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咀嚼旧事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毛泽东问道

来源:摘自《林彪全传》作者:张正隆时间:2014-11-06 09:20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咀嚼旧事:                                                      
    陪同毛泽东去衡山的(1966年4月底)是湘潭地委书记华国锋和湖南省公安厅厅长李强。
    去访问那个卜者时,毛泽东说:“我看,衡山那个道士有点神。至于你们信不信,都无所谓。”
    毛向汪东兴介绍说,他童年时就知道衡山有个睁眼的算命道士,那时大约四十岁。有人笑他预测不灵,但是后来,好几件事证明他的预言是对的。一、他自信可活到一百二十岁,现在差不多一百岁了,听说还很健康。二、他预言湖南在一百年中将出五个帝王。刘少奇是国家主席,算一个;我得算一个,人家不是把我比作嘉靖皇帝吗?另一个是彭德怀(彭不是,毛刘华胡朱才是,毛错解了,可见毛对彭一直都不信任,德慧生注)。可惜他的帝王梦,被我一巴掌打掉了。
    大家都笑。
    毛泽东说:你们别笑。等着看吧,湖南还得出两个王,至少是党主席和国家首脑一级人物(此点也应验了,后来的党主席胡耀邦与国务院总理朱容基都出自湖南省——本书作者注)。三、他还预见自己六十岁失明,也应验了。现在他看不见我的面孔,看他能给我算什么。
    一行人兴致勃勃上了山。
    那道士住在山脚下一间茅屋里。没有院子,也就谈不上院墙。灌木和青草一直长到西屋。屋子后面,是衡山的东南脚,苍松翠柏,山涛阵阵。门前平地上有张竹席,上面晾着些植物,大概是草药了。道士作中医,到处都有,不足为奇。
    毛叫别人在远处等着,自己走了过去。“结庐在人境”,毛未曾进屋,先就吟唱起来,用的是私塾先生教书时的平仄韵。卫士们没听见道士的回应,只听见毛泽东爽朗的笑声。他们不敢进去,但又有点着急。华国锋说他有个办法,叫司机老赵借口进去要碗水喝,看看动静。
    汪东兴不同意,说他已跟主席讲了暗号,有情况他会按那个办法做的。
    大家在外边待了半个小时,不见毛出来,汪东兴先自着急起来。他怕毛有什么闪失,要自己去看。华国锋也不便阻拦。
    汪东兴慢慢接近草堂,听见里面正在谈话。老者说:“刘,这个字,就是这样了。你用好人法子对付不了他?你是毛,他是卯金刀,哪是他的对手?可是你有你的办法,乱毛成毡,裹土加沙,水浸油渍,也能挡住他的金刀。但你要这样做了,会在这上头折阳寿的啊。至于那个林,你不必担心。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果他出头,别人会治他,不用你动手。你是属蛇的,和林没有麻烦。可是你个人,多疑善变,这两件事都弄不好。此乃天命,谁也无法更改。你自己看着办吧。”
    汪东兴知道毛看道士的目的。他怕毛不高兴,想悄悄转去。这时,听得毛问:“你看我还能活多少年?”汪不由停下脚步。听见道士说:“过来,让我摸摸你的天门。”汪东兴一阵紧张,怕这时出现万一,很想进去,又怕冲了毛的兴致,只好在门外踌躇。
    又听道士说:“四十年前,我大概就给你算过。你是长寿人,应当好好做学问。现在晚了,该干什么就去干吧。”
    毛说:“要干的事情很多,我还能安排几年?”
    道士说:“这要看你自己的作为,看心镜,看机会。”
    毛又问:“大体上总得有个数字吧?”
    道士说:“安排两个五年计划吧。多了就算你挣了。”
    毛说:“我是本乡人,又是异乡人。此去经年,你看我还有机会回家吗?”
    道士哈哈大笑,随口唱出一首诗:
    小儿出家娘断肠,返乡原是一黄梁。
    公说婆说都有理,自生自灭无汉唐。
    包公难居大开封,秦桧喜游小苏杭。
    南岳不是你宿处,不在沙场在庙堂。
    毛泽东即兴地说:“我也奉和几句,见笑了。”他说:
    是人岂不恋故乡,红肉辣椒拌谷粱。
    男儿女儿论孝顺,街前街后说荒唐。
    阴间阳世墙一座,是福是祸随他娘。
    道士沉吟半晌,说:“好诗,好诗。”
    毛泽东说:“后面一韵不合,请仙人谅解。”
    道士说:“气势到了那地方,就不能管押不押韵了。这就是你的道,强求不得。”毛说:“如果仙人不嫌弃,回去后我会将拙诗写了寄上,也请您将惠赐的诗寄下。”道士说:“不敢不敢。我不能和你打交道太多。”毛说:“那倒不必顾虑。”道士说:“我们的气不一样。”
    汪东兴怕毛不高兴,先离开了。毛在里边又待了半个小时,出来时手里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十六个字:
    上山走弦,下山走弓,玉全瓦碎,无动于中。
    “你找地方保存起来,将来我要验证的。”毛把字条交给汪东兴,意味深长地说:“哲学上还有很多东西没弄清楚,算命就是一条。我们生活在人类历史的一个阶段,怎么会把什么问题都搞清楚呢?如果那样,我们的子孙还干什么?可是,那些哲学家还是硬要马上都弄清楚,所以很多人就不懂装懂,出现很多唯心主义。唯心主义省力气,随便瞎说就是。我不信。与其相信那些骗子,还不如找算命的道士。后者虽然也是乱猜,但是好玩啊。”
    于是他们从衡山向井冈山开去。
    毛指着地图说:“你们看,上井冈山有两条路,一条是弯路,像一张弓;另一条是直路,像弦,要走茶陵,根据先生的指点,我们得走茶陵。”
    “既然主席相信这样好,我们就图个吉利吧,再说这一带风景也很好。”汪东兴说:“但是,这种东西也不能全信,那后边的话就是胡说。”
    “不能把不好听的话就看成胡说。”毛泽东说:“要认真对待。如果是胡说,自然很好;如果不是胡说,也得想个补救办法。这就叫坏处着想,向好处努力。再说,也不都是坏话嘛,‘无动于中’,中国不倒,中气不坠,不也很好吗?”
    汪东兴笑着应了。
    【摘自《林彪全传》第四册。】
    更多相关文章请点击蒋介石迷信风水 武汉易学大讲堂咀嚼旧事转载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