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咀嚼旧事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术士军阀吴佩孚

来源:转载作者:转载时间:2014-11-06 09:15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咀嚼旧事
    吴佩孚早年家境尚可以,还考上了个秀才,一时轰动了他的家乡山东蓬莱,民国期间被称为军阀中“南北两秀才”的“北秀才”(“南秀才”为广东军阀陈炯明。)不过,因他早年丧父,考上秀才后又得罪了蓬莱知县,只好出逃到了京城,寄宿于远亲家中。为了生活,他做了“江湖十二相”中的“朵磨浓墨写大字”的“朵相”,在街头摆了个写春联的小摊子。
    吴佩孚以前从学,于《易经》确有心得,考秀才时,得心应手,还准备为人开蒙,讲授《易经》。今日对“麻衣神相”之类 也略有心得,看看“朵相”生意一般,便从大年初三起,将春联摊改成了测字摊。
    吴佩孚替人算命,未必便准,替自己卜的卦,竟十分灵验。一日,他坐在算命摊里,肩膀蓦地被重重拍了一下,一看,竟是堂兄吴亮孚。吴亮孚劝堂弟不如投军,况且补一名兵丁,一个月有四两银子的饷,要是能补一个文案,就有二十二两银子一个月了。正好吴亮孚在天津武卫军中有位做文案的结拜兄弟郭绪栋,或可帮忙。吴佩孚欣然答应,由堂兄介绍,去找到了郭绪栋。
    郭绪栋也懂得看相,认真仔细地替吴佩孚看了相,批道:“你少年时代虽然运气不佳,只因福份尚未开关,四十岁一过,你必有鸿运可走,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这一步大运,一走便走到六十开外。”
    郭绪栋相术也颇准,吴佩孚在曹锟的第三师任职,后来当上了师副官长,驻节岳川。师长曹锟,卖布出身,不仅不愿重用吴佩孚,还怕这前清秀才爬到自己前头去,吴佩孚担忧之下,又起了一课,主驳极而复,否极泰来,无意中有贵人相助于是心安理得。
    湖南督军汤芗铭,为袁世凯心腹亲信,生性残忍,杀人甚多,人称“汤屠户”。这屠户在北洋系要人之中,又号称擅于相人,一看之下,便可定人之优劣,才之高低。此时,汤督军想用几个人替他在湘省军政事务中出头露面,以改变屠户面目,特意摆下酒宴,诸曹锟入席。几杯酒后,便开口向曹师长借一个大大的人才使用。待汤提出吴佩孚之名后,曹锟才醒悟吴佩孚是 一个大大的人才,便打定了主意,肥水不流他人田。还是自己用的好,于是立即升任吴佩孚为第六旅旅长,开始了吴佩孚鸿运的第一步。
    吴佩孚一生对中国的术数学狠下功夫研究,其行兵打仗,多用奇门遁甲、大六壬等术。吴的打扮也很特别,他不喜欢穿军服,而是袍服冠带,左右两个童子,一人为其捧青锋宝剑,一人为其捧古琴。吴常效法诸葛亮,焚香弹琴。吴对阴阳造化之理 下苦功研究,他把文王先后卦序之理,归结为以“礼教救国”。
    由于吴佩孚极信阴阳五行易理之术,故行军打仗,必择吉而行。且每次用战,吴都要派一参谋在早上观察天气,如果云生西北,雾长东南,便断敌必从西北来,便于西北增加兵力;如果云从后方来,敌人就一定从后方包袭。故当时在军阀中流传一句 歇后语,谓:吴佩孚用兵——看天!
