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看风水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风水师的客人们!

来源:转载作者:自述:丁一凌 采访时间:2013-10-25 09:59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看风水丁一凌,女,国内知名风水、命理师。17岁开始看名字、命格,从事风水生意15年。她的客人主要为商业精英、政府高层,采用会员制,按年度收取会费,目前有十几位会员。她每月为会员解析运势,如同天气预报一样。此外,也提供特定时间点的命理咨询,年收入在50~100万元之间。
  经常有客人问我什么是好的风水?要我说,第一,房子要让人住得舒服;第二,它应该能为你赚到钱。风水师对风水的鉴定是对是错,应该能在一到三年后显现出来。好的风水师首先要对土地的增值有预判,判断它能不能升值;也要懂时运学,也就是“天时”,知道应该在什么时机出手,我本人是在2008年年底房价回落的时候买的房子。你说我是一个投资顾问的角色,投资变现是卖点,差不多,很正确。土地也是财,是“福基”,当人遇到祸事可以用土地抵押,为人消灾。
  我主要给市政工程、金融商业地产看风水,客户都是商界精英和政府官员。为什么我要做精英客户?因为商业世界的规则是由少数几个人定的,他们的事业发展、投资方向,更接近商业世界的规则和走向。这些人思维高度极高,政策消息也比我灵通,嗅得出商机,知道如何把握,风险在哪,利益如何循环,怎么转给下家。我只要用我的专业告诉他们,在每一个决策的时间点上,个人的命里有没有灾祸,需要注意什么,作为一个参考。
  我的客人看风水的目的很单纯,做官的求政绩,做文章的求才气,做企业的求市场。在这个社会上生活的人,内心缺乏稳定感,对未来有恐慌感。人们倾向于依赖某种能让他们过得更安稳的事物。中国人往往会想到历史,回顾古人的生活经验。这个时候,风水就出现了。风水存在了几千年,它通过改变一些建筑的形态,选择特定的方位,让居住在内的人心理趋于稳定。
  官员主要是求政绩。地方官管辖的哪块地、哪个厂子出了问题,政府面子上都不好看。如果出了事又找不到具体的原因,他们往往会请风水师看看风水。当然,地方政府也有一些跟大企业、财团合作的项目,在项目选址的时候,也先看看风水。
  几年前,陕西省某市的市委书记给我介绍了一个客户。市委书记也是我的老客户了,他介绍来的人是当地某水泥厂的厂长。这个水泥厂很受当地政府重视,是个税收大户,贡献了很多财政收入。厂子连续两年出现伤亡事故,一直找不到原因,被当地民众传风水不好,搞得厂长和当地官员心里都很不安。我看了水泥厂厂房的平面设计图、主要人员的生日,而后拿着罗盘,去实地考察。对于水泥厂而言,生产车间的位置最重要,外联部门、销售部门其次。罗盘测出它的生产车间刚好处在坤位,是动了“地气”。土地被动了“地气”以后,厂长年运不好时,小灾会被放大。我告诉他问题出在哪,何地发生了何事,都说中了。
  我也看过很多商业地产,投资用途的地产选得好可以成为“福地”。为什么呢?当人们遇到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时,通常的办法是向银行抵押贷款,这些地产就起到了作用。说白了,客人的意图是:我想知道如何用手头的钱,利用政策,换来大家公认的值钱的东西。而可变现的只有房产、期权、股票,所以投资的落点都在这些东西上。风水师告诉你土地的“地气”,它与你自身气场的关系,与你自身时运的关系等等,实际上是告诉你房产的价值。
