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看风水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揭开成吉思汗可能葬在四川之谜(下)

来源:大河报作者:转载时间:2013-12-04 17:35浏览次数:

定位
  四川大金川、小金川之间,当是“萨里川”之所在。“萨里”,正是“衣襟”耳。
  史料表明:1227年六月(农历),成吉思汗由六盘山南进驻军清水。
  法国著名历史学家,法兰西学院院士勒内•格鲁塞在他的历史名著《成吉思汗》中这样写道:“公元1227年8月18日,成吉思汗病逝于甘肃东部山区渭河北面的清水县(当时他正在那里避暑养病),终年刚刚60岁。”查阅有关元史资料,确实到农历六月为止,没有了下一步的信息。
  温玉成先生感叹道,“岂知元史不言,宋史有载?!”
  从《宋史》曹友闻、高稼、陈寅等传记中,温玉成先生理出农历六月至公历8月18日蒙古军左、右两军南下作战之路线图——左路军(东路军):清水—凤州—河池—略阳(沔州)—大安军—广元(利州)—剑门关;
  右路军(西路军):清水—天水军—西和—武都。
  在西和,右路军分军进击略阳,与左路军会合,一路南下作战,声势浩然,与宋军激战酣然;
  右路军剩余部队自西和南下,《宋史》言及其“逼近武都”之后,这支部队竟然就此悄然消失,无影无踪了!
  左路军激战正酣,右路军为什么悄然蒸发?温玉成先生给出了“猜想”中的右路军“消遁”路线图:武都—文县—南坪(九寨沟)—忒刺(松潘)—黑水;黑水分军,一路至马尔康—大金川——丹巴,一路至小金川至丹巴,丹巴合军,也许继续前行了一段路程(见图中虚线部分)。
  如果从成吉思汗进驻清水至他驾崩,这段时间以30天计算的话,日行军约为 39公里;若以40天计算,日行军约为 29.5公里。“前面作战,可能慢一些。无论怎么说,蒙古骑兵以这样的速度进发,是不在话下的。”
释疑
  蒙古军到川西是为寻找征伐的三军大本营
 “成吉思汗要到大渡河去,寻找灭南宋、灭大理之前的大本营。松潘在 1253年成为忽必烈征伐大理的三军大本营,当有赖于成吉思汗的这次经营。”温玉成先生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是蒙古军的惯用战略,灭金国,也是沿着伏牛山南下,到今日禹州与金兵展开决定性的三峰山之战,而后拿下都城开封的;灭南宋,也是绕道西边,先进行了具有决定性的襄阳之战。左路军激战宋军,无非是掩护成吉思汗率领他的大约1000骑精兵,前往大渡河寻求灭南宋、灭大理的前哨阵地。何况当时的川西,不是南宋与大理的管辖区域,其尚在分裂之中的吐蕃管辖下,他的行军,可谓如入无人之境。”
  成吉思汗的行军路线,对于步兵来说,行军也许是异常困难的;对于骑兵来说,小菜一碟,因为这一线,都是游牧区。不能以“行路难”考量军事行动。工农红军从这儿走过,成吉思汗的精锐骑兵倘若不能征服川西山川,岂能征服天下?不可小瞧成吉思汗的军事天才与战略胆识,不然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也不会说:“如果有关战争的记载都从历史上抹掉,只留下成吉思汗战斗情况的详细记录,且被保存得很好,那么军人将仍然拥有无穷无尽的财富……这位令人惊异的领袖的成功,让历史上大多数指挥官的成就黯然失色。”
推测
  成吉思汗死在川西只能就地安葬
  从当时的形势看,西夏已亡,金已求和,灭在旦夕。大理与南宋,成为成吉思汗的战略重点。作为伟大的战略家的成吉思汗,此时南下川西,到大渡河畔寻找战略大本营,乃是当务之急,亦是英明之举。
  “是故,成吉思汗病死在川西,葬在大、小金川之间,应是可能的。蒙古人没有祖陵概念,如果那么多蒙古族帝王都归葬在一起,蔚然成群,不可能到现在连皇陵的影子都找不到。蒙古人认为死就是升天,死者不能打扰,否则不能升天,是故迁葬是不可能的。在川西,骑兵易行,灵车难动,而运送成吉思汗金体,按照规制,必须使用灵车与仪仗。在川西,这些条件,显然都是不具备的。成吉思汗死在川西,只能就地安葬。估计灵车是后来操办的,北上灵车‘请不出金体’,实是掩人耳目、一个安抚蒙古各部的策略。况且时值夏天,运送尸体出川,难有防腐措施,当不可为。成吉思汗遗嘱与拖雷临时决定,都应为就地安葬。因此,700多年来,一直将寻求目光集中在蒙古高原,一无所获。”温先生说。
  当然,在大、小金川,也不是找到一个蒙古古墓,就可断定为成吉思汗陵。依据《元史•祭祀志•国俗旧礼》,该墓应有如下文物:
  木棺——整木中间挖成人形、契合为棺,金箍四条固棺;
  皮帽、貂皮袄、靴袜、金腰带;金壶、金瓶、金盏、金款子;黄金饰鞍辔的马匹(祭祀战马饰黄金鞍辔);
  墓穴五里之外有“烧饭”处,埋有祭祀马、羊等;
  或许还有殉葬者。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成吉思汗川西墓地的位置,是乌云其其格从祖辈开始,通过口头传承至今的,家人每4年都会拜祭一次;根据她的描述,民间历史学者滕木其乐去年7月赴当地调查,确认了洞窟的入口。
  温先生怀疑:那位向孟松林先生透露风声的大连厨师(名字已记不起来),年龄50多岁,可能是乌云其其格的儿子。 武汉易学大讲堂转载

 

易学延伸阅读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