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咀嚼旧事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我恨君生早,纵有千般智谋,却只落得让后人凭悼!

来源:百姓智慧门公众号作者:易河踏歌时间:2018-11-10 11:10浏览次数:

                       
                                           京房

    京房(前77—前37)字君明,东郡顿邱(今河南清丰西南)人,研究〈周易〉,侍奉梁人焦延寿。焦延寿字赣,少时家贫贱,因为好学而得到梁王宠幸,梁王供给费用,让他尽意学习。
    焦延寿学成后作了郡史,后被选拔作小黄县的县令。因为他能预先知道奸邪,所以盗贱不敢起发;又因他爱护和教育下面的官员和百姓,所以好的教化风行县里,后来朝廷考核,因他的政绩最好,准备调升官职,县里百姓父老及属官上书皇上,请求让焦延寿留任小黄县,皇上下诏同意留任,并给焦延寿增加了俸禄,一直到他死在小黄县。(赵:易于象数之中别有占候一派者,实自其始。旧传其曾以一卦变六十四卦,六十四卦共演变为四千零九十六卦,每卦之下皆有韵文繇辞,用以占验吉凶,撰成《易林》十六卷,然据近人余嘉锡考证,此书非焦延寿所撰,而为东汉易学家崔篆所作。)

                      
                                               焦延寿

    焦延寿曾经说过,“能够学到我的学说,又能舍身为民的人,一定是京生啊”(赵:早有预知,果真应验。)
    焦延寿善长预测自然灾异变化,分卦为六十四,交替行事,占卜风雨寒温十分应验,京房也格外精通。京房又善钟律,懂音乐。
    汉元帝初元四年(前45)因为是孝廉,京房被举荐做了郎官。永光,建昭年间(前40-27),西羌反叛,出现日蚀,太阳长时昏暗无光,一连好几天阴雾不晴。京房曾多次上疏,预言上述现象将要出现,近的数月,远的一年,说的情况屡次相同。

                
                                             日蚀

     天子对他十分赏识,因而多次召见他询问办法,京房回答:“古代帝王按功选贤任能,则万物变化顺当,天降吉祥来应验,人君之德的征兆非常明显;如果接近衰亡,他任用当面奉承背后捣鬼的人,则国家功业废弃又招来自然灾异。现在应当命令百官考核自己的政绩,灾异现象就可以停止。”(赵:现代的干部考核制度,其渊源出自京房。)
    皇上下诏命令京房主持考核官员政绩,京房于是进献考察功绩,考核官吏的法规。皇上命令公卿朝臣同京房开会讨论,公卿朝臣认为京房说的法规烦琐,要上下级互相监督;不能同意。可是皇上倾向京房,当时各州刺史到京师奏事,皇上召见刺史们,让京房把考核的事情讲给他们听,刺史们也认为不可行。(赵:触动了官员们的利益,其难度并不亚于今天!)只有御史大夫郑弘光禄大夫周堪开始说不可,后又认为很好。

              