  至于一块地的“地气”会旺还是会衰,要和外部大环境结合起来看。一个好的风水师,会先在大方向、大区域中判定风水的好坏,因为方位的风水决定楼盘的价值。地块处在什么位置,与周围人群的气场合不合,与开发商的气场合不合,这些因素都决定了土地价值的高低。地段选对,不用经营它都会增值。八年前,北京蓝色港湾刚开始发展。有个做商业地产投资的客户,想拿蓝色港湾一条街的商铺,向我咨询能不能出手。我告诉他,如果你不着急周转,想做长线可以,以经营为目的的话,需要等待。确实是这样,八年前蓝色港湾的“地气”还没到,但过几年会到。这些人政策消息灵通,早期拿到这块地,现在会升值很多,这就叫“风水轮流转”。
  “地气”旺不旺,也是和政策或者说国运衔接起来的。北京的“地气”以故宫为主导,二环以里由高官占据,财为了跟官联系上,选择二环到三环之间。三环以内基本上定死了,三环和四环之间,代表契机和机会。后来者只能向三环外扩张,房价顺应上涨,变成商业区,目前地气正值旺盛,富人愿意聚集。风水是传承下来的,一个地区的“地气”涨落如何,能存在多少年,自有其中的道理。
  我的客人中,与我合作时间最长的达到9年,是个做实业的。这个人对我的影响很大。我从他身上明白商业世界里钱财怎么走,其中的玄机在哪里。我也更明白这类客人的需求,在什么时间点想求的是什么,困惑的是什么。当风水师明白客人的需求和心理的时候,可以更准确地用风水知识提供服务。这个人事业最旺盛的时候企业达到两千多人,20世纪90年代初期,他从瑞士拿到一个非常好的项目,从银行拿了20个亿做了光缆生产商。1998年之后,他发现国家政策变了。银行的贷款收不回来,国家加大监管力度,追究责任。于是,一批人开始琢磨变现、脱身。实际上,2002年他打算把公司的包袱转移出去。当他来向我咨询的时候,已经有了决策,我只要告诉他,命里应该有什么,没有什么,应该取哪种财。结果他顺利脱手,移民去了美国。我也辅助他干了一件“坏事”。
  人在不同时期取财的方向不同,热钱汇聚的地方也不同,好比近几年热钱从传统行业转移到了互联网,当然不同时期也有不同的政策趋向。财也分“正财”、“偏财”、“黑财”。所有的财都会有不同的人来取,有的人命里就是干不了“正财”,真的是这样。即使我告诉他,你命里就是拿“偏财”的,他也不会不高兴。人的心理很奇妙,当他来找你,一定是已经遇到困惑了。你告诉他方向就可以了。不是所有的人都拿得起“黑财”,我碰到这种人太多了,比如设庄赌球的,我要把危险性也告诉他。
  王承纬
  毕业于台湾东海大学建筑专业,在台湾和大陆从事建筑行业多年。2009年开办自己的工作室,开始给人看风水。2010年拜台湾风水师陈义霖为师。如今他已经在大陆生活了15年。他说,现在回台湾都已经不习惯了。1983年我从台湾东海大学建筑专业毕业。15年前来到大陆做建筑。那个时候还在厦门,我想,建一幢楼只能住进那么多的人,能不能把正确的风水学散播出去,帮助更多的人?
  (我认为)看风水是做善事。就像医生一样,是别人遇到困难,来找我们帮忙。在台湾,很多人相信风水。开始的时候,大陆很多人不信,结果有的身体出了问题,有的感情工作不顺,找不到问题出在哪里。(我给出的判断)原因很可能就是名字不好,或者家里的摆设出了问题。风水不是万能的,有些问题其实并不属于风水能解决的,需要靠自己的常识去判断。比如一些年轻人跑来问我,现在能不能买房。我跟他说你要对经济环境和时局有判断,大环境是不是好,是不是会打仗,这些都是影响房价的,其实这个看时事新闻不就知道了吗?我的工作室最开始设在北京,那是2009年。2010年我拜台湾风水大师陈义霖为师,成为台湾长眼法第三代入室弟子,是他的第一位入室弟子。当时正是金融危机,大陆很多人也开始相信风水。我年薪过百万也是2010年之后。
