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大六壬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大六壬缘起

来源:武汉易学大讲堂作者:赵向阳时间:2014-06-10 10:52浏览次数:

    六壬、奇门、太乙合称三式,为帝王之术,古人有“通三式乃为神”之说。
    太乙以占测国事、灾异为主;
    奇门以占测用兵制敌为主;
    六壬以占测日用百事为主。
    精通六壬者,可以“射覆”,即“猜物能中”,可当场验示,以证其术神妙!更有精湛者,用以股市获利,日进斗金。用以预测足球比赛,百不失一二。
    人之初习六壬术,时有偶中,不足为信,揣摩再三,久而久之,自然得心应手,到此方知先圣果然不曾误我!
    相传三式为九天玄女创制,而九天玄女据说是补天的女娲,大约是三式起源太古老,已不可考了,所以托名天神,以神乎其术!
    据古书记载,九天玄女曾秘密传授三式给我们的祖先黄帝,当时蚩 尤作乱,黄帝退居博望之山,谈卧三年,得此秘术,又制指南车、造大斧,统一了三大部落,开创了华夏文明时代。
    历史上能辅佐君王,为王者之师的人物,莫不精通六壬,奇门,太乙三式。周朝有姜子牙,春秋有伍子胥,范蠡;汉有张良;三国有诸葛亮;唐有李靖;元有耶律楚材、明有刘伯温等等,莫不辅助君王开基立业,名垂千古!
    清代《四库全书》说:“六壬与遁甲、太乙、世谓三式,而六壬其传尤古,或谓出于黄帝、玄女,固无稽。要其为术,固非后世方技家所能造。大抵数根于五行,而五行始于水,举阴以起阳,故称壬焉;举成以亥生,故用六焉。”
    古人认为,土为万物之母,水为万化之源,古代洛书中,水为一,土为五,易经中又有天一生水,地六成之的说法,这便是六壬名称来源的一般说法。
    许慎《说文》记:“言水者,准也。生数一,成数五,以水数及之成六壬也。”
    《周礼•春官•大史》记:“大师,抱天时,与大师同车。”郑玄注:引郑农云‘家•大出师,则大史主抱式,以知天时,处吉凶。’抱天时,是“抱式以知天时”。这个式就是六壬式盘,至少在春秋、战国时期,被普遍采用。
    《史记•日者列传》记:“今夫卜者,必法天地,象四时,顺于仁义,分策定卦,旋式正基,然后言天地之利害,事之成败.”
    其所说“分策定卦,旋式正基”,正是指六壬式,后来司马贞在其《索隐》中注:“式即栻也,式之形,上圆象天,下方法地,用之则转天纲加地之辰。”可见六壬式已为民间术士所用,而且有专门的式盘。
    《史记•龟策列传》讲了一个故事:公元前661年(宋元王二年),江河水神派神龟出使,半路被渔夫豫且网住,于是神龟托梦给宋元王,请求放了他。宋元王一下就醒了,召来大臣卫平问其吉凶。“卫平援式而起,仰天而视月之光,观斗所指,定日处乡。规矩为辅,付以权衡。四维已定,八卦相望。视其吉凶,介虫先见。”卫平根据招摇星指向,定出太阳所在星宿分度和八卦方位,最后以壬子之夜,“宿在牵牛”星象,得出江使(龟)为囚结论。卫平用的式盘有北斗“招摇”,有干支星宿,有八卦,是配有八卦、北斗七星的六壬式盘,其课式如下:
                            壬子日 酉将酉时 伏吟课
    课断:日干之上为亥水,亥为水族介虫之象,遇白虎,主血光刀刑。中传辰临天后为毁妆,神龟被毁,仅剩枯骨空壳。末传亥,为受刑,课体伏吟,今神龟必然被杀。
    《淮南子•天文训》记:“堪與行雄以知雌。”堪是天道,即六壬式盘的天盘,與是地道,即六壬式盘中的地盘。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古人的六壬式盘,一共只有7个,其中3个保存较为完好:
    1、西汉髹漆木胎六壬式盘,西汉汝阴侯(前173年)墓出土,安徽省博物馆收藏。式盘中间天盘为圆形隆起,盘底径9.3厘米,外面地盘为方形,边长14.5厘米.
    2、东汉髹漆木胎六壬式盘,东汉乐浪王墓出土,甘肃省博物馆收藏。式盘中间天盘为圆形隆起,盘底径6厘米,外面地盘为方形,边长9厘米。
    3、六朝铜制六壬式盘,上海市博物馆收藏。式盘中间天盘为圆形隆起,约高1.5厘米,盘底径6厘米,外面地盘为方形,边长11厘米。
