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咀嚼旧事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蒋介石小庙求签

来源:转载作者:转载时间:2014-11-04 14:35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咀嚼旧事:         
    蒋介石十分喜欢术数。1926年,北伐军包围南昌城,在离南昌约三十几里的牛行车站,设立总司令部。附近有一小庙,庙里虽然只有几名和尚,但香火颇盛,附近人都相信此庙求签极灵。蒋介石邀参谋长“小诸葛”白崇禧一块到小庙去求签。
    蒋介石从签筒中抽出支竹签,递给住持老和尚。这位住持僧看了之后,也不说话,又递给蒋介石看。蒋介石看时,竹签上是一首唐代刘禹锡的七绝诗《石头城》。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蒋介石看了之后,不解何意。
    住持僧问:“先生是否来问战争之事?”
    蒋介石听他一言说穿自己心思,颇为信服答:“正是,请问战事的胜败如何。”
    住持僧突然问道:“先生是蒋总司令吗?”
    蒋介石张口便答:“正是!”
    住持僧一脸庄重之色,说:“此诗乃指明这场战事,于您是大吉大利,于敌是在劫难逃。不过。您于吉中有灾,要防剪刀叉。”
    蒋介石先是一喜,继而一惊,不由急问:“老师父,不知此诗何解,如何主我吉敌凶,又吉中有灾?”
    住持僧详说道:“请施主蒋总司令看第一句为‘山围故国周遭在',以目前所问,正是如山一样的北伐军,以铁桶般包围了南昌。第二句是‘潮打空城寂寞回',乃敌军本北洋军伐,而又背靠鄱阳湖的长江,正是城让人占,自己失败而回。所以主您战事定当胜利,敌军定当逃遁。但是,第三句乃‘淮水东边旧时月',是指敌军并不甘心失败,仍要挣扎,淮水与长江,相交如剪刀,故要防止剪刀叉。第四句则‘夜深还过女墙来'此签应在半夜有灾,要防止切断后路。这最后一句话很重要,不可以掉以轻心,切记!切记!”
    蒋介石听后,颇觉有理,微微点点头,让身边的随从副官度志航拿出二百元钱,作为卦金,给了住持僧,转身与白崇禧率卫士和随从回营。一到司令部,就让白崇禧打电话,从预备队伍中调了两个团,速至总司令附近戒备。
    当天晚上,也就是在蒋介石将一切布置停当之后,半夜十二点钟,困守南昌的北洋军阀孙传芳部将,师长卢香亭,派了二个半团,从地下隧道爬出南昌城,偷袭牛行车站的革命军总司令部。
    然而蒋介石和白崇禧的两支卫队早已森严壁垒,坚守防线,激烈奋战,顶住来犯之敌。接着,两个增援团包围上来,北洋军被打死千余人,俘虏千余人,打了一个南昌城下的漂亮仗。
    白崇禧为了证实小庙之签,马上传讯卢香亭的两个团长,问:“你们是哪支部队?”
    团长答:“南昌城内孙传芳部的卢香亭师守军。”
    白崇禧问:“你们为什么从地下隧道爬出来?是什么目的?想干什么?”
    团长答:“上峰下令,为南昌省城的防守,准备大规模反击,令我出击城外,切断贵军后路。”
    蒋介石看了审讯记录后,沉吟不语。攻下南昌之后,蒋介石特意命令军需长俞飞鹏,让他专程开车到牛行车站附近的小庙,送了一笔巨款,用以修缮庙宇。
蒋介石抽签定后事
    1949年初,蒋氏自知在大陆的气数将尽,遂于1949年月1月21日正午 ,约宴五院院长,正式宣布“引退”。
    1月23日,蒋介石一行到了溪口,蒋深知此行为最后之别了,遂以进宗谱为名开词堂祭告祖宗,摆宴招待族中父老。
    过了春节,蒋吃了三天的素,恭恭敬敬地到溪口武山庙祈神求签。蒋氏每有大事不决时,常到武山庙中求神问卜。西安事变消息传到溪口时,蒋的发妻毛氏曾到庙中求签,得签语为“秀才出门,状元归家”。事后被人解释为“秀才出门”是指蒋介石出巡,“状元归家”指蒋氏父子平安回家。所以,溪口人都说武山庙的签很灵。
