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说数术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对古代数术的系统分析

来源:转载作者:李树菁时间:2014-06-20 11:36浏览次数:

  易学与术数均自成系统,术数最初都来自实际的观测和原始统计。只是到了汉代以后,很多学者避难就易,只有旧有传统术数程序上修修补补,在术数假定内容上再复加假定。其结果距客观实际越来越远。
    易与术数均源出天文,堪舆则源出天文与地理的耦合。
    伏羲仰观俯察,远取进取,创十言之教;乾坤震 巽坎离艮兑消息。把八卦象数用于治国和教育人民。汉代惊房继承伏羲易学,创立系统的纳甲、纳音,并以干支配卦爻,用来预测人事和自然灾害。后来的火珠林、卜筮正宗,即应运而生,北宋邵雍继承陈抟学派的数理,再宋代理学背景上,把理与数结合起来,。这相对于惊房的预测方法来说术数的革新,程颐说:“数到康节方及理”,这一评价是正确的。
    程颐又说:“三命是律,五星是历”认为星命术数的理和术(程序)与律历相通。而律历同源,均源出周易象数,故术数与易学象数有密切的关系。
    作者认为易学象数、律历、古算经(《周牌算经》、《九章算术》等)、“三式”(六壬、奇门、太乙)一脉相承。其中象数、律历是理,算经和三式是用。
    “三式”及其他一些术数之所以不登大雅之堂的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太乙虽然神秘色彩很少,而科学内密较多,但由于太乙是帝王之学,不适于民用,故久已失传。太乙程序仍然可以应用于现代自然灾害的预测,现已有人用于旱捞预报者。太乙理论及程序急待恢复,并与现代科学相结合,扩大应用。
    六壬、奇门、渊海子平、卜筮正宗、梅花易术等术数,其初始真面目已不可见,现在流行的本子几经沧桑之变,很难从其术(程序)中了解其理。进行改革,恢复原始貌已很难了。术之不够灵,此是原因之一。
    术数多本干支组合系统,而干支周期与其他范畴之对应,特别是与历法的对应,一两千年来日月星辰之空间位态定量关系逐年改变,积少成多,无人校正。稍差尚无伤大雅。如差一日则“建除满平定”已无法对应。明代时已有学者论及这些,当时之历法曾出现过一两日之差。由此可知,术数之程序如时钟结构,经常要维护、检修、校正时刻,不然,只能是无用之钟了。
    这方面研究的人很少,今后不容忽视。在展开此项研究时,要本着“礼失而求诸野”的原则,收集整理民间术数的零星材料,特别是民间关于太乙的零星材料与日者的经验,可以补传统术数之不足。负责科研者应当理解这些意义并支持鼓励。不然,今后有可能重蹈因外国学者走在我们前头,大有成就,而使我们望洋兴叹之故辙。
    由此可知,传统术数时过一两千年,自然之变化,人事之变迁,其程序应加以修订,这是毫无疑意的。而西方科学擅长数理和系统分析。我们科学易学者应从此原则出发来分析和研究传统术数,关于这一问题分以下几点来论述:
    在经典术数范畴中既含有已由现代天文学和物理学证实的自然原型或物理因子(如,与日、月、木星 < 岁星 > 等星座有关的上述物理因素),又有一定的原始统计基础。这里所指的统计基础,是指某种术数的初始形态,后来的修改(如增删卜易对于卜筮正宗而言)多为支节问题,无关大局。
    故术数程序的经典基础是骨干,其他是枝叶。所谓术数改革、术数改进、中西预测方法的结合,仍应采取“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原则。中国传统的整体观、全息观、天人合一观是体,西方的数理及预测模式的建立方法为用。由于学术的突飞猛进,西方新的生物算法系统理论、浑沌理论、分维理论、生物遗传密码以及美国将计划在公元。
    2000年开始大力研究的生物发育密码之中已蕴含一些东方思维的萌芽。故应再补充“用中有体,体中有用,体用不二,体用融合”的补助原则进行中西预测方法的研究。这样才能出现西方科学思维互相融汇的人类科学预测学体系,其道路与中西医学结合相一致。
    术数改革应抓住有强相关关系的日,月,木星,箕,毕等星体,进行现代天文、气象学的大量统计,提高置信水平,重建比较确定的、比较简易的模式。在此模式基础上建立新的术数程序,作到“寓理于术,由数见理”的程度。张巨湘的“三象年历”,蓟中行的“中国数术万事三角定律”,以及几年来天地生研究重要成果中的 的太极序列,天文地震学,月于毕星、地球成一线产生的较大引潮力垂直分量是风暴潮等自然灾害动力等研究,既蕴含有古代术数的某些物理因子或自然原型,又通向现代天文学、地质学和气象科学。这些都是初见成效的古为今用的典型范例。
    随著时间的推移,用现代数理方法和混沌理论、分维理论研究术数的尝试越来越多,最终必将达到数术现代化,而与现代科学预测融为一体。
    古今科学方法于古今预测方法之间的关系是犬牙交错的,不能一刀切。
    例如,中国古代的月令物候,以及农事占验中所述的两种花嫁或蔬果在相邻年度互为丰欠的相关关系全由统计得来。中医辨正论治中亦有不少统计内容。这些具有科学内容的知识,迄今对其物机制或物理因子并非完全了解。这说明古代科学和术数之间的界限不易划清,不加分析地研究而说何是迷信,何是科学之类的武断是极端危险的。
    因此,在术数研究中,要先确定其间有无物理因子。初步确定之后,即圈线此物理因子进行现代观测值的统计,建立初步模式,在应用中不断修正模式使其科学化。如果没有明确的物理因子,且空间座标又漫无边际,多种对应之间的关系就会不确定,冲淡了科学内容。这就是古代传统术数长期以来未能发展的致命弱点。
    术数的排列组合原形源出易经八卦合成 64 卦的方式。八卦中有八卦,形成六十四卦;六十的卦又各有六十四卦,形成 4096 卦。术数的排列组合不全同于易经。“三式”经典术数则采用天地人三盘相组合的方法。各盘中均分布有一定的实际内容的项目(物理,心理,生理,病理,方位,干支卦爻)。
    又由于术数所占吉凶是事物与过程多环节之关系在心理上的表现,而并非事物和过程各环节本身,故多出现突变跳跃现象。然而,术数之所以经久不衰,很大程度上立足于简单的二级判别(吉、凶)基础上,故其命中概率,至少为 50 %,加上占卜的经验,可以提高到 60 %~ 70 %,甚至 70 %以上。这是不足为奇的。
    如果能加确其物理因子,则命中概率将进一步提高。当前学过术数的人,由于处于二十世纪初的科学高涨环境中,不可能不受科学的影响。但是科学对术数的影响有两个方向:
    (1) 对现代科学并不理解,而是牵强附会,或是用一些 60 年代以前的科学知识来联系,这将必定会失败
    (2) 用现代科学最精辟而尖端的理论,如系统科学理论、浑沌论、分维理论来分析术数,辨别出合乎与不合现代科学的部分,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最后达到东西方预测思想的融会,这是最有前途的。 武汉易学大讲堂转载

易学延伸阅读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