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咀嚼旧事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自己把握命运

来源:转载作者:转载时间:2014-11-04 14:44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咀嚼旧事:          
    我在童年时代就死了父亲,因此,我的母亲叫我放弃求取功名的学业,去学习医学,学成后可以维持生活,还可以济世利人。母亲还说:“能学成一种技术,就能在社会上得到一定的地位。这是你父亲很久就有的心愿啊!”后来有一天,我在慈云寺遇着一位老人,相貌非凡,留着长须,潇洒出尘。我恭敬地向他作礼。他对我说:“你是官场中人,明年就要中秀才了,为什么不读书呢?”我把我的情况告诉了他,并问他姓什么,是那里人。他回答我说:“我姓孔,云南人,得到邵康节的《皇极数》正传。这数应该传授给你。”于是我引他回家,把这详情告诉了母亲。母亲说:“你要好好招待他。”这位老人用《皇极数》为我推算,对我过去的遭遇,就是连很小的事,也都推算出来了。
    这就激发了我读书的志愿。于是就和表兄沈称商量。他说:“有位郁海谷先生在沈友夫家开办私塾,我送你去寄学是很方便的。”这样,我就去私塾读书,拜郁为师。
    孔先生给我推算:县考童生第十四名,府考第七十一名,提学考第九名。等到第二年去考试,三处的名次完全相符。
    孔先生再给我卜终身吉凶,说某年考第几名,某年当廪生,某年当贡生,贡后某年当选为四川的县长,在任三年半就应该告退回乡,在五十三岁八月十四日丑时,寿终在家里,可惜没有儿子。我把他的话,详细地记录下来。
    从此以后,凡遇着考试,名次先后,都不出孔先生所算定的。最奇怪的是算我食廪米九十一石五斗当出贡。可是食米到了七十余石的时候,屠宗师就批准我补贡。补了贡生,是廪生已经出了缺,把米折为现金发了,所以廪米就停止了。我有些怀疑,认为这数不准了。后来不久,就被代行职权的杨公所驳斥,不准我补贡生,于是又食廪米了。直至丁卯年,殷秋溟宗师看到我场里的备卷,叹息着说:“这五篇论文就是五篇奏议啊!怎么可使学识渊博的读书人终老在寒窗之下呢?”他就吩咐县官写申请的公文,批准补贡。这时廪米又停发了。我把所有领到的廪米加起来,正好是九十一石五斗啊!
    我因为更加相信人生的一切遭遇,都是由命注定的。而思想也就很安定,不作妄想追求名利了。出贡以后,到了北京,留京一年,一天到晚总是静坐,并不看书,己巳年南归,进南京国子监(大学)。在进校以前,我先去访问在栖霞山的云谷禅师,和他对坐三昼夜。禅师问我:“凡夫所以不得成为圣人,只因为妄想缠绕,你坐了三天,不见你起了一个妄想,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我答道:“我被孔先生算定,荣辱死生都有定数,即使要妄想,也是没有用处的。”禅师笑着说:“我以为你是豪杰,原来是个凡夫哩。”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说:“人们不能达到无心的境界,就要被定数所束缚。那里会没有数呢?但是普通平凡的人是有数的。