    蒋介石进了大殿,恭恭敬敬的点了香,给菩萨叩了头,而后摇动签筒,立时,一根签掉了出来。侍卫王世和连忙拾起签,蒋介石一看,不由皱起了眉头,原来上面写道:“ 大意失荆州,关公走麦城 ”。还断曰四句话,为:“求名不遂,出师不利,灾病不除,破财失意”。王世和见了,也惊出一身冷汗,连忙示意庙祝再换一签。
    庙祝见蒋与王世和脸色不好,急又取了一签,王世和也顾不上看,又递给了蒋介石。蒋看后顿时脸色苍白,原来签语上写着两行字:“ 困居长坂坡,失陷落风坡 ”。断曰的四句话为:“出师不利,求官不得,丧妻失偶,早寻退路”。
    王世和看了,说:“总统,再抽一签吧,凑个三数。”
    庙祝又捧过签筒,蒋虔恭地摇了一会儿,又一支签落地,蒋看时,惊得手都发抖了,原来签语上写的是:
    “刘先生遗诏托孤,降孙皓三分归一”。
    蒋何以见此签语而惊的发抖?只因太不吉利了。 刘先生即刘备,刘备率军讨伐东吴,被陆逊火烧连营,全军大败,刘备气恼下病死白帝城,死前托孤于诸葛亮。孙皓乃孙权之子,降于司马氏,使司马氏统一了天下。蒋氏正为国民政府大厦将倾而忧心如焚,见这第三签比前两签内容还凶,自然惊得手发抖了。连断曰之句也不看了,将签递给了王世和。王世和看了,也心惊肉跳。连忙安慰说:“这种事,不信则无……”
    蒋介石喝了一声,打断王世和的话:“不许乱说!武山庙菩萨是极灵的!”
    1949年4月21日 ,解放军打过了长江,蒋介石仍留在了溪口。4月25日(农历三月二十八日),蒋介石、宋美龄同俞济时、施觉民、石祖德离开了溪口,临行前,溪口的父老为其送行。有人问他何时再回来,蒋一言不发,只伸出了三个指头。对蒋之意,人们只能乱猜了。5月6日,蒋等去了台湾。
陈布雷求签了一生
    被人谓之蒋介石“文胆”的陈布雷,原秉家训,不入朝为官,不料自与蒋氏相识,感其知遇之恩,便“以笔札文字效力”于蒋氏,到后来成为蒋氏的国家顾问。
    蒋氏把陈布雷当作不可须臾离开的人物;陈布雷也决心要从一而终以报恩宠。虽然如此,陈布雷愈来愈感到官场险恶,宦海如渊,他面前的路是进不容易退亦难,尤其到了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刀兵相见之际,陈预感到大势已去,每瞻前顾后,十分苦闷,其亲属见其愁烦,遂往“济祖塔院”,求得“氏宿第三灵签”,又到娘娘庙求得“观音灵签”第九签。
    陈布雷决定自己去求签。他在佛祖面前焚香叩拜,求佛祖指明因果。尔后,恭恭敬敬地从签筒内取出一签,此签是“观音灵签”第三签,为“下下”签。签语云:
    冲风冒雨去还归,
    役役劳心似燕儿,
    衔得泥来成垒后,
    到头垒坏复成泥 。
    陈布雷见了此签,顿时脸色变了。其缘由不仅此签为“下下”签,更因为陈的别号为畏垒,这别号中“垒”与签语与“垒”字正好相合,而他自投身于蒋氏,在蒋氏夺天下中,恰似签语中描述的燕儿垒窝一样,为蒋氏政权写了一篇又一篇的文章,真可谓不分昼夜地为蒋氏政权垒窝筑泥,然历朝历代都证明了覆巢之下无有完卵,而今蒋家政权大厦将倾,必定“垒坏复成泥”了。
    当时,陈布雷心事愁烦地手录了此签语。据说,陈手录的此签签语,现藏于历史档案馆。当晚,陈布雷给蒋介石,还给妻子王允默、及跟从他多年的陶副官、侍从处的好友阵方、陶希圣、蒋介石的前外文秘书李惟果、上海《申报》社长潘公展、《新闻报》社长程沧波及子女等写了遗言,而后,陈布雷服安眠药片而离世。
    14 日清晨,《中央日报》的第二版以三栏长题,刊载了陈氏之死的消息。题为:
    陈布雷氏昨日心脏病逝
    总统夫妇亲往吊唁明大殓
    陈布雷之死,果为“衔得泥来成垒后,到头垒坏复成泥“矣!
    更多相关文章请点击毛泽东和蒋介石的易学较量 武汉易学大讲堂咀嚼旧事转载

易学延伸阅读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