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武汉易学大讲堂 > 数术天地 > 八字推命 >

大六壬

新派大六壬

奇门遁甲

说数术

八字推命

看风水

风水玄说

算卦

梅花易数

知几

测字

易医同源

看相

手相

手诊

企业运作

咀嚼旧事

百事可测

赵向阳老师说“八字的破绽!”

来源:武汉易学大讲堂作者:转载时间:2014-06-28 17:02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批八字
  关于八字这个概念,如果静下心来仔细悟,就会发现其中有个极大的破绽!这八字即年、月、日、时,它们仅仅是个时间记录,是一个客观存在的载体,但它们并不是主体,所以也绝不是“命”!作为时间空框,年、月、日、时就好比一个菜篮子,它可以装各种各样的菜,但它本身却并不是菜!所以在同一个时间框架内出生的人,其命运并不相同。
  清代学者纪昀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说:我的第六个侄子与我的儿子刘云鹏在出生的时候只有一墙之隔,两窗相对,两个一齐出生。不但同时同刻,而且分秒都一样。但侄子到十六岁就夭折了,而儿子现在还活着。这大概还是因为命中所规定的禄,只有一定的数量,我的侄子生长于富贵,所以很快就消耗尽,而我的儿子生长于贫贱,消耗得就不多。命中之禄还未耗尽,所以还活着。

  这个论点难以让人信服,因为毕竟是穷人家里孩子夭折得更多一些!下面一个故事所得结论尽管比较专业一点,但仍然说服不了懂得一点命理之人。
  清代《凝斋秋灯丛话》记:康熙辛酉年,史胄司携带家属来到京城,把船靠在码头上,在船中生下一儿子。家里的人在岸上走动,获悉有一家也生一儿子,问他的时间正好与自家儿子的一样,回来告诉史胄司,心里就记住他,并且称他作铁圭。过了二十余年,文靖已在朝廷里当官,史胄司南归乡里,再经过儿子出生的地方,想验证一下旧事,于是亲自探访。
  只见原来的房屋还依旧,有一位少年拿着斧头在非常用心地干活,问他,就是那位辛酉年某日与儿子同时出生的人。他回来后,整夜不能入睡,后来才有所觉悟,于是告诉他的门人说:“他这四柱中只有火气太盛,可惜是少水来控制。我的儿子生于舟中,得水气来补其缺陷。如果是出生于冶炼的地方,用火来同济火,那就更无法调剂控制了。”
  我们可以反问一下,如果这个命恰恰是水气太盛呢?或者是金气太盛呢?何况命理调候应该是以大环境为背景,而不是一点细节。
  又有河中太守某君,未得意的时候和朋友谈命,他的朋友谈命很灵验,常常对他讲:“我详细推究过你的命造,觉得是有官无禄,即使发愤苦攻,也还是乞丐。”太守认为这很荒诞,说我命在我不在天。于是用功念书,连连考取功名,由县令升至太守。他的朋友惭愧自己疏于命理的研究,于是到京都去遍访异人,与之切磋,但他们都认为太守的命还是乞丐。
  有一天,他到钦天监,遇到一位精于算命的人,对他说:“太守出生的这一天有文曲星高照,天厨星化解,如果是生在文明的地方就一定显贵。”朋友回来问太守出生的情况,他的母亲听说后对他们说:“昔日我们在他乡避难,正逢傍晚,将要分娩,但没有地方栖止,于是在棂星门左边产下太守。”儿子的显贵,果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是唐代算命术刚盛行之时,强调星宿入命的观点,以后宋代徐子平淡化了这个观念,显然是没有普遍性,所以才放弃了此说,而改用看六亲十神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跨越!
  以上事例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年、月、日、时这八个字仅仅是一个时间窗口而已,它本身并不是命!只是一个客体,并不是主体,就像一个列车时刻表,在这一个特定的时间里,张三可以上这趟列车,李四也可以上这趟列车,但是我们用八字表述的即不是张三,也不是李四,而是这趟前行的列车,所以我们用八字推命,首先要确定的是主体,而不是客体。
更多相关文章请搜索赵向阳命理例题选—婚姻类  武汉易学大讲堂八字推命原创首发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