大善的人,数就拘不了他;大恶的人,数也是拘他不定的。你二十年来被他算定,不曾转动一毫,岂不是凡夫吗?”我就问他:“那么,这个数能逃得了吗?他说:“诗书里所说的,这命是我们自己所造作的,福报也是我们自己求取得来的,确是很明显的教训。我们佛教的经典里说:“求功名的就得功名,求富贵的就得富贵,求男女的就得男女。求长寿的就得长寿。”要知道,妄语乃是释迦佛的大戒,诸佛和菩萨是不会拿虚妄的假话来欺骗人的。”我再问他:“孟子说过:求则得之。这是一切都可以由我求得的。但我以为道德和仁义是可以努力去求取的。那功名富贵,怎么能够求得来呢?”禅师说:“孟子的话没有错,是你自己错解了。你不知道,六祖说过:‘一切的福田离不开自己的心,能从自己的心田去找它,是没有得不到感通的。’要知道,求不求在于自己,如果专诚去求,不但能得到道德和仁义,还可以得到功名和富贵呢。内外双得,那才算是有益得求,倘使不是认真地遵循正道去求,也就是说,不从心地上去求,不从积善去恶上去求,不从积善去恶上去求,而徒然费尽精力向外追逐名利,那虽求之有道,不违犯法律道德,但所得的还是你业命中本来有的。若是由于不顾一切,过分贪求,不合道理的事去做了,那就把心里本有的德性也失掉了,岂不是内外双失吗?所以是徒劳无益的。”
    禅师又问我:“孔公算你终身怎么样?”我照实告诉了他。他说:“你在就考虑应该登科第吗?应该有儿子吗?”我考虑了很久,回答道:我想,我是都不应该得的。因为科第中人大抵都是有福相的。我生来福薄,又不能积功累德以培植增福;而且不耐剧烦,不能容纳别人,有时还显出自己的才智以凌盖别人;率意行事,轻易发言。像这样德作风都是薄福之相,怎么配得上得科第功名呢?“污秽的土地里,容易滋生长物;而清澈的泉水里,往往没有鱼类。”而我却是有好洁之癖的。这是我不应有子的第一点。和气能生长万物,可是我却很容易发怒。这是我不应有子的第二点。和爱是生生不息的根本,残忍是不繁育的种因。我又爱惜自己的名节,不能舍己以救人。这是我不应有子的第三点。多言耗气,而我喜发议论,信口开河,这是我不应有子的第四点,喜欢喝酒,损伤精神,这是我不应有子的第五点。通宵长坐,不知道保养元气。这是我不应有子的第六点。仅就这几点,我是不应该有儿子的了。其他的过恶还多着呢,不能一一都举出来了。
    禅师说:“不但是科第功名的问题啊!世界上凡是享受千金财产的人,那他一定是个千金的人物;应该饿死的,那他一定是个饿死的人物。天不过因他的操行厚薄,所做的善恶业轻重,而给他以应得的果报,何曾在应得份上,另外加上一毫的用意呢?现在你既然知道自己过去的缺点,就应该把向来不合登科第,不合有子的作风,尽情改刷。一定要积德!一定要宽恕人家原谅人家!一定要和爱!一定要爱惜精神!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这是义理再生之身啊,商朝的贤君太甲说过:‘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孔先生算你不登科第,不生儿子,这是天作之孽(乃是自己前世所作的业报)是可以违反它,改造它的。你只要尽力去作善事,多积阴德,这是自己所作之福,哪里自己会得不到享受呢?《易经》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你能相信吗?
