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咀嚼旧事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怀念大诗人曾卓

来源:武汉易学大讲堂作者:赵向阳时间:2014-11-07 13:19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咀嚼旧事:                                                             
    10月4日上午去武昌石门峰陵园,为刚逝去的一位朋友挑选墓地,天上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将整个陵园洗出了一片清爽,一层薄薄雾气中透出淡淡的悲哀。毕竟这是隔世之居,寂寂的永恒中,安睡着武汉的30余万居民!
    看了几处地方都不甚合适,寻到东北方的福山园时,才觉得眼前一亮,低头看罗盘,是未山丑向,这在八运中(2004年——2023年)是个好方位。再看整个堂局,前面开阔,案山也好,两侧又有拱卫,是个上等格局,而且朋友的八字又与之相合。我说就是这里了,朋友的亲属们也感觉很好,虽然有点贵,这里的一块墓地卖到了7.8万元,还不算配套服务的费用……
    雨还在下,我继续前后踏堪,突然我的目光被最前排的一块天然巨石吸引了,巨石中间是一个人的浮雕头像,旁边有4个金色的大字:“诗魂曾卓”!我一下楞住了,顿时紧张起来,这不是我所认识的大诗人曾卓吗?他在这儿?难道他死了吗!往事一下就闪现在眼前……
    曾卓在现代文学史上是有一席之地的,他14岁就发表诗作,是7月派诗人的重要成员,1952年30岁时任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副社长,可惜命运多舛!1955年曾卓因“胡风事件”被捕入狱,其实,他仅在邹荻帆的陪同下,简单的拜访过胡风两次,赞同胡风不同于周扬的文艺思想。但是在周胡之爭中,毛泽东同志介入了!……在这场文字狱中,2100人被牵连,92人被捕,62人被隔离审查。2年后曾卓保外就医,一直到58岁时才彻底平反昭雪!之后他写了著名诗篇《悬崖上的树》,1979年11月在全国第四次文代会上,诗人柯岩朗颂了这首诗:
    不知是什么奇异的风,
    将一棵树吹到了那边——
    平原的尽头,
    临近深谷的悬岩上,
    它倾听远处森林的喧哗,
    和深谷中小溪的歌唱,
    它孤独地站在那里,
    显得寂寞而又倔强。
    它的弯曲的身体,
    留下了风的形态,
    它似乎即将倾跌进山谷里,
    却又象是要展翅飞翔!
    柯岩说:“曾卓我不认识,但写这样诗的人,我不相信他是反革命!”就在之前数月,胡风被释放了,曾卓仍然去看他,发现这位桀鹜不训的大文化人,在关押了25年后巳经疯了!
    我认识曾卓是在九十年代初,当时我在报社工作,为稿件之事常常去请教,他住在汉口台北路台北村,离得不远,所以一有问题就去了。我十分敬佩曾卓的睿智与他永远的温和态度。其人格的魅力,感染着每一个走近他的人!他有新作,也会让我们提点意见。有一次他写了一篇散文“七星剑”,怀念他少年时的一把宝剑,后来失落了。第二天,我将自己的一把上好宝剑送给他,他犹豫了一下,收下了,也没多说什么。后来有一天,我看到了他的新作“人与剑”,这把宝剑引发了他的诗兴!下面是全文:
                                人与剑
    最近写过一篇短文,怀念少年时曾有过的一支七星剑。年轻友人赵向阳因而赠我七星剑一支。
    又一支七星剑悬挂在床头,
    也是红色的须绺,黑色的剑鞘。
    拔剑出来,也是凛凛的寒光。
    但已不是当年的那一支。
    不知当年那支剑流落何方。
    仗剑远游,闯荡江湖
    傲问:“谁有不平事”
    ——当年舞剑的少年。
    在闪闪剑光、呼呼剑风中曾有过多少豪情遐想
    不知当年那支剑流落何方经历过怎样的
    生死搏击,快意恩仇
    ——又一支剑悬挂在床头
    深夜梦回,挑灯抚剑
    剑光中
    映照着华发苍苍
    剑光中
    展现着风雨云烟
    剑光中
    闪耀着青春梦想……
    一声长啸破空而起
    荡气回肠
    (1993年4月)
    以后由于我的工作变动,就很少再去请教了,以后又去了南方,再以后又去了国外……音信自然而然的中断了。不料今天又见到他了,屈指一数已是12个春秋了!曾卓是2002年4月10日去世的,享年80岁。同年9月20日,武汉文联在这里举行了“诗坛泰斗曾卓先生纪念碑揭幕仪式”,蒙蒙细雨中有数千群众前来吊唁!这座巨石上没有镌刻生年卒年,只有“诗魂曾卓”四个大字,人们一定是认为这个高贵的灵魂早巳超越了时空,成为永恒!   
           
                 曾卓(1922年--2002年)                曾卓与赵向阳(1994年)
                          
                              赵向阳在曾卓墓前(2008年10月4日)
    附曾卓诗《有赠》:
    我是从感情的沙漠上来的旅客,      一捧水就可以解救我的口渴,
    我饥渴,劳累,困顿。              一口酒就使我醉了,
    我远远地就看到你窗前的光亮,      一点温暖就使我全身灼热,
    它在招引我──我的生命的灯。      那么,我有力量承担你如此的好意和温情么?
    我轻轻地叩门,如同心跳。          我全身战栗,当你的手轻轻地握我的,
    你为我开门。                      我忍不住啜泣,当你的眼泪滴在我的手背。
    你默默地凝望我,                  你愿这样握我的手走向人生的长途么?
    那闪耀的是泪光么?                你敢这样握我的手穿过蔑视的人群么?
    你为我引路,掌灯。                在一瞬间闪过了我的一生,
    我怀不安的心情走进你洁净的小屋,  这神圣的时刻是结束也是开始,
    我赤脚,走得很慢,很轻,          一切过去的已经过去,终于过去了,
    但每一步还是留下了灰土和血印。    你给了我力量、勇气和信心。
    你让我在舒适的靠椅上坐下,        你的含泪微笑的眼睛是一座炼狱,
    你微现慌张地为我倒茶、送水。      你的晶莹的泪光焚冶我的灵魂,
    我瞇眼──因为不能习惯光亮,      我将在彩云般的烈焰中飞腾,
    也不能习惯你母亲般温存的眼睛。    口中喷出痛苦而又欢乐的歌声 ……
    我的行囊很小,
    但我背负的东西却很重,很重,
    你看我的头发斑白了,我的背脊佝偻了,            
    虽然我还年青。
    (1961年11月)
    说明:这是曾卓写给妻子薛如茵的诗,他刚从监狱出来,走近家门,看到灯光的那一刻……
    更多内容请点击武汉易学大讲堂 武汉易学大讲堂咀嚼旧事转载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