  我的客人多是普通的生意人,开工厂、商店、餐厅,还有普通的上班族,70%是女性。主要是80后,今年90后也开始多了起来。像90后,有的刚毕业,有的还在念书,对未来很茫然,不知道会做什么工作,未来会怎样。80后很多已经结婚,会问婚姻问题怎么补救,孩子的名字有没有问题。年龄层再往上一点的,孩子已经长大,关心的问题又不一样。他们大部分来自南方,因此去年的时候我把工作室搬到了上海。长眼法风水是形家派,重视峦头。形家派就只有长眼法一种。长眼法发源于大陆,是1949年的时候,由大陆人带去台湾的,在台湾很受欢迎。长眼法能解释一切你眼睛能看到的东西。比如推开窗,你能看到对面是一座怎样的建筑。这个学起来容易,跟客人解释,对方也很容易明白。拿罗盘的属于理气派,讲究气。但气是看不到的。怎么说都可以,客人也听不懂。比如说我曾经去一户人家,他家厨房的墙壁很光滑,可突然在齐人脖子高的地方,凸出一块东西。是钉的一块木板,上面搁满乱七八糟的东西。这就像人脖子那个地方凸出来一块,而厨房和厕所影响的是女人。于是我问房主,他太太是否健康。果然,他说他太太刚住院,脖子上长了一个瘤,还好是良性的。
  还有一次,我去一户人家。那户人家进门前是一条弯曲的公路,路上有车辙。进去看过卧室之后,听说女主人睡床左边,男主人睡床右边。我当时就想,女主人是不是跟司机在一起?我一打听,果然是。因为男左女右。如果女人抢了男人的位置,就会让男人管不住。而且门口有一条车辙,可能跟司机有关系。不过台湾的风水师也不会像我一样,写博客、微博,用QQ这些网络工具。他们都是开一个工作室,等别人过来找。我经常在网上写一些风水的禁忌,什么才是好风水,怎样才是好名字,还有实际的案例。最多隔三四天我就会写一条微博,把144个字写得满满的,还讲不完的话就写长微博。很多客人就是看到我的博客来找我的。
  我现在一个月差不多要改70到100个名字,QQ上每天都有一两个人找我看名字风水好不好。一般客人来找我,把名字、生肖报给我之后,我就看名字本身好不好,跟属相是否相配。要是好,好在哪里?感情、财运,还是健康?不好在哪里?把钱付到我的银行卡或支付宝后,第二天我再把新名字和一个说明给对方。说明上会讲要注意什么,保持怎样的好心态,应该怎么做。我有一个客人,名字里有一个洋,海洋的洋,属狗的。洋和狗在一起,属于破了大姓。落水狗,呼吸器官会出问题。我跟她讲了几点,针针见血。
  一些女性名字里有“霞”,晚霞虽然美丽但很短暂,这样的名字感情不顺,容易离婚。还有一些女人取一个男人的名字,这种要么代夫劳,要么只有离婚。我现在的助理就是我以前的客人。她是在我微博粉丝才200的时候加我的。那是两三年前,我还在北京。她来找我的时候,感情和财务上都遇到了很多问题,因为名字不太好。后来我给她改了名字。我到上海之后,她就来做了我的助理,当时我都记不得她是谁了,因为帮助的人太多了。现在她感情和财务都好了很多。
  我改过的名字一般都有效。像这个月,就有20多个人跟我说,新名字真的有用。我改一个名字收费很便宜,只收980元。偶尔也有一两个人来跟我说,取了新名字之后没有效。我就问他们有多少人知道新名字。他们说10个人。这当然不行,新名字要多叫才有效。看风水不是做生意。看风水是被动的,是让别人来找。我不会主动告诉人家说名字不好。那样的话,就算说得准,别人也会说不准。如果别人遇到困难找过来,我提出几点,对方才觉得针针见血。
  另一类比较多的是给做企业的客户看工厂风水。我在台湾学长眼法的师兄弟,连工厂带住宅,一个月要看七八家。台湾的风水师很多,他看一次收费只有五六千人民币,我看工厂的收费一次都在2万元以上。以前我给人家看工厂风水,收费也比较低。一次收几千块钱,回来之后我心里就觉得很不舒服,客人都开着几百万元的车,我开高一点也没什么。就把价格提到一次2万元以上,找的人就少了。我现在每个月给一两家工厂看风水。
