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测字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字像与蒙太奇

来源:武汉易学大讲堂作者:赵向阳时间:2014-10-23 14:39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测字
    中国汉字与蒙太奇颇有相通之处。细细辨析两者,常让人恍然之余又觉欣然。奇怪的是, 为何以前却无人拾荒 ?
    蒙太奇原为法文建筑学术语,指结构及组合方法。电影界借用它,特指镜头组接方式。美国导演格里菲斯发现了它(1908年《黄金之迷》),但是前苏联电影大师爱森斯坦,则将其发展为一门绝妙的艺术。他运用镜头进行不同的组合,产生一种震撼人心的表现。前苏联导演库里肖夫(1899-1970年),做过一个著名的试验,他拍下电影演员莫兹尤辛毫 无表情的面孔,然后与一盆热汤、一具女尸、一个微笑的婴儿的画面相对照,莫兹尤辛的面孔似乎逐渐轮流带有食欲、痛 苦、柔情的色彩,这便是揭示画面内在辩证法的库里肖夫效应。
    爱森斯坦说:“联接在一起的任何两段影片,都必然组合成一种新的表现,并作为一种新的质从这种并列中产生出来。”(《一个电影艺术家的思索》)
    我们用蒙太奇的方法分析汉字,会发现老祖宗们早就运用自如了:
    鲜,从鱼从羊,鱼肉、羊肉都很香,是上等佳肴;
    美,从羊从大,大羊才有美感。
    反映猎人时代的饮食文化和审美情趣。
    我,从禾从戈,以戈护粮;
    私,从禾从厶(鼻子象形),自指鼻子说这是我的。
    反映原始公有制瓦解,农耕社会后的私有制。
    武,从止,从戈,止戈为武;
    取,从耳,从又,割耳领赏。
    反映当时对战争的认识及战场实况。
    除了构字以外,运用蒙太奇手法,汉字可以从字、词、句、段、篇,一层一层地组合,完整地表达很复杂的意思,文字的魅力绝不亚于一部出色影片。
    爱森斯坦在他的著作《蒙太奇1938》中,分析了达•芬奇,普希金、莫泊桑和马雅可夫斯基作品中的一些例子,其实中国小说中,这样的例子同样俯首可拾。《聊斋志异》中有一个故事说:
    几个浮浪弟子,硬拉狐仙同座饮酒,狐不善饮,以说典相代:“昔一大臣,出使红毛国,着狐腋冠,见国王。王见而异之,问:‘何皮毛,温厚乃尔?’大臣以狐对。王言:‘这物生平未曾得闻。狐字画何等?’使臣书空而奏曰:‘右边是一 大瓜,左边是一小犬’。”
    这可称悬念蒙太奇,恐怕爱森斯坦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这是中国独有的机智。
    诗词里面同样反映了蒙太奇规律:
    (对列)边月随弓影,胡霜拂剑花。(李白)
    (对比)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杜甫)
    (暗示)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李白)
    (譬喻)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归。(杜甫)
    蒙太奇揭示了隐蔽在事物、人或事件之间的关系,以致爱森斯坦充满自信地说:“对我来说,蒙太奇是赋予两个静态画面以运动(即思想)的手段。”他甚至宣布要拍摄马克思的《资本论》,因为他对自己的思维蒙太奇有着深刻的把握。
    蒙太奇思维与《易经》思维都是“观物取象,取象比类,比类表意。所谓“两个片断的并列更是它们的积而不是和。”(爱森斯坦)
    蒙太奇是将对客观世界的认识,高度凝炼后,艺术地揭示内涵,表现给观众。如:
    婚礼过程中,从开着的窗户看到一队送葬的行列,它象征将以两个配偶的悲惨死亡告终的这种结合的过错。
    两位艺术家唱一支二重唱的情歌,而他们却互相仇视,倒是藏在布景后面的一对情人用上了充满热情的歌词。
  《易经》是从自然状态取卦,通过偶然中表现出来的必然,揭示内涵,指明事物发展的趋势。如:
