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测字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古人测字选

来源:转载作者:转载时间:2014-10-22 15:15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测字
大不同 
    大不同,是清末某测字者的别号,其真实姓名已不得而知,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清末光绪、宣统间,他寓居常州城隍庙,摆摊测字,名噪一时,有关传闻不少。
    有某店堂伙计的纱帐被人偷走了,傍晚的时候才发觉,就赶去城隍庙找大不同测问去向。当时大不同已经收摊了,就叫伙计随便写一个字来测,伙计就写了一个“の”字。大不同说:“没有关系,你丢的纱帐现在已有人把它挂在别的地方,你看‘四’字的形状,象是悬挂的样子。快点去找说不定还可以找到。”店伙计:“不,不,你所测的是真书体‘四’字,而我写的是草书体‘四’字,这会不会有错误呢?”大不同说:“既然是这样,那可就难找了。仅仅只可以去一盘蚊烟去防蚊子。”因为草字体“の”字正象一圈点燃的蚊烟。
    一次,一个尼姑也去找大不同测字,结果拈得一个“青”字。大不同问她测什么事,尼姑回答说测问终生。大不同说:“清不清,静不静,出家恐怕不吉利。如果打定主意,择人而嫁的话,还有生育的希望。因为‘青’字上半截象‘生’字,下半截是‘育’字之底。”尼姑听了红着脸就走了。有知情的人说,这个尼姑本来就不守清规,很早就有还俗的意愿。
程省 
    程省,清初江阴人。年轻的时候据说曾经从“异人”那里学得测字之法,后来大半生都在江湖上漂泊,以测字为生。这里只选择几件程省自述的测字的实例作介绍。
    某人写“鄉”字去问婚姻,程省说:“婚姻很容易成,男女之间情意也很相投。但为什么一个童男子要娶一个再婚之女呢?幸亏这个字最后一笔是‘節’字形,女人最终还能够守节。”某人笑了笑说:“此女果然作过童养媳,没有成婚而丈夫死了,现在她的翁姑想把她嫁出去。不知道先生为什么知道那么清楚?”程省说:“没有别的。‘鄉’字只有半边,所以我知道是这么回事。”某人又问为什么此女最后能够守节,为什么不守前夫的节呢?程省回答道:“‘節’旁耳是直的,现在‘鄉’字旁耳多了一曲,所以知道她要第二次出嫁。”
    一个人生了病,可能希望病早点痊愈,就写了一个“幸”字去向程省问情况。程省说:“不大吉利。”并问了病人的年龄是四十九岁后说:“‘幸’字反而有三个不幸,问病不宜见土与木,现在字中土木交加,是为一不幸;木中桑木最为坚久,现在也不成桑木,是为二不幸;病人年庚四十九,不满五十,不能全天命之年(古代把五十岁称为天命之年),此为三不幸。恐怕不能拖过辛月或者辛日,如果侥幸捱过了八月或者十月,才可以称之为幸。”
    有一次,某人说:“我想求财,请帮我测一个字。”程省说:“你测什么字?”那人只是看着别人发呆,也不说话。程省说:“你不愿意写字,又不愿意拈字,我就用‘求财’两个字来替你测。”那个人这下说话了,“你知道我做什么生意吗?”程省说:“可能是卖果子,要不就一定是树上长的东西。”“何方买卖?”“东南方向买到西北方向卖。先前曾做过一段时间,有点本钱,但由于技艺不精以至于亏了本,眼下是第二次做生意。现在生意虽然做得比较好了,但本钱又不足,准备打算与人合作,是还是不是?”其人感叹地说:“先生真是神了,我果真是做果品生意的,从洞庭山买木瓜等东西,贩到淮北地方去卖。前年我买的货大半都烂了,本钱亏了一大半。现今准备约一个伙计,一同再做生意,不知道是否吉利?”程省回答说:“吉利。”测字的人群中有一个插嘴说:“先生句句话都说对了,那么道理在哪里呢?”程省说:“‘求财’两个字都有‘木’字形,所以知道他是做果子之类买卖的。‘求’字中间全然见本而有不永之象;‘财’字中间只有半本而有搬贩之形,据此又可以知道他前后做生意的过程。”又有人问程省,“凭什么知道他前一次做生意手艺不精,而这一次却熟练了呢?”程省说:“‘求’字象‘丧’字头,所以知道他前次做生意技艺不精。‘财’字象‘射’字形,知道他可能要赚钱。(射:中也,射中之意)。”
    另有某官宦来向程省测问婚姻,他写了一个“卜”字。程省说:“此人大贵,不是本地人,比您似乎还要高贵些,这桩婚事能够成功。”官宦说:“果然是在都中议的婚事,男女两家相隔五百余里,并且也都是富贵人家。请问先生字中的道理。”程省说:“‘卜’字之体为金枝玉叶,其中一竖为金枝,一点为玉叶,所以知道是个千金小姐。另外,‘卜’字又是‘外’字的一边,也可以知道不在本地。‘卜’字是可上可下,所以婚姻很容易成。”某宦感叹而去。