  我有一个客人,在鄂尔多斯经营的玻璃厂遇到很严重的经营问题,就来找我。她的那家工厂建在高速公路边上。工厂大门对着高速公路,车流就是钱,车从门前过去,没有停下来,就留不住财。门前面还有一排柳树,柳树的树枝是往下垂的,生意能好起来吗?发财树叶子都是往上长的。工厂后面什么都没有,没有靠山。没有靠山不会稳。于是我就让她把门的朝向改了,开到右边去。把门前的柳树移走。在后面种一片树,要树枝朝上的那种。树才刚刚种下去,现在还没见到成效,但我跟那个客人已经成了好朋友。前段时间她跟我说,想跟她老公离婚,我还把她劝住了。
  我还做老师,开班授课,教长眼法、生肖姓名学、面相学,都是几天的课程。学完之后就不用找我,可以自己看了。函授班学费1万元,面授班3月份学费是2.2万元,上4天课。几期下来,学员总共有七八十人,有的是准备将来从事这个行业,有的是为了能给家人和自己看。有一个20岁的学员,是上海人,现在洛杉矶念书,放假回来的时候跑来参加我的培训班。
  大陆很多风水师把风水当成生意来做。开一个公司,客人来找的时候先见到前台,连风水师本人的面都见不着。我沿袭了台湾的习惯,做的是一个工作室,15平方米,工作室就我跟助理两个人。在新天地租的铺面,租金一个月一万五。国内做风水的,愿意租这么贵地段的,估计也不多。一般我不会拒绝客人。但预测黄金、股票、期货,这些投机性的,是赌博,我都不会讲。台湾人好赌,有人来问我股票的事,用名字和属相能算出适合哪只股票,但这是一种贪念。那么贪做什么?
  陈益峰
  北京太和风水勘测研究事务所所长。三元派风水传人,12岁随家人学习风水、堪舆之术,后拜南方风水泰斗陈相为师“毕业于华中农业大学古建园林系,获古建园林硕士学位”。他在京从事风水研究多年,共勘测华北地区城市住宅、别墅、公司企业、国有单位、农村住宅等风水项目1200多处。年收入80万元左右。我主要经营北京的(风水)市场。北京的(风水)市场是多元化的,这个城市,知识分子多,理性的人居多。经过教化的人往往很理性,认可风水而不迷信风水,这是北京风水市场的特点,很多领导、知识分子都要看风水。老百姓看风水,更多的是希望从一个科学的角度把房子布置好。地方的城市古怪人多,就有点儿走偏,把风水迷信化了。
  在地方,一些江湖和尚、喇嘛很吃香,他们看的所谓“风水”不讲格局,不讲规律,就是画一道符,挂在墙上,叫作“万金方”,靠这一个法宝就可以镇住万恶世界。这个东西对小地方的老百姓好使,对北京的知识分子不好使,因为它没有任何的规律和道理可讲。(我认为)风水不是迷信,而是古人生活经验、住宅常识的规律性总结。好比说,北京的四合院大门要开在“巽”位,即东南方向,门开错了,往往会出事。这其实跟北京的地形、气候都有关系。古人研究风水不是信口胡说,而是从事一辈子职业研究发现房子建成什么样才行。
  找我看风水的人,60%是老百姓;还有20%是机关单位领导、企业高管和私营老板;另外20%是散客户。比如建筑设计院里的建筑师,还有市政工程。比如北京昌平线地铁,我已经看了好几次;前几天还去苏州地铁看了风水。来看风水的人的心理是,看风水反正不费什么事,看看也好。建筑风水师一般看家宅和办公室风水。
  我接触过的人当中,嘴上不信风水的多,内心一点不信的极少,高级知识分子也包括在内。北京某建筑研究院有一个研究建筑结构的老爷子。他第一次见我研究风水,很不屑地瞥了我一眼,“这个小子搞迷信”。前年,他买了一套房子,是国家给退休老干部住的。他住着住着觉得不舒服,觉得门口有条路冲这套房子。老爷子打电话给我,问在这里睡觉是不是有影响。老爷子还是有能力的,嘴上说不信,但是遇到自家住房的问题,也在网上查了一下风水,买本书看一看。还有北京林业大学的一个教授,请我看了他自己家和亲戚家的房子,一共看了20套。