    听了他的一番议论,我拜谢他,接受了他的教导。就把往日之罪,在佛前尽情发露忏悔,写了一篇疏文,先求登科,誓行三千件善事以赎罪。云谷禅师取出一本《功过格》给我,教我把所做的事,逐日登记起来,善则记数,恶就退除。还教我持诵《准提咒》,以期必验,他还说:“符家有句话,不会写符,被鬼神笑。”其实写符也没有什么秘诀,只是念就是了。执笔写符,先把杂念放下,在念头不动的时候,写下一点,叫做混沌开基,由此一笔挥成,更无思虑。这样写成的符也就灵了。凡祈祷立命,创立新的命运,都要从无思无虑处去感格。修身以等待之,那才是积德祈祷的正规行法。说到修,所有身口意的过恶,都应当把它除去。说到等待,是静候时机的自然成熟,不存一毫的非分侥幸,一毫的期待思想。如有预期或将迎的心,都应当斩尽杀绝。到这地位,直造无念无求,失天之境,即此便是真实的学问。你不能做到无心的功夫,只要能持诵《准提咒》,不必记数,勿令间断。(念佛也有同样功效。)功夫持得纯熟,于持中不持,不持中持,到了念头空寂不动,那就灵验了。
    我的号原叫学海,从这一天起就改号了凡。因明“了”立命的道理,不愿再落“凡”夫的窠臼了。从此以后,一天到晚,心地都在约束着自己,一切心念行动就和以前不同了。从前只是悠悠地放任,到此自有战兢惕励的景象。虽在暗室屋漏处,也恐怕得罪天地神鬼。遇到别人憎恨我,或是毁谤我,自能安然容受了。
    到了次年礼部考科举,孔先生预算的应该得第三,忽然考中第一。他的话就不应验了。而秋闱开始就中了举人。但是我检讨自身,还是有许多的错误;或见善而行之不勇,或救人而心犹豫不决,或身勉强为善而口有过言,或醒时能操持而醉后便放逸。以过折功,日常虚度。从己巳岁开始发愿直至己卯岁,经过十余年,这三千善行才算完成。完成以后,就发起求子的愿,也许愿行三千善事。辛巳岁生天启。
    我每次行善事,就用笔记上。你母不能写,每做一件善事,就用鹅毛管印一个朱圈在日历本上面。或布施贫人,或买放生命,所做种种善事,有时一天多到十几圈。到了癸未年八月,三千之数已经圆满。九月十三日,再发求中进士的愿,许行善事一万条。
    丙戌年登第,授宝坻县长。我备空格一册,名叫《治心篇》,放在案上,所行善恶事,就是微小的也把它登记起来,夜里在庭前摆了一张桌子,焚香告天,你母见到我所做善事不多,就皱着眉头说:“以前我在家里帮助做善事,所以三千之数得以完成,现在许下了一万善,可是衙门里无事可做,到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呢?”
    夜间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神人。我告诉他善事难以完成的缘故。神人说:“只减粮一节,一万善事都已经圆满了。”事情是这样的:原来宝坻的田,每亩应纳粮二分三厘七毫,我把它减至一分四厘七毫,使人民减轻了负担。虽然神人这样告诉我,但我自己的心里还有些疑惑。恰遇幻余禅师从五台山来,我便把这梦告诉他,并问这个梦可以相信吗?禅师说:“只要发心真切,那末,一件事就可以抵得上一万件善事,何况全县减粮,万民受惠呢?”我就捐出俸银,请他在五台山斋僧一万人,代为回向。
    孔公算我五十三岁要死,我虽不曾祈祷求寿,这一年居然无恙。今天我已六十九岁。《商书》说:“天道难信,因为命在变异,是不肯定的。”《周书》也说:“天命无常,修德为要。”这不是古人欺人的话。我因此相信“所有幸福都是自己可以求得的”这句话,是圣贤的名言。若是说,祸福是天所掌握,是天所注定的。这就是世俗浅识人的言论了。
    你(天启)的命运前途,现在还不知道是怎样的,但不论如何,即使命里应该荣耀显达的,也要常作冷落寂寞想;即使别人时运亨通顺利的,也要常作拂意逆境想;即使眼前衣食丰足的,也要常作贫穷想;即使别人对我敬爱的,也要常作谦和不骄傲想;即使门第高名望重的,也要常作卑下低微想;即使学问很优良的,也要常作浅陋想。从远一点来说,要发扬祖先的遗德,近一点来说,要弥补父母德过失,对上要报答国家恩惠,对下要创造家庭的幸福,对外要救济别人的急难,对内要约束克制自己的私心杂念。天天要检查自己的不是,要改过自新。倘使一天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缺点和错误。那就是一天安于自是,一天无过可改,就是一天没有进步。天下聪明俊秀的人不少,他们为什么德不加修,业不加广呢?只是为因循二字耽误了一生。云谷禅师所传授的立命学说,乃是很精、很深、很真的道理,务必熟读而去努力去实行,不得贻误了自己!
    更多相关文章请点击九十自述 武汉易学大讲堂咀嚼旧事转载

易学延伸阅读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