    这个时候,中书令石显专权,他的朋友五鹿充宗做尚书令,与京房经办考核官吏的事,议论事情常常意见不同。石显与五鹿充宗二人当权,京房曾经在闲暇休息时进见皇上,京房问皇上:“周幽王,周厉王为什么危亡?任用的又是什么人?”(赵:如此尖锐,是在拿性命相搏了!)
    皇上回答说:“国君不贤明,而任用的人又花言巧语巴结奉承。“京房说:“知道他们是那样而又用他们,莫非认为是贤才?”皇上说:“就是认为他们是贤才啰!”京房又问:“但是现在根据什么知道他们又不是有道德有才能的呢?”皇上说:“根据那个时代的混乱和国君的危亡而知道的。”
    京房又问:“像这样,任用贤人时政治一定清明,任用不正派的人政治一定混乱,这是必然的道理了。周幽王,周厉王为什么不觉醒而改求贤才呢?”皇上说:“面临危亡的国君自己都以为自己的臣子就是贤臣,假如都能觉醒,天下怎么会有危亡的国君呢?”
    京房又问“齐桓公,秦二世一定听说过这两个危亡之君,并且讥笑过他们,但是自己却任用竖刁,赵高,政治一天天混乱,盗贼满山,为什么不以周幽王、周厉王来估量一下自己而觉醒呢?”皇上说:“只有有道德的人才能凭借往事推知未来啊!”
    京房于是脱下帽子叩头,说:“《春秋》记载了二百四十二年的灾异是留给后来万世之君看的。现在陛下即位以来,日月失明,星辰倒行,山崩泉涌,地震石陨,夏霜冬雷,草木春凋秋荣,陨霜不败,水旱螟虫,人民饥饿,盗贼不止,刑人满市,《春秋》所记灾异全有。陛下看今天的政治是清明还是混乱呢?”皇上说:混乱到极点了。(赵:问得大胆!答得老实!)
    京房又问:“现在任用的人如何?”皇上说:“然而今天的灾异及政治比往日还是好一些,再说,也不是由任用的人造成的。”京房说:“前世之君也都是这样的了。我担心后日看今天,还像今日看前日啊!”
    皇上过了好一会才说:“今日作乱的是谁呀?”京房回答说:“明君应当自己知道是谁?”皇上说:“不知道啊,如果知道是谁,又为什么用他呢?”
    京房说:“皇上最信任的,参与运筹帷幄决定国家大事的,就是这种人了。”京房是指石显说的,皇上也知道指的谁,于是对京房说:“已经明白了。”(赵:有时侯不在于我们想做什么事,而在于我们只能做什么事!积重难返呀!又何亚于今日?!)
    京房进见皇上,皇上命令京房推举通晓考察功绩,考核官员的弟子,打算试用他们。京房推荐中郎任良,姚平,说:“希望用他们作刺史,试行考功法,我自己能协调于殿中,替他们向皇上奏事,以防阻塞。”
    石显,五鹿充宗都恨京房,想使他远离朝廷,建议皇上用京房作郡守,亲自试行考功法。(赵:且看奸臣手段,四两拨千斤!)汉元帝于是用京房为魏郡太守,俸禄八百石,担任官职当用考功法治理郡事。
    京房自己请求,希望不属从刺史,能任用它郡人,自己考核千石以下的属吏,年终乘驿车回京奏事。天子答应了他的请求。
    京房知道因为自己屡次论议被大臣们反对,朝内石显,五鹿充宗有怨恨,不想远离朝廷左右,等到要外出做太守时,就内心忧惧。
    京房于建昭二年朔(前37)二月一日拜见皇上,进献封事说“辛酉正月二十八日以来,包围地面外围的雾气减弱,太阳光明,我独自高兴,以为陛下有了新的决定。然而少阴(卦名,喻臣下)并力干犯消息(卦名,喻国君),我怀疑陛下即使实行这个办法(用京房作郡守试行考功法),还是不能如意,我私下跫惧,等候阳平候凤想见一面,未能,到己卯二月十六日,我仍被拜为太守,这说明皇上虽然贤明,但权臣还是胜过了他的作用。
    我出任之后,恐怕一定被当权者所遮挡,身死而功不成,所以我希望年终乘传车回京奏事,承蒙怜悯而允许了我。辛巳二月十八日,包围地面外围的大气又干涉消息,太阳渐阴,这是上大夫掩蔽太阳而皇上思想上犹疑的征兆。己卯,庚辰二月十六,十七日之间,一定有要阻挠我的请求,不让我乘传车回京奏事的情况。”

                  

    京房还未出发,皇上就命令阳平候秉承皇上的旨意,阻止京房乘传车回京奏事。(赵:封闭了进言通道。)京房更加恐惧,离开京师来到新丰,依靠传递文书的人进献封事,说:“臣于六月说遁卦(言小人当道,君子自当隐退)没有效果,礼法说:“有道术之人一离开,就要天寒地冻涌水成灾。”
    到七月份,大水涌出。臣的弟子姚平对臣说:“你可称得上懂得道术的,但不能说真懂得道术。你预言灾异,未曾不准的,现在涌水已出,有道术的人当随着死去还又说什么呢?”
    臣说;“陛下最仁爱,对臣特别看重,即使因为直言而不免于死,臣还是要说的。”姚平又说;“这只能是小忠,还不能算作大忠。从前秦时赵高当权,有个叫正先的,没有把赵高刺死,赵高的威风自此长成,所以秦之乱,是正先促成的。”
    现在我出外作郡守,自己被考核功效所忧责,恐怕没有效果而致死。希望陛下不要让臣担当涌水灾异的罪责,担当正先之死罪,而被姚平讥笑啊!”(赵:忧国忧民忧己,但又无可奈何!悲哉!)