    一次,一人拿一枚铜钱放在桌子上,并倒指着钱上的“顺”字问婚姻。程省看了看说:“婚姻一定能成。况且已经成了。”其人问其中的道理,程省说:“钱是团圆之物,外圆内方,地天交泰的意思。倒指顺字,可以说是手到即顺。”其人又问财气,程省说:“财气可能欠旺,只可得二、三分之利。因为钱是外实内虚的东西,衣服什物虽然有,资财恐怕不多。况且‘顺’字起笔是三,‘願’字结尾,只得三分利而如愿耳。”
    某人外出十余年没有音讯,他的哥哥有一次写一个“歯”字来问吉凶。程省说:“那人已经死了。太岁(嵗)当头,外边是重重险厄,最终归于凶,所以知道人已经死了。但不知道他现在年纪多大?”他的哥哥算了算回答说:“三十六岁。”“死定了。齿代表年数,普天之下,没有三十七齿之人(成年人的牙齿为三十六颗)。现在以‘齿’字来问,又恰值三十六岁,我想其人必不能生还。”那人哭着说:“先生真是太神了!我问的人是我弟弟,出去十余年,杳无音信。昨天有一位朋友从北方来,说在某地见到我弟弟,当时他正病得厉害,不能写信,只得叫人带了一缕头发回来了。当时他的妻子已经改嫁,死时囊空如洗,幸亏那位朋友帮忙,出钱买了棺材埋了。听朋友回来说以后,我还不太相信,所以特地来问一问。既然是这样,朋友所说得就是事实了。况且三十七齿之说,也真令人叹服。”
周亮工 
    周亮工,字元亮,清初祥符人,因他的先世曾经住过金溪之栎下,因此自号栎园,又称栎园先生、栎园老人。周亮工精通掌故,一生有多种著述,如《赖古堂集》、《因树屋书影》、《闽小纪》、《尺牍新钞》等。此外他还善于测字,曾写过一部《字触》,辑录历代文献中有关离合文字的记载,其中包括大量的测字实例,他本人也具有丰富的测字实践。
    周亮工有一个同学叫周方,有一次写一个“六”字去问测,周亮工忙问测什么事,周方说:“我不说什么事,你善于测字,就先猜猜看吧。”周亮工说:“此是大事,但现在已经分裂了。因为‘六’字有‘大’字形而被分成了三部分,这原是众人之事,后来由一人承担。这件事可能上下都很容易合作解决,无奈中间一个人作梗,事情可能因此而办不成。再者,‘六’字上乾下坤,天地不交,事情可能办不成。”周方听了以后说:“你说得真是太对了。县邑想拔出一些田产周济一部分贫穷的读书人,但他们之间纷争起来。我想一个人承办这件事,县令也表示愿意帮忙,无奈县中一个绅士从中作梗,事情一直没有办成。”周亮工说:“不只是这件事,你还有弟弟吗?”周方回答说有。周亮工说:“你弟弟可能活不长了。因为‘六’字下面左为兄,右为弟,现在字的右边,‘六’字下面一撇写出格外,据此看来,你的弟弟恐怕活不长了。”周方且笑且怒地说:“这真是怪事。”表示不相信。没有过半个月,栎园先生在路上碰到周方,见周方穿着白衣,戴着白帽。周方说:“你用一个字杀死了我的弟弟,我弟弟已经于几天前得急病死了。”
    有一个姓闽的人的母亲病了,就以姓向周亮工问吉凶。周亮工说:“以文临门,非吊即庆。现在病人在床上,没有什么其它可以值得庆贺的事,恐怕将有丧吊之事。况且‘闽’字是‘门内有女不成’之象,你母亲大概不能起床了。”
    又有一人写“午”字问儿子的病,周亮工说:“‘午’字上面是‘人’字卧而不起,下面‘十’字是数字之终,问病怎么能见这样的字呢?”后来,其子果然病死了。
    有一个姓冯的人收养的儿子跑了,冯某就在一个仆人的手掌上写了一个“走”字叫他一起去问周亮工,周亮工说:“两人加‘走’字为‘徒’字,走了要想找回来是白费力气(徒然)。况且是人跑了,更不须找,不久他就要死了。因为‘走’字离合开来就是‘土下人’。”后来没过几天,果然发现那个跑了的儿子死在某大堤下。
    有一个人想要老婆生个儿子,就写一个“子”字去问生育,周亮工说:“一个丫头,生的不是女孩是什么?”后来果然生下一个女孩。
    周亮工把测字术还运用到预测军政大事上。有一次海寇包围福建省城,后来退兵已经三天了,第四天忽然白雾满山,当时清朝政府军队还在泉州南部,海寇也没有走远,大家都感到很惶恐。抚军就叫司理何棅写了一个“白”字去问周亮工,周亮工说:“估计大军将要来了,因为‘白’字有‘兵’字形,并且从泉州南部而来,不是大兵是什么?”何棅又问大兵什么时候进城。周亮工说:“‘白’字字首一撇是‘入’字之半,下半部分‘曰’又是‘早’字之首,初与十都过了,可能是二十四日早晨进城。”不久,军情就传到了,果然是大兵自泉州方向开来。
汪龙
    汪龙,南宋安徽新安人,双目失明,善于拆字,无不奇中,时人称之为“瞎龙”。有一次,四、五个举子进京赶考,途中来找汪龙测字,问一问此行的运气如何。他们一起说了个“贵”字,汪龙回答说:“好,必中!”举子中间一人是独眼,临走的时候,汪龙叫他留下来,私下对他说:“你们进京赴考,只中相公你一人。其余的都不行。”独眼人请问原因,汪龙说:“你不见‘贵’字是‘中一目人’吗?”
