
筮鹿司令前途
    十月十一日,在警卫司令部为鹿太翁朴儒先生筮占鹿瑞伯司令前途,起得天火同人变雷火丰。我占断说:“同人之上卦为乾,乾为首,下卦为离,离为日,二者都有君王之象,是有司令将为一方首领之象。又乾为刚健,离为文明照于乾天之下,这必将向明而治,越发光明而将大有作为。又同人之上乾变为丰之上震,乾为王为君,震为威风起,故有振威奋起之象,必得大 权”。过了不长时间,鹿瑞伯果然兼任京师警察总监及市政督办,集京师大权于一身。又过了不久,统帅军队攻克天津,耀武扬威,克敌制胜,皆与卦象相符。只是卦象为伏吟,恐有小疵。
    若按纳甲法占断,其时在亥月甲寅日,三爻亥水为世爻,官星持世,所谓世临月建值官星,月建得令当权,官爻可谓旺相之极。况且世之亥爻又与日建寅相合,五爻申金发动来生世官之亥水,上爻戌土复动来生申金,节续相生,世爻官星之旺恐为卜筮者所罕见,因而许其亥日升迁。后来果于亥日兼任警察总监,寅日兼市政督办,仍应在所断之日期,可谓奇验。
    附同人之丰之纳甲卦图:
    亥月甲寅日
   
为鹿司令筮夺天津
    十月三十日,我到警卫司令部拜访鹿太翁,闲谈时冯军攻天津北仓正不利,鹿瑞伯司令听说我已到,令我起卦占断如何,起得凤天小畜。我对鹿瑞伯拱手祝贺道:“必得天津”。为什么这么说呢?小畜上卦为巽,巽为顺入,下卦为乾,乾为刚健,而 内卦为我外卦为彼,以我乾之刚健临彼巽之顺入,必能占用之。又乾为西北,巽为东南,从方位来看,亦能战胜之。乾为金,巽为木,以我之乾金怎能不克敌之巽木?巽之数为八,乾之数为九,攻入天津大概是在下月初八、初九两天吧?然而小畜卦二爻至四爻互体为兑卦,兑为毁折,三爻至一爻互体为离卦,离为甲兵,恐怕彼我兵员伤亡都很严重。这是观察卦象来断。
    若按纳筮法,筮时是在亥月癸酉日,世在初爻值子水,既临水月为旺,而酉日又来生世,世爻尤其旺相。所虑的只是应爻未土来克世爻子水,应爻即敌,幸上爻卯木酉日冲之为暗动克未土,敌则无力。明日即进入子月,世爻子水愈得其力,以日计 之,子月初七属辰,辰为土墓,辰日应爻未即入墓,初八巳日未土为绝,敌绝则无力,因而入津之日必为巳日。
    鹿瑞伯闻之大喜,次日即攻敌。果然于七日攻克北仓,初八日晚进入天津,从而所刻定之日期皆验。因而,占断以卦象兼纳甲参断更佳。
    附小畜卦纳甲卦图:
    亥月癸酉日
   
为张子铭筮子在前敌安否
    十一月初六己卯日夜,张子铭带着蓍策来访,说其子张铖在北仓参加战斗,久无言信,请占断平安否。张子铭当即洗手而揲蓍布卦。起得雷火丰变为地雷复。我占断说:“丰内卦为离,离为甲兵,外卦为震,震为长子,震又为健,这是长兄处于甲兵之中而贞正刚健之象,可以无忧。丰之上震变为复卦为阴气旺盛之极而阳气开始回转,此尤为吉利。子孙爻又值卯木,子月生子孙而子孙又临日健,三爻亥水动又来生子孙爻,变卦又为六合卦而无一小疵,保证无虞”。不久其子果然有信来。
筮冯督办下野
    子月己卯日,与友人闲谈,友人说冯玉祥的军队若胜直军,冯玉祥有可能移督直隶,令我起卦占断,起得震。我占断说:“震为动为起,震卦二爻至四爻互体为艮,艮为止为终,三爻至五爻互体为坎,坎为陷难居北方。冯玉祥如果移督直隶不应动而 往北,且不应有艮止之象。艮卦与坎皆有隐退之意,大概是说冯玉祥要退隐吧?而卦又有震动之义,并不是真正退隐山林。又 震卦为六冲之卦,与艮止之象相应,或者冯竟起入山林之意,而抛弃一切吧?”
    攻克天津之后,又过了几天,冯玉祥竟有下野之电,众人都以为绝不可能。我说:“恐将成事实,蓍策已先告知矣。”不久,各方挽留劝说无效,冯玉祥果然下野,遂辞去督办职务(为互体艮之应)。冯遂赴欧洲游历(应震为动之义),却行至平地有泉寒不能行,于是暂止于一处(应六冲之险难),一切职务全部辞掉,部下全部离开而无一留存(应六冲之义),事实皆与卦象符合。
    当初冯玉祥刚有下野之意时,我当即再占一卦看是否确实,起得天雷无妄变为水雷屯,又是六冲卦。况且无妄卦二爻至四爻又互为艮卦,之卦屯上又有坎,与前一卦略同,因而更加让人确信数之有定。
筮于总长就职
    十一月二十四日,内务部总长于右任原订于这一天就职,但等到申时于右任还未到,同曹言简斋等令我用卦决断,起得离。我占断说:“离为去,二爻至四爻互体为巽,巽为进退还未决断,离三爻至五爻为兑,兑为决断,而互巽在内卦,互兑在外卦,是说起初进退尚未决断,最后则决定不去就职”。不久,于右任改订于二十六日到任。我说:“到时恐怕仍不来”。果然二十六日亦未到,并致函内阁另外觅人。因为卦象既已显示其事之曲折,纳甲六冲又主事体不常多阻,故敢断其不来。
筮姐病
    我的姐姐今年七十一岁,十一月壬寅二十九日得到家信,说有新病已非常危险,已经不能饮食,不能说话。我非常忧虑,当即揲蓍布卦,起得雷天大壮。我占断说:“大壮之下乾为刚健,上震为动,过不几日必能行动。大壮卦又为六冲卦,新病逢冲即愈。辰土兄爻为用神,震巳旬内为空,凡病遇旬空必愈,一定没有什么妨碍”。又过了几天,果然有信至,说姐病已愈。
    更多相关文章请点击八卦类象 武汉易学大讲堂算卦转载

易学延伸阅读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