    1926年6月,曹锟指使直系军阀、政客通过策动内阁辞职,军警索饷请愿,围困黎元洪住宅,用断水断电等手段,把黎元洪逼下台,随后以每栗5000元当上了贿选总统。自此曹、吴联在了一起。1924年9月,同奉系关系密切的浙江督军卢永祥与直系江苏督军齐燮元发生了战争。张作霖为报第一次直奉之战大仇,通电助卢,讨伐曹吴,爆发了第二次直奉战争。曹锟十万火 急召吴入京。时吴正是其一生中登峰造极最盛时期,踌躇满志,图谋以武力一统中国。作诗以言其志曰:
    “龙泉剑斩血汪洋,千里直趋黄海黄,五禹神功何其伟,洛阳一气贯扶桑。”
    满纸均为铁马金戈杀伐之声。9月13日晚,吴佩孚开始考虑对奉作战计划。其洛阳的帅府内,顿时罄声大作——吴有个毛病,每逢制订作战计划里,总是边思考边击罄。当罄声停下,他的作战计划也就完了。吴云其击罄是为祷告苍天,以得天助。
    吴佩孚的专车抵北京后,于18日晚在中南海四照堂召集了“讨逆总司令军事会议”。到会的为直系将领六十多人。宣布:“由我自任讨逆军总司令,王承斌为副司令,彭寿萃为第一军总司令。王怀庆为第二军总司令,冯玉祥为第三军总司令……”
    吴佩孚刚说任命冯玉祥,突然电灯灭了。过了几分钟才亮了起来。灯亮之后,吴佩孚的目光立即停在了冯玉祥身上。吴也是极迷信之人,他对冯玉祥已早有了看法。认为冯思想激进。一次,冯提出河南旱情严重,亟待解决。吴道:“莫忙,等我起个卦看。”说完,连掷六七卦,而后道:“明天下午两点多钟一定下雨。”冯遂退出。次日午后,天空仍万里无云,冯即去见 吴,问因何无雨。吴道:“已经下了。”冯不解其意。吴道:“莫斯科现正在下雨。”冯闻言脸色大变,讷讷无语。而今当吴点将到冯之名时,突然灯灭,吴即想到冯是否会出事。说来也巧,此次直奉之战,由于冯玉祥突然倒戈,回师北京,把曹锟赶下台,直系军阀从此一败涂地。吴由天津塘沽乘舰逃走。吴于甲板之上。回想不到一月,自己就从顶峰上跌落下来。弄了个众叛亲离,不禁叹道:
    “戎马生涯付东流,却将恩义反为仇,与君钓雪黄州岸,不管人间可自由。”
    吴佩孚果然被郭绪栋算中了,过了四十岁走好运,一直走到过六十,从此走下坡路被迫下野。到了后来,只剩空壳。1931年,已完全落魄的吴大帅带着妻子儿女随员卫队等二百余人,流浪于西北时,其术数便到处施行。他在兰州时,到处参加 宴会,座谈会等。每次于公开场合,一定要以大术士的口吻,引用《北极玄机》、《推背图》等书,大讲特讲“玄机历”、“烧饼歌”等符谶占验之说,以术数动人之心。
    他在成都时,时常到药王店讲授术数。还取《书经》中“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唯精唯一,允执厥中”之意,于药王店中组织了一个术数团体“精一大道社”。当时的商会会长马子宽、永盛公商号经理姚慕子、旧军人哨官曹子佐等十余人拜吴佩孚为 师父。
    可惜是晚年以术数坚拒不做汉奸的吴玉帅(他字子玉,尊称玉帅),终于死在日本人之手。民国28年(公元1939年)12月,日本特务长川本大作少将,已多次催逼吴玉帅。大帅也推托说:“我沐身焚香,至正一堂乩坛叩询一下神意,只要神意允许,义无反顾。”
    谁知这一个星期,竟没有一次求得到想要的签,卦象横说竖说,都是要大帅以天下苍生为念,早早决定出山,否则于他极为不利不吉。在一旁监视的略懂一些术数的日本特务和汉奸,是不容他反悔的。无奈,他又借口从十一月中旬以来所患牙病,此时严重,再请延期至病愈。日本特务下了决心,12月4日,川本少将于大雪中来到吴大帅公馆,并带来一名石男的日本军医, 为吴治牙,吴佩孚顷刻即死。
    到死,吴佩孚也不知是日本特务买通了卦童,求签和卜卦之年不利于他,实际上都是因为卦童应日本人之求出签,而不是应 吴佩孚之求的缘故。
    更多相关文章请点击徐世昌终身信奉术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咀嚼旧事转载
 

易学延伸阅读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