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橄榄树》与音乐大师李泰祥!

来源:武汉易学大讲堂作者:甲丁时间:2014-01-11 14:41浏览次数:

   武汉易学大讲堂星语心愿:台湾著名音乐大师李泰祥先生日前因肺炎恶化,于2014年1月2日晚间在台湾新店慈济病房辞世,享寿73岁。他流传最广可能要数《橄榄树》等作品。从1975年《橄榄树》问世以来,不分国界和地域,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橄榄树》的绝美之音回荡、缭绕。
    李泰祥的创作涉及音乐领域的各个方面,从浪漫派调性至印象派调式、表现派复调与无调性,电子媒体音乐,具象录音带音乐等﹔以风格而言,从严肃的艺术音乐至通俗的应用音乐、流行音乐等,其音乐作品多彩多样,在台湾独创一格。但是,无论在专业界还是民间,最能衡量李泰祥成就的不是他的众多学术作品,如弦乐四重奏等,仅仅一首《橄榄树》就足够了,只要听到这首歌曲,人们或许怆然泪下,或许动容长叹,或许慰藉和满足,或许产生共鸣。于是人们便会记住李泰祥,就像人们听到《何日君再来》就会记住邓丽君(演唱者)、刘雪庵(作曲者)和黄嘉谟(词作者)一样。
    当然,人们听到和唱起《橄榄树》还会记得三毛(词作者)和齐豫。在所有演唱者中,只有齐豫唱得最好,她那既柔美得如泣如诉又震撼人心的内在力度的歌喉,才能把《橄榄树》的全韵,包括旋律的和歌词的内涵,表现出来;正如在所有演唱者中,只有邓丽君才能完美表现《何日君再来》的韵味。
    李泰祥在1982年患帕金森氏症后,他还能抱病创作大量的优秀音乐作品,从他的八字命理看,这不是靠一时半会的坚强才能办到,而是一个人一生一世的坚韧才能做到。李泰祥比阿里更硬汉!迄今 ,人们对帕金森氏症的发病原理还不明了,只是知道在大脑的中脑部位,有一群神经细胞叫黑质神经元,它们通过合成一种多巴胺的神经递质,对大脑的运动功能进行调控。当这些黑质神经元变性死亡达80%以上时,就会出现帕金森病的症状,导致生活不能自理。在认知力下降和行动不便的情况下,李泰祥还能创作出巨量的作品,实非硬汉和好汉所不能为,就像《老人与海》中那位击不垮的老人。
    李泰祥受到帕金森氏症和甲状腺肿瘤等多种病魔的折磨,但他的命理中伤官、食神为用神,加上偏印大吉,所以会有绵绵不断的音乐作品问世,来向世人展示一个打不倒击不垮的硬汉形象。如1985年创作的《天地人》(根据传统民歌演奏曲改编,由阿姆斯特丹大会堂管弦乐团演奏),1988年创作的《朔》之一、之二(管弦乐加套鼓的近代流行歌曲演奏曲),2001年创作的室内乐《流》(钢琴、弦乐五重奏)、2003年创作的《大神祭》(大型管弦乐清唱剧作品)和2005年创作的《生民》(击乐作品)等。从这个意义上看,其实李泰祥比阿里更为坚韧。
   人们会永远记得《橄榄树》,正如李泰祥所言,这个曲子“非常能够代表我那个时候的生活和想法,表面上好像是青山绿水以及梦呀什么的,但它代表了我年轻时代对美的看法——‘美’就是漂亮的东西。除此之外,还有些惆怅的感觉”。人们在记住和传唱《橄榄树》外,还有可能记住的东西,这就是李泰祥的生活态度,他曾说:“生命总会遇到苦难,最重要的是,要有智慧去面对挫折与痛苦,这是我一直觉得自己不足的地方,我希望自己能更有智慧一些,我的病痛就是上天给我的历练。”其实,面对苦难,李泰祥已经交出了圆满的答卷。
    李泰祥走上音乐路,来自父亲用猎枪换来的小提琴。他的父亲李光雄,早年就读台东高农时,为赚学费替日籍老师勤奋帮佣,意外获得老师免费授琴;父亲后来经营钱庄生意 失败,典当两把猎枪还债,剩下的钱买了两把小提琴。李泰祥模仿父亲拉琴,自此打开音乐生涯乐章。但让李泰祥真正以流行乐打开知名度的“贵人”是《欢颜》导演屠忠训和歌手齐豫。
    李泰祥曾说,所有创作都是他的孩子,其中最好的就是《橄榄树》。《橄》空灵优美,但也很难唱;难唱到当年以这张同名专辑一炮而红的齐豫,曾对乐评人马世芳坦言:“我每次唱这首歌都会紧张。”《橄》原诗是三毛以英文写成,李泰祥征得三毛同意后,由民歌手杨祖珺译成中文。三毛诗里的主角原本是她在西班牙草原看到的小毛驴,李泰祥觉得唱“为了小毛驴流浪”很奇怪,商议后改为“橄榄树”,意象、意境即瞬间拔高。
   《一条日光大道》歌词也出自三毛之手。李泰祥曾说,该曲在他1973年赴美前就起稿,赴美后某一天,他觉得特别寂寞,拿起吉他唱歌,《一》就此浮现;他边唱边哭,但该曲 要到十年后他与齐豫合唱出版,才真正大红,《橄》《一》都在成歌数年后,才找到齐豫这位最佳诠释者,难怪李泰祥要说齐豫是他的贵人。然而两曲的命运坎坷还不止此:它们当年都曾遭新闻局禁播。乐评人马世芳指出,“橄榄树”当年送审时,审委认为原词“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有“海外密会匪谍”之意,硬是封杀;唱片公司只好请齐豫把“流浪远方”唱成“流浪流浪”,这才过关。《一》则是因审委认为歌名联想对岸“文化大革命”时代的样板小说“金光大道”,有“与匪唱和”之嫌。另外,当年毛泽东在对岸是“人民群众心中的红太阳”,“太阳”在台湾因此变得很敏感,“阳光洒遍你的全身”也显得可疑。武汉易学大讲堂整理首发

 

易学延伸阅读



赵向阳博客

武汉国学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武汉易学大讲堂)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19号声直大厦c座1803室

邮箱:manzuyr@163.com 电话:027-82761397 13476013916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106613