    有一个人在外面得了病,他的家人就写了一个“彤”字去占吉凶。汪龙说:“这是远方的人病了。”家人很惊奇,忙问缘故。汪龙接着说:“‘彤’字音同,形状象‘肜’,‘肜’是祭祀的第二天。如果是在家里,哪有既已祭祀了才来问测的呢?况且杉木从‘丹’,说明棺木上已经上了漆了;以时间来推断,一个月之内,当用船载尸体而还。因为字的左边有‘舟’字形,右边有‘帆’字形。”
    有一个人以“耕”字来问行人音讯,汪龙说:“已来乡井。”其人想难倒汪龙,就又换了一个字“耘”,汪龙说:“相去咫尺,在田间跟人谈话。”过了一会儿,那人回来了,问他刚才的情况,那人说:“刚才在井字亭,与人说了一会儿闲话。”
    汪龙的名气越来越大,求测的人很多,有些权贵也找汪龙测字。有一权贵没有子嗣,久闻汪龙的名声,就叫自己的一个姓袁的门生(官为工部员外郎)拿一粒白围棋子去问子嗣。袁员外郎到了之后,易服装扮成老百姓去问汪龙。汪龙说:“否姓袁?”袁回答说:“是的。请问我是什么人呢?”汪龙用手摸了摸棋子说:“员外。”袁接着问:“我要问的是什么事呢?”汪龙道:“这是一粒白棋子,应当来自北方,一定是北京。当局之贵人,首先要卜问的,大概是子嗣。”袁问:“是有还是没有呢?”汪龙道:“此物非木非石,经水火锻炼而成,全无一点生气,哪里来的子嗣。”
    找汪龙测字的人越来越多,安徽郡守怕他聚众闹事,想存心找他的麻烦。有一天叫汪龙到官衙,郡守问他:“我手中握着的是什么东西,如果你说错了,就用乱杖打死。”汪龙请求指一个东西提示提示,才好猜测。当时大堂下刚好有一名少妇在诉冤,郡守指了指少妇。汪龙立刻回答说:“是一麻雀”。郡守吃惊地问:“是活的还是死的?”汪龙答道:“生死在老爷手中掌握着。”郡守听了说:“可以与这个盲人谈术数。”并问汪龙怎么知道手中握着的是麻雀。汪龙回答说:“那个妇人是个年少佳人,又穿孝服,以意解之,就知道是麻雀。”(少、佳合为麻雀)。
    又有一次,一个罪犯连同押解他的狱卒,一起到汪龙的屋门口求测。罪犯首先取砚磨墨,准备写字,由于出手较重,慌里慌张,结果把砚盘也弄翻了,墨也泼了。汪龙说:“不消磨墨了,这是乌台重犯。”罪犯问能否生还,汪龙说:“虽不马上死,但一生重罪,铁案难翻。”罪犯听了哭起来,说:“我时运至此,凭什么可以生还呢?”汪龙接着说:“据此看来,还要等七年,逢戌年,遇到吕姓官员喊冤,可以改判充军罪,逢丑年可以回来。大概因为‘哭’字双口为‘吕’,下有‘犬’字为‘戌’。‘运’字为‘运’,‘用’字为‘川’,‘罪’字为‘四川’,‘生’字有‘丑’字形的缘故。”
    汪龙除了自己相字外,还招收徒弟。他的徒弟中间也有不少人会相字,颇得汪龙真传。据记载,他有一个徒弟是河南人,几年后想辞师回家,但苦于没有盘费。有一天晚上徒弟对汪龙说:“明天有一笔财物,望师父帮助我弄回家得盘费。”汪龙忙问缘故,徒弟说:“刚才打点行装的时候,怕没有盘费。偶尔看见墙的东面缺月高升,知道有强盗来送财求卜。但是晚上必然有追捕强盗的人,从西边来问卜。这笔财物应该归师父所有。”到了晚上五鼓的时候,有人叩门。徒弟说:“不必多言,只管往西北方向去,自然无事。”外面的人说:“果真象你说的那样吗?”徒弟:“不错。”外面的人说:“有谢礼从后墙丢进来,请收下。”徒弟就跑去把钱拿了来。过了一会,追捕强盗的两个差人到门外问路,并以“文王”二字问卜方向。汪龙私下里念道:“文王,西伯也。”本来应该往西北方向去追赶,但恐误了徒弟之事,就随便说往东南方向可以追赶,强盗因此得以逃脱。  
    更多相关内容请点击测字 武汉易学大讲堂测字转载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