    后汉赵晔《吴越春秋》记伍子胥谏吴王:“大吉为白虎而临辛,功曹为太常而临亥。”大吉与临辛,即是丑将辛时占,功曹与临亥,即是寅将亥时占,都是六壬术语,可见君臣之间对六壬术颇为熟悉。
北齐著名学者颜之推在《颜氏家训•杂艺篇》中说:“吾尝学六壬式,亦值世间好匠,聚得《龙首》、《金匮玉轮》、《玉变》、《玉历》十余种书。”可见坊间已有各种刻本,流行于市。
    唐诗中有王建《贫居》诗:“近来身不建,时就六壬占。”说明六壬在士大夫中十分普及,而且可以测疾病。
    宋朝仁宗最嗜六壬术,以至朝中高手辈出,如苗公达、元轸等。近代流传的《苗公鬼撮脚》便是托其名传。到了宋理宗时,大臣凌福之综合前辈高手的方法,作《毕法赋》,为后人学六壬术之轨范,流传至今(详见本书第十章文献研究)。当时六壬专著曾达八十三种(焦竑《经藉志》),可谓盛极一时。
    明代末年,怀庆府推官郭载 ,花二十年心血,收集前人遗文、诸论、典藉、精校后编成《六壬大全》十二卷,至今仍为范本。
    清代李汝珍作小说《镜花缘》,特别将起课方法写在书里,见第七十六回“讲六壬花前阐妙旨,观四课牖下窃真传。”可见六壬术巳大众化了。
    清朝《四库全书》总篡官纪昀,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记有一则故事:当年吴三桂叛乱时,重金招揽天下才士为已所用。有一个精通六壬的术士,打算投奔吴三桂,半路遇见一个人也是投奔吴三桂的,于是俩人同行。晚上,俩人都在一座破庙休息,术士见那个人睡在西墙下,便说:“你不要睡在这里,到了亥时这墙会倒塌。”那个人却一笑,说:“你的六壬术还没有真正精通,这墙是往外倒,不是往里倒。”到了亥时(21时-23时),果然如此。纪昀议论说,这个人能知道墙是往里倒还是往外倒,难道不知道吴三桂必然失败吗?这一问似乎有力,但是又怎知此人不是康熙所派的高手呢?
    精通三式之人历来不多,清朝就有人说过:“岂寻常章句之士,随处不立人哉?”三式颇有难度,如今太乙巳被束之高阁,乏人问津,真懂者,大陆不出10人之数。奇门由于河北张志春的《神奇之门》问世,这两年热了起来,但真懂者,恐怕盈千不足万。相比之下,懂六壬之人,仅在百千之间。原武汉陈维辉先生,有数术泰斗之称,在八十年代,曾多处办班授课,门下颇有桃李,但出众者除山东秦新星、湖北伍剑虹外,其余鲜有所闻。
    六壬之难在于概念太多,几乎囊括了数术学的方方面面。《四库全书•六壬大全》概括为:“其有天地盘与神将加临,虽渐近奇遁九宫之式,而由干支而有四课,则亦两仪四象也。由发用而有三传,则亦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也。以至六十四课莫不原本义爻,盖亦易象之支流,推而衍之者矣。考《国语》,伶州鸠对七律,以所称夷,则上宫大吕。上宫推之,皆有合于六壬之义。然特以五音十二律定数,未可即指为六壬之源。”所以说,没有师承靠自学,“六壬更饶繁剧,非九年面壁,莫镜其源。”(陈公献《大六壬指南•小引》)
    本站开办了赵氏六壬课程,教材是针对大众而写的,尽量做到化繁为简,例如:
    1、去掉神煞一章。这数百神煞原本是江湖术士累积而成,供自圆其说所用,对断课毫无用处。
    2、简化六十四课表述。有人以为光看课体就能断课,其实并不如此,就像有对易经好奇者,装卦后,去查对六十四卦卦辞、爻辞,以断吉凶,这怎么可能断准呢?所以我在德国讲易学时,常有研易者问我,易经到底能不能预测事情?他们只知查对六十四卦卦辞,而不知断卦根本不是这样的,而是另有方法。
    3、将天盘、地盘合二为一,为“天地盘”。这便于初学者上手,以前书中从不写地盘,并教学习者将地盘隐去而熟记于胸,其实这很难做到,也没有必要。合为天地盘后,一目了然,起课,断课都能知道其来龙去脉,便于理解。
    4、其它方面的表述也尽量做到清楚易懂,如十二神将,先列一句话,知其然;需深入则看后一节,便知其所以然。取简取繁,各随其便。第一章的天干、地支也是如此。
     应该说有高中文化程度的人,看函授教材,自学一周即能初窥门径,三月可望小成,但这仅是入门而已。能否成大器,还要看个人努力和天赋,毕竟这是帝王之术,不是谁都可以一蹴而为“王者之师”的! 武汉易学大讲堂首发

易学延伸阅读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