  广西某公安局的一个科长,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他在部队住了很久,从来不迷信。有一天打电话对我说:“我有一个房子是三角形的,能不能住你帮我看看?”他媳妇跟我讲,他以前是老古董,儿子结婚的时候选个日子都说是迷信,现在自己觉得房子不对劲,每天嘀咕,睡不着觉。他这个房子是2002年买的,价格便宜,离单位近。他自己很勇敢,不吃风水这一套,三角形的也敢买。其实,人容易受心理影响,住斜的房子总是出邪事。
  前两天我去部队给某领导看风水。领导是搞科研技术的,典型的工作狂,住着120平方米单位分的房子,原本不相信风水。今年,他手下的两个干部过世,都30多岁。人在死亡面前会显得特别渺小。他思前想后,感觉是不是房子风水没有搞好,找我给看一下,“你帮我测一测是不是房子风水不好,我以前听说房子侧面有一个尖角对着人不太好。”其实建筑风水中,有很多规律性的东西。常规的建筑是方方正正的,古建筑四合院,规规矩矩的,从唐朝的时候庭院就方方正正的,历朝历代都喜欢这个格局,大家发现这样设计不出大问题。外国建筑设计师到中国来盖房子就没有约束了,盖得歪歪斜斜的。歪斜的房子在中国人看来是“病重宅”。央视大楼外体设计歪歪斜斜的就属于“病重宅”。前不久,央视有一个中层出了事,接任的领导搬进同一间办公室。这间办公室楼层在中部,朝着三环,墙是斜的。“大裤衩”那个建筑很奇特,总体格局很搞笑,歪歪斜斜的。电梯从一楼不能到顶楼,从一楼到一半的时候下来走一段才能到顶。我一进那个楼就有点懵,东南西北搞不明白,电梯一坐也懵。接任领导找到我的时候说,“我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会出事。”其实他难受我也难受。所有在“大裤衩”里办公的人,都有忐忑不安的感觉。
  我在北京看了八年的风水,感觉风水市场有一个平民化的趋向。八年前看风水的人以有钱人居多,这些年普通百姓也多起来。尤其是2008年开始,有些积蓄的平头百姓明显变多了。很多人看起来不起眼,实际很有钱,掏得出一千万元买四环边上的房子,还是现金付清。我前不久去河南见了一个做木材的老板。这个人2008年还是一个开加工厂的木匠,没坐过飞机。2008年辞职,用岳父借给他的钱开了一个木材加工厂。这次,我到他的木材厂走了一圈,很大,腿都麻了。他的木材除了在国内卖,也出口到欧洲、美国、俄罗斯。还有很多看不出什么名堂的角色,既不是高干,也不是大老板。一个联想的程序员,三十九岁的姑娘,打扮不时尚,老爸也没钱,2012年在北京红玺台买了一套600万元的房子,请我看看风水。
  农村的暴发户也很多,我的顾客里就有不少。北京远郊有一个旅游村,村长的家安在河边,有住宿、餐饮、窑洞,还有大球场、果园,加起来一万多平方米,养了七八条狗。现在北京郊区的旅游市场很大,国家政策支持郊区发展旅游,远郊的人用地理位置优势,往往向银行一贷就贷一两百万元建房子。这种家庭也不是个例,在郊区很多见。平民市场扩大速度迅猛说明大的经济环境让很多人富起来了。我看一次住宅风水,收费不到三千块钱,老百姓很容易接受。2004、2005年的时候,我一个月看一个;两三年之后,一周就看两三个;这些年市场就更加稳当了,一周可以看到六个甚至八个。去年最忙的时候,一天看过五个。我的收费标准在同行业里偏低一点。其实古代风水也是平民化的。我看过六百多个客户,每个人都能再介绍一两个,五年内不愁没生意做。还有中国人时兴送礼,有的人不送东西,送风水师。如果你要乔迁或者升官,没有什么可送的,送个风水师给他看看,是一个好的策略。武汉易学大讲堂转载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