                
                                              雾气
 
    京房到陕县,又进献封事,说:“丙戌二月二十三日小雨,丁亥二月二十四日雾气消失,然而少阴并力干犯消息,戌子二月二十五日更加严重,到五十分(巳时,即十一点)雾气又起,这时陛下打算使消息庄正,而杂卦(石显、五鹿充宗)之党并力抗争,消息(皇上势力)之气不胜。强弱安危的关键不可不看清楚!
    己丑二月二十六日夜,刮起旋风,直到辛卯二月二十七日夜晚,太阳光都因此失色,到癸巳二月三十,月上迫日,这是邪道与阴道同力而太阳因此疑惑的景象。
    臣先前说过九年不变,一定有不见星辰的灾异。我希望使任良出任试行考功法,臣能在朝廷,星亡之异可以除掉。参加议论的朝臣知道这样对自身不利,又不能把臣撇开,所以说用弟子不若用老师去试行考功法;如果让臣做刺史去试行考功法,就可以直接向皇上秉报,因此他们又说做刺史恐下属太守不与臣同心,不若用臣作太守,这大概就是用来阻挠臣与皇上联系的办法。陛下也不违反他们的话就听从他们的安排,这就是蒙气不散,太阳无光的原因。
    臣离开朝廷渐远,太阳失色更甚,希望陛下不要以召臣回京为难,以致轻易地违背了天意。邪说虽然暂时安定人心,但天气必变,所以人可以欺,而天不可欺呀,希望陛下看清楚。”京房离开朝廷一月多,竟然被征召回京师关到监狱里。(赵:史上最短命的改革,才一个月便夭折了!) 

                

    起初,淮阳宪王的舅父张博从京房学习,把女儿嫁给京房为妻;京房与妻亲爱,每次朝见皇上前,总是向张博说要向皇上说的话,张博以为皇上要用京房的建议,但群臣讨厌京房,以为其建议妨害自己的利益,所以被大家排斥。
    张博对京房说:“淮阳王是皇上的亲弟,聪明通达喜欢政事,想为国尽忠,现在想让淮阳王上书要求入朝,能帮助你。”京房说:“恐怕不可能吧?”
    张博说:“前楚王朝(像这样)推荐过士,为什么不可?”京房说:“中书令石显,尚书令五鹿充宗和皇上和睦,石显、五鹿充宗都是些笑面虎,做县官十多年,他们对百姓很久没有补益,可以说得上无功了,这些人特别反对考功法。淮阳王能劝皇上试行考功法,事情就好了。只说丞相、中书令任事很久了,却又没治好朝政,可以停止韦玄成的丞相职务,用御史大夫郑弘代替他,差遣中书令石显做别的官,用徐立代替他;能这样,我的考功法就能施行了。”
    张博从京房学习,并把京房说的灾异事都记下来了,于是请京房替淮阳王起草请示上朝的奏章草稿,都拿去给淮阳王。石显暗里侦察都知道了,因为京房亲近皇上,没有敢说。
    等到京房出任郡守,石显告京房与张博通谋,诽谤治理国家所施行的一切措施,归罪于天子,连累诸候王,语在宪王传上。

                        

    起初,京房见皇上时说过周幽王、周厉王事,出任郡守时向御史大夫郑弘又说过这件事。京房、张博都被处死示众,郑弘免官作百姓。京房本姓李,推求律度自定为姓京,死时年仅四十一。(赵:值得敬重的一个好官!)(《汉书》)
    五鹿充宗 西汉经学家。复姓五鹿,名充宗,字君孟。元帝时,官少府,与当权宦官石显结为党友,贵幸一时。成帝初,石显被罢官,他也被降为玄菟太守。专治今文易中之“梁丘学”,曾与当时诸易家辩易,诸儒畏其权势,不敢与之争论,唯朱云多次将其驳倒,当时人称“五鹿岳岳(长角的样子)。朱云折其角”。(《汉书·朱云传》)(《汉书·艺文志》易类著录有其所作《略说》三篇。
    作者:武汉赵向阳 文章来自“百姓智慧门”微信公众号原创首发,转载注明作者、来源!


    关注微信公众号可免费为你做吉祥幸运数!!!
    一周内转发号内任意3篇文章,截图告知(勿在一天内转),本号可免费为你做吉祥幸运数,可带来好运!用在手机号、车牌号上更吉祥!

     

 

易学延伸阅读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2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

鄂公网安备 420102020003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