    宋代易学大师邵雍,见一位老人从东南方走来,脸有忧色,感到奇怪,占了一卦,老人属乾,为上卦,所在巽方为下卦,组合为天风姤卦,四爻动,《易经》姤卦九四爻辞说:“包无鱼,起凶。”爻辞不吉,就卦说,巽卦木为体,乾卦金克之;互卦中又出现了两个乾卦,全都是克体卦,没有生气,且在途中,应验必速。邵雍告诉老人:“你在五天之内,要小心出入,恐怕有大祸。”果然,五天之内,老人赴喜宴时,被鱼骨鲠死。
    八卦之间的重组,产生六十四个全方位的模型,加上384爻的象征意义,因此它能以抽象性的特点,达到普适性的要求。这使它的孪生兄弟——中国汉字,也蒙上了神秘的色彩!以研究卦象的方式,来研究汉字,战国时期便已有之,经过唐宋之际的泛滥,到明清时候更是穿凿附会,匪夷所思。
    这是一门寻找“隐参数”的学问,同时也是一种可以信口开河的文字游戏!但是不管真假,都不乏风趣和机智。我们看看拆字先生是如何解释十天干的——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颠倒不自由,凭空下玉钩,两人却把一人休,可意人儿,心不应口,要成就,怎能勾,巴不的一点上心头。向平康将八字推,求辜恩负义,露尾藏头,任人丢。一发把弓鞋撇却,无心绣。
    职业拆字先生的一套说词,可见小说《红楼梦》里的一个场景:
    因为贾宝玉的玉丢了,贾府管家林之孝去大街上找摆摊测字的刘铁嘴,结果拈出一个“赏”字。刘铁嘴说:“丢了东西不是?‘赏’字上头一个‘小’字,下面是一个‘口’字,说明这件东西嘴里放得,必是珠子宝石。并且‘赏’字下面是一 个‘贝’字,拆开不成一个‘见’字,可不是不见了!因为上头有个‘当’字,快到当铺里去找。‘赏’字加‘人’字,就 成了‘偿’字,只要找到当铺就有人,有了人便赎了来,可不是偿还了吗?”
    这是一种不断变换视点的自由联想,好像电影导演不断切入各种特写镜头,强调他对剧情理解后的表现。
    本世纪初,一个叫C•A•斯密士(1864-1959年)的英国摄影师,发现摄影机的视点可以自由变换,这使电影界立刻获得了无边的“法力”,犹如阿拉丁得到神灯。
    如果他见到中国的《易经》,一定会有一种如逢知己的感觉,因为《易经》体现的正是全方位视点。西洋油画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透视关系,而中国画则不受此限,不论是董源写江南山,还是米芾写南齐山,你看那重重山、叠叠水、层层树, 个个人,无不悉悉可见。尺幅之间,便山前山后看得仔细,便得着个大千世界。这就是不定位置的散点透视法,这种方法 直接从《易经》而来。除了这种观像的视点外,一般像都有着自己外在的规定性。戏剧中,生、旦、净、末、丑,被各自的 脸谱规定,以脸谱像作为角色识别标志。封建官场中,一至九品,以服色为规定,层次井然,不得僭越。
    像与像之间出现组合,便会产生一种新的含意,孔乙己穿长衫,而站着喝酒,这是两种像的组合,透出丰富的内涵信息,一般人都可解读。生活中随时随地都会有各种像在组合,有多深的功力,便能解读到多深的程度,这可称蒙太奇,亦可 称断卦,那么卦像预测又有什么可神秘的呢?又何为迷信呢②!
    德国数学家莱布尼茨(1646—1716年),终身都在希望创制一种普适的符号语言,不是拼音而是表意,他称之为“人类思想字母表”。正在他苦苦探索时,1703年4月1日他收到传教士鲍威特(J•Bouvet1656——1730年)从中国寄来的两张图,一张 是“伏羲六十四卦次序图”(Segnegation Table),另一张是“伏羲六十四卦方位图”(Squane and Cinculan  Annangement),莱布尼茨从中发现了“逢二进一”的二进制原理,即000,001,010,011,100……;但却没有发现 “逢一进二”的横向二进制进位原理,即20,21,22,23……前者是形式逻辑,后者是辨证逻辑。伟大的先哲亚里士多德使他怯懦了!他不敢超越这位智者而多走一步,这位发明计算机的先驱,尽管已经拿到了开启智慧之门的钥匙,却终于未能跨过门槛!
    更多相关内容请点击武汉测字 赵向阳测字例题选(一) 武汉易学大讲堂测字首发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